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章 清水塘村

第八章 清水塘村

  听闻叮当的娇言埋怨,陆尘不怒反笑道:“喂,我这马上就要出去啊,你这么一说我还怎么走?”说着他顿了一下,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也不知从身上哪儿突然就摸出了一块亮晶晶的灵石丢在叮当的枕边。

  叮当双眼顿时一亮,一声欢呼伸手去拿,顿时露出了一只白皙玉臂,陆尘哈哈笑着,趁机手又伸到了那被子底下用力抓了两下。

  叮当惊叫,手抓灵石握成拳向陆尘打去,另一手则是扯紧了被子拼命拦住那只猥琐的手掌。只是手脚挥舞被翻红浪一片混乱之中,温暖柔软的身子还是被他占了便宜用力摸了几下。

  陆尘随即一步跳开,离开了那张温存的床,大步走到屋门处,开门走了出去,背后屋子里远远地传来那个女子的娇嗔骂声:“可恶,臭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你给老娘记着!”

  清新的晨风从远处茶山上吹了下来,掠过正潺潺流动的清澈清水溪水面,荡起阵阵波纹涟漪后,再拂过两岸的青青翠竹和娇艳桃花,于是便有了一丝清香,吹过了长满青苔的风雨桥,吹过了溪水上的塘坝,吹过了沿岸的青石板路,最后轻轻拂过那些走在晨光中的人身上。

  陆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张嘴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一丝心满意足的微笑。他的目光向周围望去,这一个在清晨里宁静的村子,便是他如今住的地方。

  这个地方名叫“清水塘村”,得名便是蜿蜒穿过村子中间的那条清水溪流。清水溪溪,水极清澈,水流平缓,除了在茶山之下的水源头那一处深潭外,最深处不过膝盖,平日里许多村中的孩子都会在这水中玩耍。

  清水溪中多卵石,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都有,常有些无名的灰色小鱼在石头缝隙间游动着,悠然自得地嬉戏玩耍。

  溪水两岸多有青竹桃树,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时节里,正是一年中风光最好的时候,竹叶青青,桃花粉红,交相辉映着倒映在清澈水面中,恍如一幅绝美的山村画卷,美不胜收。

  陆尘信步走去,听着三两清脆鸟叫,远处几声鸡鸣,溪流两岸众多农家屋子次第出现,略显杂乱,未见章法,却也有几分乡野悠然气息。

  这个时候清水塘村里已经有人起身出门,在村中走动着,陆尘在清水溪边的路上遇上了好几个人,见面都是点头笑着打了招呼,看起来对这里的人大多十分熟悉的样子。

  如此走了一段路,前方青石板路和溪水之间便出现了一棵大槐树,枝繁叶茂,在树下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身着蓑衣的渔翁,手持钓竿正在清水溪中垂钓。

  陆尘走过去往他身边放在地上的鱼笼里一看,果然空空如也,不由得笑道:“老余,跟你说了多少次,这溪中鱼儿太小,长不大,也钓不着。你要想钓鱼,便去村外五里地的小珠河,要不就累点爬上茶山,到西边的龙湖里去,那种地方才能钓到大鱼。”

  那渔翁有些木讷地转头向他看了一眼,却是个头发斑白的老头,随后慢慢地道:“这溪中有大鱼,我见过的。”

  陆尘哈哈一笑,随手将脚边一块石头捡起来丢进溪水中,只听噗通一声,水花溅起,顿时荡起一片涟漪波纹,然后笑着对老渔翁道:“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除了那些石头缝里的灰条,从来就没见过这水中有大鱼,你这是瞎扯吧?”

  那老渔翁也不生气,只是摇头,然后又重复了一句,道:“小陆啊,我没骗你,这水里真有鱼。”

  陆尘大笑,似乎跟这叫做老余的渔翁说话让他很是开心,用手轻轻拍了拍老余的肩膀,然后便转身大步走去了。只留下老余仍然独自坐在那大槐树下,怔了好一会儿后,又甩过鱼线,在空中抛了一条弧线落在水中,继续沉默且安静地钓着鱼去了。

  沿着路又走了十余丈,便看到几座屋子建在一块,几棵青竹长在墙角,最后边一间屋子斜斜地向外头挂了个歪歪倒倒的旗子,上面写着已经有些让人快认不出来的“酒”字。

  陆尘走过去随手一推屋门,门扉应声而开,然后从里面传出来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道:“喂,你见过谁家的酒馆这么早开张的么?”

  陆尘满不在乎地走进这间无名小酒馆,果然看到里面大多数的椅子都还反扣在桌面上,显然是昨晚打烊的样子。他也不客气,自己走到窗边取了一张凳子放到地上坐了下去,然后回头笑道:“我又不是来喝酒的。”

  在这小酒馆一侧墙边,那一处柜台后头,慢慢坐起来了一个胖胖的面带福相,看着很是和气的中年男子,他望着陆尘,饶有兴趣地问道:“哦?那我倒是奇怪了,你若不是来喝酒,却是为何进我这酒馆中来?”

  陆尘一拍肚皮,道:“累了一晚,肚子快饿扁了,煮碗面来吃!”

  那和气的中年男子哼了一声,道:“我只卖酒,不卖煮面。”

  陆尘哈哈一笑,道:“我又没打算向你买,不买就有面了,快去快去。”

  一盏茶时间后,一碗热气升腾,香喷喷的葱花鸡蛋面摆在了陆尘的面前。

  陆尘赞叹一声,拿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含糊不清地道:“老马,你的手艺又有精进啊,这面真不错。老实说这十年要不是有你的酒和煮食,我都不知道怎么能在这里过下来的。”

  老马从柜台后拿过一块抹布,随后走了出来,将一张张凳子从桌面上取下并开始擦拭,同时笑了一下,对陆尘说道:“别扯了,就算我的酒水食物难吃到连狗都不碰,你也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

  陆尘大口大口地吃着面,似乎没听到老马的这句话。

  老马也不在意,将这间小酒馆里的凳子都放下来打扫一遍后,再转回来时,陆尘身前的桌面上便只剩下一只空碗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1988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