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乐园星的问题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乐园星的问题

  唐方点点头,回头仔细打量虫蛹一阵,确定克蕾雅的情况很平稳,手术正在按照计划进行后,于是跳到一只坑道虫头顶,由菌毯板块下降至地面。

  从旋风狂热者手里接过凯茜,他召唤出两架神族穿梭机,一架给芙蕾雅使用,吩咐她将凯茜带回座天使号安置到医学实验室,另一架自己使用,赶往乐园星。

  当两架神族穿梭机离开中央岛屿,冲破天空连绵阴云,即将脱离大气层时忽然接到芙蕾雅的来电。原来小妮子注意到泽拉图在同唐林交战,于是有些担心,不明白唐方为什么不优先解决唐林的问题,反而赶去乐园星。

  唐方的解释是,他搞不清楚刀锋女王是用精神控制技能影响了唐林(就像当初对沃拉尊的母亲,黑暗圣堂武士族长所做的事情)还是说像操纵史诗生物那样通过最后之叶系统改变了唐林的记忆……毕竟从现在情况分析,唐林有很大可能经过身体改造。

  他必须到乐园星史诗生物调制设备控制中枢查找相关资料,确定弟弟身体情况后再考虑如何施术解救。这段时间也只能拜托泽拉图好好同迷失心性的唐林尽量周旋,将其控制在一定区域内。

  两架神族运输机持续上升,在即将脱离大气层的时候分道扬镳。芙蕾雅前往座天使号,他前往乐园星。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小插曲……透过神族运输机舷窗,他看到被阳光点燃的大气层边缘闪出一道黑光,笔直投入阿克隆星内陆,消失在下方浓密的云层中。

  如果他没有看错,那应该是梦靥号。

  按道理讲,沃尔顿离开“厄尔纳”后应该同尼赫迈亚汇合,现在座天使号才对。不知道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驾驶梦靥号前往阿克隆星。

  是去寻找自己么?

  他皱了皱眉,扫过已经遮住“阿库巴多”光芒的乐园星轮廓,放弃了同座天使号联线询问的打算。乐园星已经近在眼前,外面还有一些陷入混乱状态的异虫单位在来回飞窜,他没有时间与精力去跟尼赫迈亚解释阿克隆星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看着芙蕾雅的座驾在凤凰战机掩护下安全进入座天使号下方码头,他心下稍安,将梦靥号的事情抛在脑后,望着前方成群结队的异龙微微眯眼。

  前方闪过一道光瀑,勾勒成元素生物的轮廓,随着身体中间太阳碎片绽放出夺目火焰,金光散射而出,化为一颗颗太阳能茧,将前方阻路的大批异龙烧成焦炭。

  神族运输机继续前行,继元素生物之后的是虫群卫士不断起伏的身影,往乐园星稀薄大气层飞行的异虫单位投下密集的孢子雨,好似变成生物轰炸机。

  元素生物的现身同虫群卫士的进击并没有瓦解虫群的战斗意志,虽然刀锋女王已经被唐方变成芙蕾雅掌心的安格鲁貂,但是乐园星异虫部队的地盘意识还在,它们无法对阿克隆星战场带去变局,还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

  不只是可以在天空飞行的异龙、爆蚊、守护者、腐化者……像刺蛇、蟑螂、感染虫这些地面单位也察觉到远道而来的不速客,相继脱离潜伏状态,由地下钻出,准备对那架试图降落在地表的神族运输机执行围攻。

  刀锋女王调去阿克隆星参加登陆战的异虫单位都是乐园星异虫族群里的佼佼者,留在老巢的异虫相对而言要弱一些,不过用来对付一架神族运输机是完全够了……哪怕在虫群卫士的远程轰炸下……哪怕是用口水或者尸体“淹”,也足以淹死唐舰长。

  要知道这里可没有原生异虫与阿克隆星本土生物构成的反抗军团。

  唐方的表情不轻松,却也谈不上凝重,望着那些从乐园星各地飞来的异龙与下方虎视眈眈的地面异虫微微眯了下眼。

  忽然有一道黑影遮蔽舷窗外面的淡漠光辉,舰桥中央的凯达琳水晶上,一艘数百米长的战舰出现在神族运输机上空不远的地方,舰首快速下沉,舰尾向上浮起,前方两门大型加特林舰炮对准神族运输机准备降落的区域。

  当第一束火光迸发,照亮舷窗。后续而至的是如同暴雨一般的火线。

  这些来自高空轨道的火线越过神族运输机,落在地面异虫集结区域,火焰爆炸荡起一簇簇沙暴。乐园星地表坚硬岩石被连续的动能冲击炸的粉碎,石块打着转飞上天空,那些在目标区域团聚的异虫单位下场更加凄惨,身体被肢解成大大小小的碎肉,混合着碎石瓦砾升起,在地面漆出一团团殷红。

  神族运输机还没有进入射程,它们先迎来始于轨道的轰炸。

  不只地面异虫部队遭遇血洗,循迹而至的异龙也被一道道火红光束重点照顾,或被扯下肉翼,或被射线击穿,变成一具具死尸坠向地面。

  杰克森的复仇号没有大和炮这种强击型武器,但是它的覆盖型火力为神族运输机安全降落提供了很好的火力支援,包括地面的异虫狙击军团,天空飞来的异虫部队,在虫群卫士、元素生物、杰克森的复仇号三方配合下死伤惨重,根本没有机会聚集起足以击落神族运输机的对空火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唐方平安抵达地面,收起神族运输机的同时召唤出一辆秃鹫战车,往铁鸦II型扫描到的最近距离升降电梯所在位置飞驰。

  没有刀锋女王的乐园星,自然无法将乐园世界的史诗生物与异虫单位传送至地面拦截它,那些妄图阻挡神族运输机的异虫单位是刀锋女王早前埋伏在地下以防万一的后备力量,因为她没有想过会遭遇大败,所以数量并不多。

  如今经历虫群宿主、元素生物、杰克森的复仇号这类强力单位压制,三眼耶梦加得又被贝希摩斯与座天使号纠缠住,根本没有可能拖住唐方的脚步。

  秃鹫战车后方与侧方区域不是被炮弹激起的火风暴淹没,便是被虫群宿主射出的孢子团破碎后腾起的腐蚀性酸云吞噬,试图拦截秃鹫战车的地面异虫根本无法跨越那片死亡地带。

  即便行驶轨迹附近区域有零星的蟑螂与跳虫潜伏,也被高阶圣堂武士制造的幻象与恶火战车挡住。更不要说还有两架黄昏之翼精英女妖战机一直处于隐身跟行状态,为唐方捕猎地面与天空的漏网之鱼。

  在海陆空三方支援下,唐方顺利抵达目的地。

  虽然经过战火洗礼,地面上遍布爆裂的岩石与异虫尸骸,沟通地下世界的伊普西龙遗迹却依然完好无损,被一股能量护盾包裹,无论是抛射物还是火风暴,都没有对它造成毁灭性伤害。

  唐方从秃鹫战车下来,绕过那些被石块挡住的路面,踏着一地残骸走到散发淡淡光芒的升降梯前,没有半点犹豫,迈步进入能量罩。

  如他预料,这种小型保护罩具有甄别能力,可以阻挡破坏性能量伤害遗迹设施,却不会对人体造成排斥反应……性质一如终焉星沉浸在风暴环境的伊普西龙跃迁中继站外围护盾。

  他记得上次来乐园星的时候,升降梯的能量罩还处于停运状态,如今却被人激活。想来刀锋女王在得到乐园星后,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复作业……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乐园星的伊普西龙系统补充足够能量。

  升降电梯的操作方法没有任何变化,如以前经历一般,先是快速下行,至中间节点室的时候出现重力场反转,在不严重的晕眩过后,一股超重感袭来,电梯随之上行。

  速度由慢而快,又由快变慢,当升降电梯快要抵达地面的时候,唐方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刀锋女王为什么有能力改变乐园星的伊普西龙系统。

  之前同诺亚为敌时,包括最后之叶系统指令中继站同升降电梯都直接暴露在外,没有能量护盾保护。乐园星落到刀锋女王手中,竟然有了这样的改变。

  不止如此,比起乐园星能够做到星际旅行,升降梯的能量护盾被激活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上不了台面。

  他知道乐园世界核心的太阳是伊普西龙人制造的控制芯核,足以弯曲时空,构造虫洞网络传送内部物体。当初他就是通过该系统传送至圣堂所在大型空间站的。

  乐园星拥有可以时空旅行的基础,并不代表它就能做到时空旅行,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跑去圣堂所在地,通过水晶山峰的力量将其转移出方舟世界。

  要激活一套足以驱动行星进行曲速跃迁的系统需要多么巨大的能量储备……显而易见。流浪行星是因为拥有丰沛的零素同位素库存,才能够做到这种事。

  乐园星呢?

  唐方不是没有来过这里,还曾获得中央堡垒的控制权,自然很清楚乐园世界内零素同位素的库存水平。虽说比起主权国家掌握的零素同为素数量,可以用“储量惊人”来形容,但要用来承载曲速航行系统,还远远不够。

  毕竟方舟世界不是伊普西龙人文明没有毁灭时期的样子,经历过毁灭者入侵,已经满目疮痍,诺亚的后续行为同样消耗掉大量能源,不然上帝武装又怎么可能寻求同主权国家合作来获取资源,寻求扩张。

  可是呢……乐园星在离开方舟世界后突然有了曲速跃迁的实力,这让他很是不解。

  按照艾玛的说法,最大的可能就是这颗星球获得庞大的能源供应,足以形成推动行星级单位进行曲速跃迁。

  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那么刀锋女王是从何处得来这些资源呢?

  带着这份疑惑,他离开停止上行的升降梯,从一座小型尖塔走出。

  同上次进入乐园世界的情况有些差异,尖塔与外面的小广场同样被包裹在能量护盾中。在这片区域看不到史诗生物与异虫战斗单位的影子,非常清净。

  他辨认一下方向,往前面走去,大约经过600米距离,离开能量护盾影响区间,进入乐园世界内部环境。

  人造太阳的光芒照在脸上,空气中有植物特有的芬芳飘过。他睁睁眼,然后微微眯起。

  不是因为周围出现魔罗或者其他敌对生物,是因为在他能看到的范围内,一束白色光华由地平线那头升起,笔直射入悬浮在乐园世界天空的人造太阳。

  他非常确定,上次进入乐园世界的时候没有出现当前一幕。

  这时艾玛发来讯息------结合以前扫描所得地形图,那束白色光华所在位置应该距离史诗生物调制设施不远。

  他没有继续追问更多问题,略作思忖,召唤出一头王虫,进入腹囊。

  透过预留的缝隙可以清楚看到周围形势。相比之前来到乐园世界,起码尖塔附近区域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还是维持以前史诗生物栖息地的模样。

  王虫由缓而慢,开始往中央堡垒所在区域飞行。或许是因为刀锋女王将大批生活在乐园世界的史诗生物调去阿克隆星参加登陆战,乐园世界显得很平静,原本盘桓在天空的章鱼怪没有了,每次起落都掀起一股狂风的鹰隼怪也不见了,只有零星分布在密林间隙的小型史诗生物用毫不在意的目光扫过天空飞行的王虫,好像对眼前一幕已经司空见惯。

  飞出很远的距离他才看见一头蛤蟆怪缩在黑色泥潭中,只露出丑陋的半个头脑。在不远处的土丘上有穿山甲怪缩成一团,沐浴着人工太阳的光辉。更前面的区域还有一些形同猪笼草的巨大食肉植物,用以融化猎物的琥珀色枝条垂落地面,上面缓慢流淌着金色黏液,映着人工太阳的光辉,像精美的工艺品。

  阿克隆星的战火与乐园星地表的动荡并没有波及这方天地,一切井然有序,也只是少了很多飞行单位,让天空变得有些冷清与寂寞。
  浏览阅读地址:/suishendaizhexingjizhengba/8667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