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五十章 杀机突现

第五十章 杀机突现

  残阳如血,照亮了天边晚霞。夕阳下的茶山在光影交错间沉默地矗立着,就连平静的龙湖都被映成了几分暮色。

  地上仍有血迹,湖畔新添孤坟,一切看上去似乎都被收拾过了,剩下的便将在这儿承受着未来岁月的风霜雨雪。当黑暗悄无声息地落下时,茶山上已是没有人影踪迹,只在远方有个身影越走越远,慢慢地走进了黑暗之中。

  再看到山脚下的村子时,已是夜色降临之后的时刻,茶山上又吹起了那诡异而凄厉的怪风,如鬼哭狼嚎般回荡在山脚边。

  夜色如水,黑暗似潮,掩映在茶山山脚下,让那间草屋显得格外的孤独。

  陆尘从山路上走下来,除了身上还有血迹外,面上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那些奇异的黑火不知何时已经消散,看过去就像是从来未曾在他身上出现过一样,半点痕迹都没有剩下。

  他走下草屋,在进门之前看了一眼山脚下的村落,在夜色里,沉浸在黑暗的村子一片静谧,没有半点光亮,似乎在这个夜色深沉的夜晚中已经陷入了沉眠。

  陆尘站在草屋的门口,伸手去推门扉,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冷风在他的身后似乎打了个圈,发出“呜呜”的声音吹过。

  他迈步向屋内跨了半步,身子在门槛处顿了一下,在那一片昏暗中,熟悉的草屋一切如常。

  所有的东西都在原来的地方,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甚至就连在屋子深处阴影中的床铺上,那些被褥看起来都是他早晨离开时候的样子。

  陆尘安静地站立了片刻,目光微抬,向头顶方向瞄了一眼。

  一片安静。

  不要说是枯草茎叶,就连一片灰土尘埃都没有掉落飘下。

  黑暗中,陆尘的瞳孔突然缩了一下。

  ※※※

  “呜……”

  一阵凄厉的寒风吹过,如夜鬼嚎泣,带着彻骨的寒意,哪怕这本是个夏天的夜晚。

  站在门口的陆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困倦地伸了个懒腰,摇摇脖子,又回头看了一眼山下的村子。他跨入门槛的脚步不动声色地又收了回来,然后摸了摸肚子,似乎有些内急的样子,看了看周围,然后向旁边一处阴暗的林子里走去。

  黑暗的夜色如潮水般起伏着,弥漫在山脚下草屋的周围,山林一片幽暗,仿佛也在冷冷地看着陆尘孤单的身影。

  阴霾的气息随着黑暗弥漫开来,飘荡在草屋的周围,就像是一条微波荡漾的小河,悄无声息地流淌着,从四面八方向草屋这里汇聚。

  陆尘走到林木边缘,还张口打了个哈欠,浑然不觉在身后的黑暗犹如墨汁一般浓烈,渐渐靠近。

  风声中,仿佛有一声细微的呼啸,夹杂在夜色里。

  突然,黑暗陡然大盛,如一条平静的大河突然掀起大浪,波涛汹涌,气势凶残,带着几分狂野疯狂涌来。而几乎是在同时,甚至就是在那黑暗忽起的前一刻,原本站在林边平静中甚至带着几分慵懒的陆尘,猛地身子一翻,竟是直接扑进了那片山林里。

  瞬间,一阵叱喝怒骂声陡然响起,原本寂静空旷的黑夜里刹那间竟是出现了十几个模糊的影子,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

  雪亮的光芒刺破了深沉的黑暗,折射出令人胆寒的锋锐,刺破虚空,砍向陆尘的身影,但在那险之又险的间隙,陆尘已经先一步冲进了林间。

  林子中随即响起一阵怒喝,人影再度晃动,原来那林中竟也有人影,但显然不如外头人多,又或是因为可能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冲入这里,并无太好的准备,所以林子里出现了几分混乱。

  刀光剑影,此起彼伏,风声凄烈,很快便有人低哼闷喝,在黑色的阴影角落中,血光乍现。

  林外,影影绰绰的黑影更不迟疑,全部冲入了这片山林里,带着浓烈如山的杀气,甚至就连这一片山林仿佛都染上了血腥味。

  山风吹过,山林剧烈地颤抖着,如狂烈的大海中战栗的小舟,却看不清里面任何的情况。

  ※※※

  清水塘村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万籁俱静黑灯瞎火的,不过在这一个晚上,这个村子里似乎显得特别的安静,也特别的黑暗。

  唯一的一点光亮,是在村子里的小酒馆中。

  一点烛火,放在桌上,一壶酒一个杯,年轻的公子正在自斟自饮。

  倒一杯,抿一口,然后摇了摇头,他温和地笑了一下,对着脚下边说道:“这酒不好啊。”

  小酒馆里很安静,除了这个年轻温和的男子外,只有老马还在这里。他身上的穿着还是和白天一样,因为太热****着上身,只穿着一件大裤衩,但是此刻的他却显得异常痛苦和狼狈,手和脚都被粗绳紧紧绑住了,像一只待宰的肥猪一样,被丢在地上,就在那年轻公子的身旁。

  刚才的那句话,年轻温和的公子就是对老马说的。

  此刻的老马看起来很不好,他的脸比平常还要更大了一圈,那是因为浮肿的缘故,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像是被人狠狠揍过了一顿,嘴角开裂着,流着血。不过相比起他的身上,这些似乎又无足挂齿了。

  在老马白白胖胖的身体上,光是寸许深尺许长的大伤口就有不下七八条,纵横交错地刻在他的胸前腹上,包括后背也都是一片血肉模糊,看上去已经很难找到一片完整的肌肤。

  在他身下,鲜血聚成了一片血泊,似乎正在慢慢渗入地下。

  此刻的老马似乎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地躺倒在冰冷的地上,除了胸膛处仍有起伏之外,只有眼睛还勉强睁着,看上去似乎随时就会断气死掉的样子。

  只是在听到了那句话后,老马失神的双眼里闪动了一下,抬起头,居然还笑了一下,虽然笑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也随之抽搐抖动着。

  只听他说道:“乡下地方,没办法啊。”

  那年轻公子温和地微笑了一下,看向老马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欣赏之色,道:“怎么样,想好了么?”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44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