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圣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

  普林表面上大怒,一副想杀楚风与欧阳风的样子,但是心中却兴奋到要颤抖,那两个鬼奴居然能登上血色山峰,采摘到圣药,这对他来说是天赐良机,那些药草注定是他的!

  即便被上面责罚,认为他巡视药园时不够尽职,也无所谓,若是暗中留下圣药、神兽血,一切太值了。

  “一个都不要放走,给我追上那些阴灵,我收服的仆从而已,也敢叛逃!”普林下令,催动坐骑追杀。

  他穿着锁子甲,周身锃亮,手持一杆天戈,骑坐在一头碧眼金睛兽上,兽爪锋利,每次落在地上都出现可怕的痕迹,岩石都要碎掉。

  “杀!”普林当先冲去。

  在他的身后,五千骑兵呼啸,人喊兽吼,鳞甲森森,血气崩云,滔天的阳气滚滚而起,震撼这片荒凉的高原。

  楚风、映谪仙、欧阳风、银发小萝莉等承受着最为可怕的威压,哪怕那赤红色的血气相距很远,也让他们烦躁、胸闷,灵魂颤栗,天生被克制。

  吼!

  后方,人喊兽嘶,五千骑兵的血气连在一起,如同一条赤红色的浪涛,向前拍击而来。

  轰的一声,仿若天崩地裂,荒原在颤抖,大地在龟裂,巨石在炸开。

  “该死!”

  欧阳风低吼,刚才如同汪洋般的血气激荡过来时差点拍击在他的身上,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也冒起青烟,嗤嗤作响,被烧着部分。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都拥有极速,楚风不用说了,掌握有天涯咫尺以及缩地成寸这种上古神技。

  而欧阳风进化成现在这个样子,如同一头黑天鹅,双翅拍动间,风驰电掣,如果楚风不拼命发力都不见得能追上他。

  映谪仙也很惊人,她家学渊源,秘术世代积累,自然有绝世神技,带着她的妹妹疾驰,宛若一道虹光。

  “找人分担伤害!”楚风低语。

  映谪仙、欧阳风点头,刹那朝一个方向追去,他们的魂光像是在焚烧,释放出斑斓而绚烂的光雨,极速逃遁。

  他们在追逐羽化神体、天命仙体、紫发青年三人,让他们也处在身后的滔天血气威压下。

  “卑鄙,无耻!”

  羽化神体忍不住诅咒,他感觉处境非常糟糕,这分明是在形成裹带之势,他们三人同样要被骑兵大军追杀。

  可是,他们连一片圣药叶子都没有碰到,神兽血究竟什么气味都没有闻到,而且还平白死了一个同伴,现在居然被视为楚风等人的同伙,太冤了。

  楚风几人一点也不同情,非常憎恶这三人,竟敢半路摘桃子,等在山脚下伏杀他们,实在可恼可恨,当诛!

  后方,凶兽咆哮,五千坐骑狂奔,让大地剧烈颤动,如同大地震。

  最为可怕的是那铺天盖地的煞气,还有汪洋般的血气,疯狂激荡过来,情况越发的可怕与危急。

  羽化神体、天命仙体、紫发青年,十分恼怒,身后的楚风与欧阳风跟狗皮膏药一样黏上他们,打定主意要分担伤害。

  这时,三人低语,一番商量后,果断转变方向,并暗中向普林传音,告知这件事与他们无关。

  三人不想被追杀,希望楚风三人继续吸引火力,故此暗中解释,然后他们向一侧奔去,想继续让楚风他们成为靶子。

  普林也不是是省油的灯,听到传音后哈哈大笑,喊道:“你们三个立刻出手,帮我出手拦住他们,我便相信!”

  在他身后,铁骑踏破荒原,狼烟滚滚。

  楚风闻言,心思电转,大喝:“紫毛,你他娘的不讲究,神兽血被你们三个分走六成,现在还想撇清与己无关,想趁乱逃走吗?”

  那三人听闻脸色顿时发白,心中大恨不已。

  这简直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事也成事了。三人恼怒,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他们三个已经被绑架为同伙,后面那个普林小侯爷绝对不是善类,肯定是宁杀错不放过。

  “楚风你太无耻了,神兽血与圣药分明在你身上,想祸水东引吗?”羽化神体怒吼。

  不管怎样,他得摆明态度,给后面的骑兵大军解释。

  欧阳风大骂:“羽化神体你个孙子,还爷爷圣药来,属于我那一份都被你抢了,一人要双份,还是人吗?!”

  银发小萝莉也嚷嚷道:“对呀,紫毛,你抢我的圣药,不是好人!”

  “羽化神体,我相信你们三个,帮我拦下他们!”普林在后面喊道,他带着冷酷的笑,只要前方几人激斗起来,那么一个都跑不了,管他们是否为同伙,全部拿下!

  羽化神体、天命仙体、紫发青年脸色发黑,怎么敢停下,他们深知一旦被抓住肯定没有好下场。

  欧阳风叫道:“三个孙子,你们敢拦我们吗,自己抢走两株圣药,分走六成神兽血,你们心虚的很!”

  前面三人脸色铁青,那只黑天鹅一边泼脏水一边奚落,实在惹人恼怒,恨不得活剐了他。

  “哧!”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箭羽划过长空,带着慑人的光芒,以及腾腾烈焰,向着楚风的后心射去。

  骑兵中的神射手出击!

  楚风身体绷紧,在高速移动的过程有种跟死神相遇的错觉,通体冰凉,他感觉到这一箭的可怕,阳气太浓烈。

  他在极速改变方位,可是这支箭羽也在跟着变向,如同一轮璀璨的太阳轰击过来,带着磅礴的气息。

  “给我小心点,别射爆了他,万一圣药与神兽血等也跟着毁掉,那是大罪!”普林大吼,比楚风还焦急,竟然担心他死掉。

  这听在楚风耳中,觉得很耻辱,实在太轻视他们了。

  不过,这一箭的确非常恐怖!

  楚风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这一箭,但是,那擦身而过的可怕阳气如同神金烙铁般,灼烧他的魂光,让他的身体发出嗤嗤声,冒起大片青烟,并且他的嘴里向外溢出“魂血”。

  在这片宇宙中,他这样的魂体处境十分糟糕!

  金身级高手一箭而已,就差点干掉他!

  不要说楚风自己,就是羽化神体、天命仙体、紫发青年这三个敌手都心头发寒,面对军队的追击他们太弱势了。

  “没事吧?”欧阳风低语,他也神色难看到极点,这样下去他们估计都会被杀死!

  普林露出笑意,道“很好,只要不射爆就行,十大神箭手给我一起出击,用阳气给我焚烧这几个鬼奴!”

  一刹那,骑兵大军中,十名神射手腾空,各自张弓对准前方逃遁的几人。

  天空中像是十头上古时代的凶猛神禽金乌复活,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弥漫出至阳的能量,扩散开来。

  十大神射手都在金身层次,都跟刚才射箭的人同一水平,真要射中魂体的话,会让欧阳风他们直接炸开,不会有任何悬念!

  “楚风,欧阳风,我的两个阴灵仆从,你们还想逃吗,现在给我跪伏过来,我免你们死罪。”普林冷笑着,精神音波很强,在长空下轰鸣,他恫吓道:“如若再敢反抗,格杀勿论!”

  他已经知道楚风两人的真名,一挥手,天空中的十大神射手全都璀璨起来,大弓被拉成满月状,箭羽刺目。

  欧阳风喊道:“孙子,当你神王爷爷是吓大的吗,来吧,你们敢放箭,我就敢用轰碎空间手链,让里面的圣药与神兽血都毁掉。”

  “本侯不受威胁,给我放箭!”普林喝道。

  其实,他心中无比紧张,还真怕欧阳风发疯,毁掉那条空间手链,从而引发大爆炸。

  但是,他真不想被威胁,担心这几人因此而有恃无恐,脱离他的掌握。

  哧!哧!哧!哧……

  天空中,一道又一道惊天神虹飞来,都摇曳出长长的尾光,照亮大地,如同彗星横空而过。

  太绚烂了,十支箭羽都异常刺目,焚烧着可怕的阳气。

  “姐姐!”映晓晓惊叫,因为,她看到映谪仙带着她躲避一支神箭时,那箭羽也跟着改变方位,不断追击她们。

  轰!

  最后,映谪仙祭出五色神光,强行改变那一箭的方位,但是自身的五色神光也哧的一声腾起光雨,被焚烧部分,灵魂受损,精神能量锐减不少。

  “我没事!”映谪仙答道。

  然后,她眼神冷冽,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大军,冲着欧阳风与楚风喊道:“把空间手链当盾牌用,让他们射杀,我们与圣药、神兽血一起粉碎就是!”

  她已经取出空间手链,挡在自己身前。

  另一边,欧阳风哇哇大叫,被追击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听从映谪仙的话,直接发狠,将那空间手链挡在身前。

  对方敢射的话,他必死无疑,当然圣药、神兽血也要化为飞灰。

  普林大骇,暗中对神射手传音,道:“避开他,不要射爆空间手链!”

  对于别人来说,难度太大,毕竟箭羽已经射出去,但是,这些神射手都附着一丝魂光在箭羽上,可以改变方位。

  哧!

  那一箭冲天而起,擦着欧阳风的身畔飞过,将他半边身子点燃,疼的他大叫,急忙扑灭阳气火焰。

  “孙子,你再射啊?!”欧阳风叫板。

  此时,楚风与映谪仙也都这样做,拎着空间手链,当作盾牌用。

  他们暂时摆脱杀劫,可是羽化神体、天命仙体、紫发青年却异常难受,他们身上没有空间器物,想威胁、让对方投鼠忌器都不行。

  噗!

  紫发青年一声惨叫,他的一只手掌中箭,直接炸开,连带着整条手臂都成为飞灰,当场焚烧干净。

  这让所有人都凛然,那名金身层次的神射手果然可怕,射出的箭羽稍微触及身体,就是毁灭性的!

  “天命仙体你不是可以动用一次天命仙光吗,带着我们逃离,不然我们都得死!”羽化神体低语商量。

  “动用后,我很长时间都虚弱不堪,谁都能要我的命。”天命仙体叹道,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

  羽化神体、紫发青年急忙发誓,说他们会保护他。

  嗡!

  当神射手再次放箭时,天命仙体爆发出大片的光雨,裹带着另外两人化成一道流光,极速消失在地平线。

  那种速度太快了,就是亚圣来了都不见得能追上!

  “遭了,这三个孙子跑了,没有分担伤害的了。”欧阳风怪叫。

  普林脸色铁青,他眼中的猎物、想献给武神的祭品居然逃走三个,让他心情不舒畅,他想震慑楚风他们,喝道:“不管了,先给我射爆一个,我这个人绝不会受人威胁,我看你们能否硬气到底!”

  一刹那,十大神射手瞄准楚风、映谪仙、欧阳风他们。

  “先射那只鸟,好像是什么大人物钧驮的儿子,但是眼下算个屁,给我杀!”普林吩咐。

  “普林你个孙子,你才是钧驮他儿子,不,你是钧驮他孙子!”都到这种关头了,欧阳风还有闲心生气呢,而且是气急败坏。

  “过来!”楚风召唤欧阳风,他已经祭出魂钟,用它来保护自身。

  然后,他也向映谪仙示意,那姐妹二人也快速进入魂钟下。

  瞬息间,黑色大钟将几人都笼罩,楚风发力,魂光闪耀间,这口大钟发出悠悠钟声,破空而去,速度极快。

  映谪仙小声道:“朝着羽化神体他们离开的方向逃,昨天他们便曾被骑兵追杀,但成功摆脱大军,或许发现了有利于逃生的地势。”

  同时,她略微犹豫,最后一发狠,告知楚风,她要施展禁法,助他一臂之力,但是她会因此而元气大伤,接下来就靠他们保护了。

  “仙子,你放心,你是楚风他道侣,就是我……那个弟妹,我们会照应你还有这只小萝莉的!”欧阳风张口就来,差点说成是楚风的道侣,就是他欧阳神王的道侣。

  这种关头,映谪仙懒得反驳。

  哧!

  五色神光一闪,她在催动那可与十绝术争霸的秘法,一旦练成的话,这是盖世神通。

  她现在只能算是小成,满足了所有修炼条件。

  霎时间,整口魂钟都发出五色神光,他们仿佛不在五行中,超然红尘上,光速遁,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欧阳风激动,道:“太好了,终于摆脱这群骑兵孙子,立刻去服食圣药,沐浴神兽血,回头找那群王八蛋清算!”

  有个别书友说上章羽化神体几人也能登山,无视场域,有些不合理。答:那肯定没仔细看,我写的是楚风他们用魂光控制寒蜥登山,自己真魂没上去。他们的真魂拿到圣药与神兽血时,显然是寒蜥退回来了,跟真魂汇合,都在在山下啊,这时才被偷袭。
  浏览阅读地址:/shengxu/878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