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六十七章 残酷世界

第六十七章 残酷世界

  原本正在缓慢靠近的陆尘,身子猛地一顿,停在原地,而趴在更远处树丛里的易昕,此刻更是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心跳猛然快得就像是要炸裂开一样。

  而在山洞那边,那个怪人手上抓着豹腿大啃的动作也停了片刻,随即猛一仰头,却是没回头,而是吼了一句,道:“死狗,闭嘴!”说着,他又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上的血肉,然后口中含糊不清地骂道:“今天算你命好,本来要抓的那女人没抓到,却有只黄豹过来送死。等老子吃完了这条豹腿,要是再抓不到东西的话,就把你也吃了!”

  山洞里的吠叫声慢慢平息了下去,也不知是那只小狗被吓坏了,还是原本就伤势沉重,力气不济。

  那怪人冷笑连连,在吃了不少肉食后看起来精神头也好了一些,虽然还是一副老朽不堪的模样,但眼中贪婪凶恶的神色却是越发浓烈,自言自语地道:“可恶!本来今天要是抓到那女人,就可以……”

  “可以怎样?”忽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这怪人大吃一惊,险些将手中的豹腿都丢了下去,霍然回头,却看见一个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而且那面容有几分熟悉,赫然正是白日里曾经暗中窥探过的那个人。

  “啊……”怪人口中发出了一声凶恶无比的怒吼声,跳起身来直接就将那豹腿当作武器向陆尘砸了过来,那声势仿佛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兽。

  然而,他的身子才跳到一半,突然只觉得自己腰身上蓦地一凉,紧接着一股剧痛瞬间迸发出来,这怪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低头一看,却是一柄黑色的短剑不知何时,已然刺进了自己的后腰,而自己刚才那全力跳起来的一下,更是直接在后背上划出了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绝大伤口。

  红色的鲜血瞬间如血泉一般喷涌了出来,但很快就减弱下去,像是那具老朽的身躯里早已是没有了充沛的血气。

  那个怪人踉踉跄跄地后退着,口中不停发出着怒吼咆哮声,但似乎早已衰弱腐朽的身躯已经难以再承受如此沉重的伤口,没过多久,他就重重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挣扎着,同时用难以想象的恶毒眼神,狠狠地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易昕从旁边跑了过来,目光跟那怪人可怕的眼神接触了一下,就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再去多看那野兽一般的人,一溜烟跑到陆尘的身边,道:“你、你没事吧?”

  陆尘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然后指了一下那个凶恶的怪人,道:“之前在河谷中的那个陷阱,本来应该是要害我们的。”

  易昕心头跳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只见陆尘冷冷一笑,手中抓着那柄黑色短剑,缓缓地走到了那个怪人身边,蹲了下来。

  那个怪人的身子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但仍是用凶戾的眼神盯着陆尘,如果眼神都可以杀人的话,陆尘此刻或许已经是被他凌迟杀死了无数次了。

  只是陆尘看起来似乎对此毫无感觉,最多也只是露出一丝厌恶之色,道:“你老实点。”

  那怪人身上脸上此刻都是沾满了血迹,看上去尤其狰狞可怖,闻言狞笑了一下,骂道:“滚你的,老子吃了你……啊!”

  一声凄厉惨叫,突然再次从他口中喊了出来,将站在不远处的易昕都吓了一大跳。她转眼看去,却只见陆尘面无表情,对那怪人的惨状似乎无动于衷,而在他手上,那柄黑色短剑却是已经直接刺入了怪人的大腿,并且直接旋转了一下,拉开了一大道口子。

  怪人嘶吼、惨叫,在地上翻来滚去,叫得是声嘶力竭。

  易昕只听得是毛骨悚然,同时心中也有些不忍,走过去偷偷拉了一下陆尘的袖子,轻声道:“陆、陆大哥,你别这样啊……”

  陆尘回头看了她一眼,忽然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易昕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不知为何,此刻虽然她能感觉到陆尘对自己并无敌意,但心里深处仍是有些畏惧于他,甚至于隐隐的害怕陆尘更超过了那个凶恶的怪人。

  她低下头,轻声道:“不知道。”

  “他是蛮人。”陆尘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平静中仿佛还带着一丝寒意。

  易昕吃了一惊,道:“蛮人?蛮人不是千年前那场大战败北之后,就退回到南方荒原去了吗?”

  陆尘瞄了一眼仍在地上惨叫的那个老朽蛮人,道:“大部分蛮人部族是退走了,但是千年大战太过激烈,甚至有些通道、山脉地势都被那些神通广大的真君真人们打破,所以也还是有一部分蛮人留在了迷乱之地这里。”

  易昕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事,怔了半晌,这才愕然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可是我以前从没有听说在迷乱之地里有蛮族啊。”

  陆尘道:“这些残留下来的蛮人多是以部族的形态,生活在迷乱之地深处,轻易不会来到外围地带,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易昕迟疑了一下,道:“我听说迷乱之地越往里越凶险,既然如此,那为什么那些蛮族不来外围地带,不是更好生活么?”

  陆尘淡淡地道:“因为在迷乱之地这里,在那些蛮族人眼里,我们人族修士是比迷乱之地的妖兽更危险更可怕的敌人。”

  易昕愕然,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在她的印象中,所有见过的修道中人固然有好有坏,但鲜少有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一类的人。确切地说,她长这么大,修炼这么久,就根本没见过这样的修士。

  只是话到嘴边,她忽然看到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番话又不由自主地吞了回去,低下了头后,道:“他们不是有部族么,怎么现在看到的就一个人?而且还跑到人族修士众多的外围地带来了?”

  “迷乱之地深处凶恶异常,那些蛮人虽集结为部族,也同样生存不易,所以多年来他们便有了一个风俗。部族中凡是年老体衰、不能再在迷乱之地中部地带狩猎的老人,便要自行离开部族,然后自生自灭。”

  易昕慢慢张开了嘴巴,只觉得周身寒凉,眼前隐约有一片冰寒的苍白浮起,就好像原本美好的世界突然在她眼前翻覆,露出了残酷而冰冷的另一面。

  而陆尘那平淡的声音仍然还在继续说着:“这蛮人应该就是如此了,因为年老体弱,无法在妖兽凶险都极其险恶的迷乱之地中部呆着,只好慢慢地向外迁徙,到了这外围河谷中落脚,一边等死,一边害人。”

  陆尘说着,看了易昕一眼,看到了她脸上的神色,忽然开口道:“你刚才听到了吧,那个陷阱本来是想抓你的,那你想不想知道,如果你被他活捉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易昕茫然地向他看去,看着陆尘那一双平静无波却又仿佛深沉如海的眼睛,突然间没来由的,只觉得全身一阵冰寒刺骨,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69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