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十八章 黑暗气息

第三十八章 黑暗气息

  金色的面具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同时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这些年来教中也有密探潜伏于真仙盟中追查此事,却也一直没有收获,你可有什么新的法子?”

  陈壑摇摇头,道:“这种事都是一样,唯有仔细排查,追索昔日一点一滴的蛛丝马迹。真仙盟中的‘浮云司’,向来包庇保护那些身份来历讳莫如深的影子,其中不知藏了多少秘密,多年来也是我们追查的重点,只是这些年来始终效果不显。”

  说到这里,陈壑顿了一下,随即目光一闪,道:“但是属下却有一个想法,或许有些帮助。”

  “你说。”

  “过往我们往往拼命追踪那些身份来历十分神秘的‘影子’,却往往事倍功半,但这些日子里属下暗自思量,或许我们可以换了念头,从那些和影子接触的人身上下手?”

  “嗯?”金色的面具忽然抬起了一下,显然这句话引起了他的兴趣。

  陈壑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眼中掠过了一丝喜色,但神情还是没什么变化,口中仍是继续说道:“真仙盟里向来重视影子的安全,保护极严密,但是往往对和影子接触的各色人等,如巡察使、监视等人物,虽然也有各自保密,却往往都是明面上的人物,诸如各大门派的亲传弟子等,那么从这些人身上下手,顺藤摸瓜的话……”

  “很好!就这么做!”一声断喝,直接打断了陈壑的话语声,陈壑不怒反喜,连忙俯身行礼,道:“是,属下遵命!”

  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人影缓缓站起,目光盯着身前火光中的那些恐怖骨骸,忽地一声低吼,如恶鬼咆哮,令人胆战心惊。只听一阵切齿恨声从那面具之后传来,冷冷地道:“我神教大好基业,还有三位长老之命,本该是五百年来最强盛之局面,却是尽数毁在那叛徒手中。此獠不死,我神教何以自处!”

  话音刚落,他忽地一只手臂挥起,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火焰暴涨而起,火光熊熊,像是要吞噬天地,而在轰鸣火焰里,那个声音仿佛也在燃烧一般,如金石交击,如嘶哑怒吼,向着这片黑暗呼喊着,诅咒着!

  “挫骨扬灰!”

  “抽魂炼魄!”

  “让他死……”

  ※※※

  夜色如常降临,奇异而凄厉的鬼哭风声再一次遍布茶山上下,在黑暗的夜色里,陆尘站在草屋之外向茶山上看了一眼,只见一片寂静深沉,黑暗浓得如同一片墨汁涂抹过的图画。

  他面无表情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回了草屋,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在悄无声息中睡去。

  ……

  他再一次见到叮当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那时是白天的早上,叮当在村中的清水溪边走过,她美丽的容貌仿佛是最艳丽的桃花,光彩夺目,在这个桃花已然凋谢的季节她却依然盛放着,吸引了村里无数人的目光。

  只是她却全然不在意周围的眼光,她的眼睛那样明亮,似站在云端不屑尘埃,又像是从此已是不同命运的人,连向她打招呼的人也很少理会。

  她一直微笑着,却并没有将笑容传达给任何人看,她有发自内心的喜悦,却只愿让自己欢喜,不肯施舍哪怕一丝一毫给旁边的俗人。直到她看到了站在远处那个小酒馆门口的陆尘,叮当第一次停下脚步,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然后远远的温和地对着陆尘笑了一下。

  如春天风中的桃花,娇艳动人,又似带了几分矜持的高贵,令人不敢接近。

  陆尘报以微笑,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进了小酒馆。

  老马坐在桌边,酒馆里仍然生意惨淡,所以他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好看。陆尘走到他旁边坐下,笑道:“怎么了?”

  老马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明知故问。”

  陆尘笑道:“你又不是真的靠这酒馆赚钱活命,看这么重做什么?”

  老马哼了一声,去柜台那边拎了一壶酒回来丢给他,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千秋门许云鹤那件事已经传回真仙盟了,听说上头大怒,正在追查此事。”

  陆尘倒了杯酒,沉吟片刻后,道:“此事确实有些过分,但也有几分奇怪,至少有十几年三界神教那边没干这么出格的事了。”

  老马耸了耸肩,道:“大概是这些年被压制得狠了,又或者魔教中有什么新人物崛起,为了立威杀鸡给猴看什么的。”说着他看了看陆尘,道:“喂,你说为什么魔教这破玩意儿,多少次被打残打灭,偏偏每次都能撑过来,跟打不死的虫子死的。”

  陆尘默然,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声音忽然低沉了几分,道:“大概是因为那里面的人脑子都特别简单,对一些东西深信不疑到了咱们都不理解的地步罢。”

  老马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看了看陆尘的脸色,随即咳嗽了一声,却是岔开了话题,道:“对了,前头老刘那边传来消息,他已经在仙城那边交接完了所有事,不日内就正式退养天年,回他原来的门派去了。”

  陆尘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不错,老刘是个好人。”

  两人在酒馆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就像过往无数次一样,在这个平凡的山村他们两个看上去再平凡不过的小人物,呆在人世间最普通的角落,安静地过着平凡而悠闲的生活。

  到了中午临走的时候,陆尘将要走出门口时,忽然听到老马突然说了一句,道:“这几天你的气色好像不错啊。”

  陆尘的身子顿了一下,笑了笑没说话,走了出去。

  他一路走回了茶山脚下的草屋,关上房门后,他盘膝坐在床上,不多时,在他的气海中,那个崭新重生但最平凡的五行神盘缓缓浮现出来。陆尘脸色平静无波,只是静静地运气调息,渐渐的,有一丝极细微的灵力出现在他的气脉之中,缓缓游走着。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2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