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圣墟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父子与母子

第七百七十九章 父子与母子

  秦珞音,那表情相当的羞愤,吴轮回也就是楚风,居然还敢提昔日之事,炼狱的经历每当忆起都让她想抓狂。

  身为女神级人物,她平日间是从容的、优雅的,地位然,身份高贵,一向如众星捧月般被宇宙各族的天才拥簇在中心。

  唯有炼狱之行,她不想忆起,每次偶尔回思,她都无法保持女神范,圣洁与出尘的气质会被破坏。

  因为,这段旧事真的不堪回,她因此有孕在身,她是星空中最出名几位女神之一,未婚先孕,简直不可想象!

  这要是传出去,必然会引惊涛骇浪,各族皆瞠目结舌。

  最为让她羞愤的是,当初楚风处在被动立场上,这段往事……实在挑动人的心弦,让她恨不得磨灭掉。

  现在的她,哪怕是精神力构建的,可是面容上也是一片绯红,一双秀拳握紧,情绪相当的难以控制。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让她想杀人灭口!

  唯一庆幸的是,楚风没有当众喊出来,那样的话,她真不敢想象那种场面的后果。

  “楚风,我想杀了你!”秦珞音暗中传音,咬牙切齿,现在得到证实,对方就是楚风,他都自己亲口承认了,这种滋味太难熬。

  最为可恨的是,对方借助大梦净土的神殿来到这片世界,而且此前楚风就曾对外界宣言,他要赴会,要进大梦净土。

  当时,大梦净土所有人都冷笑,嘲讽,说楚风痴心妄想,不会给他机会,根本不送他邀请函。

  结果,现实这么的惊人,这家伙活蹦乱跳的就来了,还拥有一个让全宇宙瞩目的身份,体内流淌人王血的吴轮回,翩翩美少年。

  最可恨的是,此前这吴轮回还跟楚风打生打死,争斗的“不亦乐乎”。

  当想到这些,秦珞音有吐血的冲动,真想亲手去灭了楚风,太可恨了,这种算计,这种手段,这样的伎俩……最终真的成功混进大梦净土,以后一旦揭开,让他们情何以堪?

  当然,秦珞音觉得最煎熬的是两人间的关系,尴尬的要死,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她都非常仇视!

  曾有一段时间,秦珞音一直在想怎么灭掉楚风!

  就是现在,她也露出杀意,想趁这难得的机会格杀。

  说有感情,那根本不现实,从一开始两人就对立,处在敌对立场,激斗多次,从未有过和谐相处的时光。

  不过,就在她腾起杀意间,她魂甲内那团雾霭中,小道士在挣动,拼尽力气在喊:“亲爹,亲娘,有话好说,怎么才见面就要打起来?另外,我想问下,我是怎么来到世间的?”

  这种传音非常吃力,他费尽先天魂力,这才传递出丝丝缕缕精神能量。

  一刹那,楚风狐疑,他离的较远,只能听到只言片语。

  可是,这一次秦珞音听清楚了,差点吐血,这个神秘孩子居然还敢问怎么来的?她有股冲动,掐死算了!

  然而,最后她又是一声轻叹,连带升腾起的那股杀意都退下去了。

  说到底,这终究是她的孩子,也是楚风的,如果她现在率众将楚风击毙,以后怎么面对这个子嗣?

  “我怎么听到有人喊我亲爹,什么情况?”楚风狐疑,看向秦珞音,他早先就听到过一缕奇异的声音示警,现在又隐约间听到点滴,相当的怀疑。

  原本平静下来的秦珞音听到这种话语后,感觉自己又想杀人了,无法淡定,脸在烧,又想干掉他。

  让一个女神级人物如此,足以说明她的心情。

  与此同时,小道士在哀嚎:“天啊,我父亲都不知道有我,好混乱的关系,我这出生……好复杂!”

  “你给我闭嘴!”秦珞音开口,真想将魂甲内那团雾霭一巴掌拍散。

  这是母子两人第一次对话,相当的诡异。

  小道士弱弱的开口,道:“亲娘啊,你不会想杀他吧,悠着点,我还没有出生,你不会让我当个遗腹子吧?好惨,我的命真苦。”

  “我杀了他!”

  哪怕被尊为女神,平日优雅高贵,言谈举止得体,可这一刻,秦珞音也难保持圣洁,略显焦躁,这死孩子居然为楚风求情,跟她这么说话。

  小道士拼命向外传音,道:“别呀,我那亲爹说的对,一日夫妻百日恩,床头打架床尾不分。”

  这一刻,秦珞音是崩溃的,遇上这种怪胎,遇上这种可恶的死孩子,真有一把掐死的冲动。

  主要是,这仙婴懂什么?哪里了解当日的情况,是她出了意外,过于主动才有了子嗣,那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听的她太异样,想抓狂。

  “不过,我说亲娘,我父亲这小模样怎么这样嫩啊,这才多大,你们……”

  当小道士出这种疑问时,秦珞音果断下手,用精神能量去镇压那团雾霭,如果能堵上他的嘴巴,绝对不含糊。

  “这,我啥都不说了,亲娘……息怒!”小道士相当果断。

  当然,他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尝试暗中对楚风传音,让他“认清”情况,好好“表现”。

  直到后来,他有些疲倦,这样消耗先天本源魂力,他有些吃不消,开始打瞌睡,犯困了。

  不过,最后关头他还是露出疑惑,在昏沉中咕哝着:“这个亲爹越看越眼熟,我究竟在哪见过?可是,他年岁不大,以前不可能有交集才对。容我再思忖下,我觉得,跟他像是有什么因果,值得研究出来!”

  楚风现在有点懵,因为,刚才的确听到一些时断时续的精神传音,他严重怀疑,看向秦珞音。

  最后,他相当的直接,道:“你不会……有了吧?!”

  虽然依旧是私下对话,但依旧让秦女神受不了,道:“你给我去死!”

  楚风越的惊疑不定,道:“难道真的有了?”接着,他又道:“不管怎样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两个联手,灭掉这群所谓的宇宙天才,要知道,他们全是神性粒子,好处太多了,到时候我们平分。”

  他不确信自己的怀疑是否为真,不知道秦珞音是否真的有了,便提起这种建议,要求联手,来一场所谓的“亲上加亲”。

  不得不说,楚魔王眼下这种风格,任何一个女子都受不了,还在怀疑是否有子嗣、没有任何感情修复的情况下,就这么游说,进行所谓的联手,那真跟捅了马蜂窝似的。

  秦珞音立刻知道,对方不知道有子嗣,在执行早就有的计划,游说她共同对敌,这怎么可能!

  然后,楚风也知道坏了,如果真有子嗣,他这么建议联手,没有任何修复关系,实在太生硬了。

  “要不,你两不相帮,离开这里,看我血洗他们,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楚风开口,他还真怕误伤或者干掉自己有可能存在的孩子。

  刚才,秦珞音真的很想下令,立刻灭掉楚风,现在听到他这样的话,这才止住。

  她杀气不减,但却在退后,然后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将他当成是楚风而不是吴轮回来思考。

  如果是楚风,这种话语肯定不是随便说说,依照秦珞音对他的了解,这家伙不是忽悠人准备跑路,就是要放大招!

  刚才所有的对话,都是瞬息间的事情。

  然后,秦珞音果断下令,让大梦净土三百九十多名弟子后退到足够远的地方,守住各个要道。

  “圣女,我们要动手吗?!”有人暗中询问。

  “不急着动手,这些人一个个都包藏祸心,没有善类,先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我们最后收拾残局!”秦珞音在说这些话时略微有些心不在焉。

  然后,场中就剩下楚风面对金鳞、释宏、映谪仙、元世成、阎洛等人了。

  不过,这些人的身后都还跟着一些天才,有追随者,总共加起来此地还能有一百多人,都是高手。

  “珞音妹妹你怎么退后,我们不是攻守同盟关系吗?”元媛开口,微笑着招呼秦珞音。

  “嗯,你与谪仙都是吴轮回的干姐姐,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我暂且为你们观战。”秦珞音回应道。

  映谪仙蹙眉,怎么听都觉得怪,但她与元媛现在可不想去分心多想,盯住吴轮回。

  “吴轮回,你还有什么手段,你用嘴杀人?来啊,体现出来给我看!”阎洛大笑,赤裸裸的嘲讽。

  “你个鬼物,没看到小爷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吗?”楚风很淡定,说这就是嘴的力量。

  “胡说八道!”大衍战体斥道,无比的蔑视。

  “刚才多少人要围攻我,现在又有多少人?九百多位进化者递减到只剩下你们这一百多人,减员八百,小爷的嘴杀伤力还不大吗?你们这群蠢物!”楚风奚落,将映谪仙、元媛也给骂了。

  对面,一些人脸色难看,这还真是实情,吴轮回在这里得瑟个没完,效果显著,围堵他的人减员到最低数量!

  “口舌之利,小道尔!”佛族护法金刚释武开口,带着淡漠的笑,牙齿白生生,周身金光澎湃,有些慑人。

  “来,长毛秃子就从你开始,你是第一个,三招放倒你,放不到你算我失败!”楚风叫板。

  然后,他又点指阎洛,道:“鬼物,你是第二个,两招放翻你,你不翻算我输。”

  接着,他又补充,道:“有种就单独过来,没种就一起上吧!”

  这是一种嘲笑,更是最严重的挑衅,阎洛原本想直接拒绝的,他犯不着接受这种挑战,一起上灭了吴轮回就是!

  然而,佛族护法金刚太自信,闻言哈哈大笑,带着野性气息,直接就冲了过来,要跟吴轮回决战。

  他跟楚风相距很近后倏地止步,道:“来,我看你三招如何放倒我,我灭你来了!”

  欧阳风从他背后跳过去,大喝道:“呔,满头黄毛杂草的秃子,你的对手是我,早先你不是放狂言,要收我去当护山神兽吗?你大爷要跟你决战!”

  “好,好,好,我就先收了你这霸神体!”释武大笑着转身。

  然后,他一声轻叱:“杀!”

  他竭尽所能,转身去跟欧阳风大战,无比的自信。

  欧阳风非常刚猛,全力以赴,催动两件魂器,头上的紫色魂鼓与手中的金色魂刀一同爆,向前轰去。

  释武转过身去跟欧阳风决战时,觉得吴轮回这种身份的人,肯定会等他,跟他光明正大的一战,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那么嚣张而自负的喊,说要三招放倒他。

  然后……释武悲剧了。

  楚风见他转身,跟蛤蟆动手,二话没说,一手拎着魂钟,一手拎着打神鞭,直接就从后面冲上去,毫不犹豫的下黑手。

  释武的感应非常敏锐,第一时间就觉察到,可是,他正全力以赴,一手捏法印,一手拎着金色宝杵,轰向欧阳风。

  咚!

  噼啪!

  魂钟震动,打神鞭电火花哧啦哧啦的,就这么瞄准释武。

  附近,所有人都愕然,不是都说义薄云天轮回王吗?全宇宙都知道他仗义,豪放,怎么突然在后面偷袭,下黑手?

  啪!

  释武躲避过最可怕的魂钟,却没有避开打神鞭,被抽的浑身冒青烟,死命的抽搐。

  然后,他又挨了楚风一脚,整个人当场翻了!

  “弥陀佛!”

  他大叫,特么的,见鬼的义薄云天轮回王,哪里仗义,光明磊落个毛啊?太可耻了,就这么下黑手?

  “行了,这长毛秃子交给我,你去杀别人吧!”欧阳风喊道,一副配合默契的样子。

  附近,一群人都大喝与高呼,向前冲杀过来。

  “血洗你们!”楚风也大喝。
  浏览阅读地址:/shengxu/8747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