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十五章 白日焰火

第四十五章 白日焰火

  看着老马欲言又止,陆尘眉头微微挑起,道:“怎么了?”

  老马苦笑了一下,道:“这事挺据说老马失踪的那一天,仙城外大道上有不少人同时都听到了那一声惊呼,但老刘喊的并非是喝骂魔教的话,他叫的是薛堂主的名字。”

  陆尘脸色微变,低声道:“血莺?”

  老马点了点头,道:“正是。眼下仙盟里气氛有些紧张,浮云司里也是一片混乱,至于薛堂主,听说已经闭门不出数日了。”

  陆尘想了想,摇头道:“薛颖脾气虽然不好,但应该不会是魔教奸细。”

  老马有些意外,看向陆尘,道:“我记得你与她几乎从未会面,怎地如此肯定?”

  陆尘淡淡地道:“十年前,她参加过荒谷那一战。”

  老马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仙城中的种种波云诡谲、暗流涌动,凶险莫测自不必说,但看起来毕竟还是太过遥远了,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千里之外的那个小小山村。

  清水塘村的村民们依然安静地生活着,为了大多数人心中那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而努力。

  八月初六的那一天早上,在陆尘像往常一样下山的时候,他又一次遇到了往山上走来的叮当。和前些日子相遇时的情况不同,陆尘一眼就看出了这一天的叮当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她的容貌依旧美丽,神情却似有几分憔悴;她不再神采飞扬,却有几分心事重重,甚至当陆尘与她擦肩而过时,一直微微低头的她竟然都没有察觉到。

  不知为什么,陆尘并没有叫住她,只是在身后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女子走上山坡,孤独地向着遥远山顶的龙湖走去。

  那是不是一场豪赌?

  赌注是不是自己的一生?

  远去的那个背影看起来异常脆弱与孤单,在她消失于山林中后,陆尘默默转头,向着村里走去。但是不知为何,直到他走进小酒馆的时候,那个有些孤单的背影仍然缠绕在他的心头,总是有几分古怪的不安感觉,挥之不去。

  老马看到了他,快步走过来,面色凝重里带着一丝紧张,直接关上了大门,然后拉着陆尘坐下。

  陆尘皱了皱眉,看着这个有些紧张的胖子,道:“怎么了?”

  老马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道:“情况有些不对。”

  陆尘眼底深处的一抹光芒闪了闪,道:“你说。”

  老马道:“刚接到的消息,这段日子来,浮云司下头的影子已经连死了三个人,都是被人杀的。”他抬头看了一眼陆尘,话语声里有几分干涩之意,低声又道:“死的人里面,有一个是张九平负责的影子,另外两个是老刘过去几年联络的。”

  陆尘沉默了下来,坐在桌边没有说话,老马看了他一会,又轻声道:“现在还没有消息直接指明就是三界神教干的,可是”

  “是他们干的,宁杀错不放过。”陆尘忽然打断了他。

  老马窒了一下,随即咬了咬牙,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我这就”

  话音未落,他忽然声音低落下去,像是想到了什么,与此同时,陆尘也是微微摇头,道:“浮云司那边有些古怪,不是有内奸,就是被人盯死了,不能找他们。”

  老马缓缓点头,脸色也渐渐平静了几分,眉头紧锁片刻后,道:“你说得对,此事我来安排,咱们离开这里。”

  陆尘追问了一句,道:“多久?”

  老马道:“三天最快两天!”

  陆尘默然片刻,道:“若是我们突然消失,便等若表明这里有古怪,说不得便会吸引魔教妖人的注意过来。我不过是孤身一人亡命天涯,你怎样?”

  老马哼了一声,道:“我也没事,前些年的时候,我不也是扛过来了?而且如今仙盟之中,也没几个人知晓我的底细,最多就只有两人而已。”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是谁?”

  老马道:“天澜真君和薛堂主。”

  陆尘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你尽快安排吧。”

  老马道:“好。”

  走出小酒馆,外面依然是晴朗而炎热的天气,在阳光下安静的小山村,显得格外祥和宁静。陆尘看了看周围,心里有几分莫名的感觉,他在这里住了十年,认识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虽然这里的村民并不都是好人,和他也都是泛泛之交,可是看着这个村子,他却还是意外地感觉有一丝温暖。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一丝情绪扫出心绪之外,他转身向草屋走去,在那个孤独的山脚下屋子中,他也有一些东西需要整理。

  走过那棵大槐树下的时候,陆尘的脚步顿了顿,他看了一眼钓鱼的老渔翁,笑了笑后,终究还是没有上去说什么,而是直接走了过去。

  知了在他身后拼命尖厉地叫着,似乎快要发狂一般对抗着这酷热的天气。

  走上山路的时候,陆尘抬头看了一眼茶山,这些年来,或许真正跟他亲近些的,便只有那个女子了吧。

  可惜她把赌注压在了别人身上了。

  不过那样也好,再怎么说,别人也比自己要更有前途一些罢。

  他嘴角有些苦笑,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忽地一僵,因为在这一刻,他忽然看到远处茶山山顶上的某处,突然有一道火光闪过,然后挥舞了片刻后,又很快消失不见。

  那是白日里的火把吗?

  若是一场赌博,后果便要自己承担。

  陆尘走进自己的草屋,开始收拾东西,只是这草屋中走来走去,那些东西拿起又放下,过了一会,他在床边坐下,轻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原来是真的了无牵挂。

  他沉默地坐了一会,目光平静却有几分不经意的茫然,但很快就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他忽然站起,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迈步向茶山上走去。

  满山的灵茶树迎风摇曳着,青翠的枝叶依然生机勃勃,似乎在这盛夏的时节也没有被这酷热的烈日所吓倒。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36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