欧博娱乐官网 > 圣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欲仙欲死

第三百三十五章 欲仙欲死

  “啊啊啊……”

  成片的强者惨叫,太上八卦炉周围那八种不同的火光中,群王被烧的如泣如诉,满地打滚。

  “嗷嗷嗷……”

  元磁地穴中,楚风则是欲仙欲死,为了跟他们比惨,也跟着嗷嗷叫个不应,声音之大,传遍此地。

  两种不同的叫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群王部分人已然应劫,化作灰烬。

  而楚风则身体舒泰,各种彩色能量因子涌来,向身体里挤。

  场域外,人们听的一愣一愣的,到底什么情况,听着诸王的哀嚎,那无疑是在经历一幕人间惨剧。

  可是听着楚风的叫声,似乎有点不对头。

  “嗷……”楚风的叫声实在有点跌宕起伏,有些不对味。

  听在一些人耳中想咬死他,比如老道士,神觉太敏锐,已经确信楚风无恙,那是装的,恨不得跑过去一巴掌将他拍成十四瓣!

  就是老妪哪怕被烧懵了,反应有点迟钝,也还是一阵愕然,心中无法宁静,这见鬼的叫声……太妖邪。

  至于神使埃布尔则想诅咒,他都快被烧死了,临死前听到了什么?太污耳朵了,真是羞耻啊!

  “我受不了,楚风兄弟,你精研场域,就没有办法吗,快来化解,救一救我吧!”

  一位王级强者被烧的翻滚,露出本体,是一头大公鸡,浑身火光滔滔,成为一个大火炬,半截身子烧没了。

  “鸡兄,我也挡不住灾火,快被你们连累死了,肉都熟了,嗷!”楚风在哪里干嚎。

  肉的确要熟了,但不是他的,他闻到了喷香的鸡肉味,暗叹可惜,那可是挣断六道枷锁的鸡王。

  他才不会去营救,早就告诫过众人不要踏足这里,但凡对他带着善意的,绝不会进来,心怀叵测者不听劝告,现在落难纯属自找的。

  楚风心中充满收获感,炉外烈焰腾腾,炉内云蒸霞蔚,各种秘力流转,让他都要悬空而起了。

  几件兵器,进化明显!

  他早已摘下金刚琢,置于八卦炉心,任它沉浮,一会儿落地,一会儿离地数尺高,被彩霞包裹,被仙气般的白雾环绕。

  雪亮的手环上,丝丝纹路真实浮现,繁复而深奥,连他都没有看透,需要以后去慢慢研究。

  他知道,所谓的究极废料有些古怪,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现在,它在太上宝炉中熬炼,一些神异之处体现,越发莫测。

  恍惚间,他看到金刚琢上那些纹路化作画面,紫气东来,云聚三万里,而后一朝凝聚,成为雪亮手环。

  同时,在它的旁边,鲜红的飞剑也在变化,而且非常剧烈。

  在锵锵声中,殷红剑体在缩小,伴着火光焚烧,有些暗红物质被剥落下来。

  这是在打磨,相当的惊人,去掉杂质,留下精华。

  随着肉眼可看的速度,红艳艳的剑体变小,不断浓缩,它越发鲜红,晶莹欲滴。

  一些红色物质簌簌坠落在地,像是一块美玉被剥离出来,露出里面赤红灿烂的玉石肉质。

  这是惊人的变化!

  这鲜红剑体很不凡,不可能有如此多的杂质才对,这分明是进一步优化。

  楚风觉得,养兵场域做不到这一步,完全是太上八卦炉所为!

  这种自然界存在的地穴炉体,最适合养兵、炼丹,实乃造化秘境,很可惜,他身边没有什么异果,不然的话扔在这里,可能会直接化成一炉灵丹。

  “下次试试看,采摘异果,放在八卦炉中炼上一炼,不指望能出什么九转金丹,能让我进化就足够了。”

  楚风露出异色。

  他体内的黑白磨盘在重塑,一旦彻底成型,以后他直接吞食异果、灵丹都没事了,不必非得用花粉进化。

  黄牛说过,这种东西最超凡,可以帮助拥有者纯化能量、精血等,去掉各种有害物质!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楚风十分期待。

  体内,黑盘磨盘转动,笼罩着雾霭,像是阴阳气,分为两色,越发的神秘莫测。

  “嗷……”

  楚风忍不住,又发出一声欲仙欲死的“惨叫”,配合外面的那群人,跟他们交相呼应。

  “太可耻了!”场域外,姜洛神轻啐了一口,虽然听起来楚风很凄惨,但她就是觉得异样,美丽无暇的面孔上露出一些红晕,总觉得这家伙古怪,不像是在垂死惨嚎。

  还有其他人在关注楚风,仔细聆听,那确实是哀嚎,可是为什么如此的荡人心魄呢?

  只有问题少女在赞叹,道:“这声音带着磁性,好听,真是性感啊。”

  场域中,那老道士咬牙切齿,道:“小妖女,你真给我丢脸,矜持一点好不好?你体内流着圣血,要想着要压制各界天骄,让你进红尘走一遭是为了体悟,而不是动凡心,看你的装扮,看你的姿态,成何体统?!”

  “切!”那十一二岁的叛逆少女撇嘴,完全不当一回事,大眼妩媚,身段高挑而曲线起伏,甚是成熟妖娆。

  老道士愤懑,斥责道:“你祖父我都被烧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这么没心没肺?!”

  “老头子你实力那么强,肯定没事,顶多屁股开花,趴在床上养一段时间就好了!”问题少女拍着手笑道。

  穿着道袍的老头子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简直要想吐血,真是没脾气了。

  “啊……”

  八卦炉周围,有些地带传来最后的惨叫声,不少人被烧死!

  可以看到,某些区域留下一滩又一滩灰烬,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各位不要愣着,我们联手救他们出来。”有些人焦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面色雪白。

  因为,他们的人马陷落在当中。

  “快,一起出手毁坏此地,瓦解这片场域,救群王脱困,这是大功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人响应。

  显然,相当一部分势力都有强者闯进场域中。

  而且,进去的都是头领,是强大一时的风云人物,如果殒落在里面,影响太大了。

  然而,当他们动手时,被席卷了,有火光蔓延出来,名副其实的引火烧身。

  地上出现一道又一道纹路,发出光辉,纵横交织,冲出火焰之地,将部分救援者笼罩在内。

  “啊,不!”有人惨叫。

  这一刻,他们体会到了场域中那些人的苦难,有禽王想要冲天,飞向高空都不行,被一股力量牢牢的锁在地面。

  他们如陷泥沼,根本动不了,被火光吞噬。

  “救命啊!”

  太惨了,刚才出手的强者直接就有十几人被八卦火焰覆盖,步早先那些人的后尘。

  山地中有大量的进化者,现在一个个都心惊肉跳,看着场中诸王的惨状,听着他们的声音,全部胆寒。

  这到底怎么回事,场域竟有这么可怕?

  许多人望向场内,比如玉虚宫之主,比如财阀头子等,一个个心情沉重,此地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大型场域竟这么可怕?构建它的人藉山川地势,一念间就可大杀特杀,太过恐怖!”有人叹道。

  “难道是楚风所为?”玉虚宫之主说道。

  “应该不是,他自己也遇险了,被困在那里,能否活着出来还很难说。”先秦研究院的齐宏林目光烁烁。

  他提及一些旧事,当初他们曾经来过这片地域,去挖地下的一座神话大墓,结果险些全军覆没。

  人们听闻,都沉默了。

  “那应该是古代场域研究者所为,刻写下各种神秘符号,在这一世还能显威。”

  原本在他们看来,精通场域的人虽然是人才,但也只是为进化者服务的,如引动地火天精来温养兵器等。

  可现在他们惊悚,这种人有些逆天!

  “地球上只有楚风精通场域,可他自己也被困住了,谁还能救他们?”

  这一刻,各方人马都绝望了。

  “二太子,你挺住啊!”海族的人大叫,他们来自南海。

  有人护主心切,再次拼命,可却是徒劳的,犹若飞蛾扑火,也被烧的嚎叫,惨死当场,解决不了问题。

  “我恨啊!”黑螭大叫,他被烧的露出本体,结果更惨了,目标太大,数百米长的黑色蛟蛇躯体翻滚。

  火光缭绕,庚金气激射,它被斩成数十段,到最后一动不动了。

  呼!

  烈焰腾天而上,黑螭被烧的骨头都断掉了,血肉消失,彻底毙命。

  “神啊,去你妈的!谁能救我,谁就是我的神!楚风快来行行好吧,我只是奉命行事,要掳你去西方,根本不管我的事啊!”

  神使埃布尔惨叫,此时他也不行了。

  咔嚓!

  他手中的灯笼解体,里面的太阴之火溃散,跟太阳火精相遇,引发大爆炸。

  神使埃布尔惨叫,大半截身子直接就没有了,只剩下胸部以上,他眼看就要死了,进气少出气多。

  “神啊,你这卑劣的混蛋,为你做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先有席勒,后有亚曼,现在轮到我了。啊,你这该死的神!”

  这是埃布尔最后的怨念,而后化成骷髅,被烧死了,死状太惨,带着诅咒离世而去。

  “楚风,快想一想办法,老身给你赔礼了,不该想着强行带你走,救一救我吧。”老妪身体数次发光,但就是没有死,让人惊叹。

  她手中抓着一截青藤,像是可以替死,先后三次发光,将淹没她的火光引走,聚集到青藤上。

  “老人家,嗷,我也要死了,快被炼成人肉丹药了,你没听到肉香味吗?啊,你老人家你来救救我吧,我肯定要跟你进神山啊。”

  楚风的嚎叫,听在老妪的耳中太刺耳了,什么嗷,什么进神山,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她还有什么资格带走楚风,自己都要完了。

  砰!

  终于,那青藤被烧的断掉,老妪干枯的躯体再也承受不住,身子熊熊燃烧,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什么味道?”楚风鼻子翕动,最后一声惨叫,他看着自己,竟然真的闻到丹药味,甚至有肉香。

  他手忙脚乱,恨不得立刻扑灭炉火,真要将自己烤熟了?

  “唉呀妈呀,真要熟了,我靠!”他气的大骂,诅咒起来,几乎要把自己搭进来了。

  此际,他感觉眼睛生疼,简直要裂开了。

  接着,他双目跟针扎似的,疼的难以忍受,且迸发金光。

  楚风惨叫,满地打滚,让外界众人吃惊,发现他多半真要完蛋了,因为他身上也有些许火光。

  就在楚风要断掉火源时,他的眼睛开始清凉,居然又不疼了,接着双目中冒出两道金色光束。

  “嗯?!”他发呆,什么情况,视觉怎么这么强了?

  “火眼金睛?!”楚风怀疑,这太上八卦炉将自己的眼睛炼的有些特殊了。

  当他向外看去,目光落在人群中时,神色古怪,怎么隔着衣服能看到肉身啊?!

  “咦,那是……姜洛神!”他看到姜洛神,身段修长,胸部一片白晃晃,莹白而高耸。

  “真是……雄浑,壮阔啊。”楚风感觉有些刺眼睛,赞叹的同时,他很心虚,觉得自己不该乱瞄。

  不过,他不小心瞄了又瞄。

  “嗷……”他一声嚎叫,真怕自己长针眼。
  浏览阅读地址:/shengxu/5894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