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七十二章 临别絮语(为新盟主镇南王爷加更)

第七十二章 临别絮语(为新盟主镇南王爷加更)

  阿土看了看易昕,眼神里倒是有些眷恋,但就是坚决不肯从陆尘身后出来,看起来是铁了心要跟着陆尘。

  陆尘也是叹了口气,低头对阿土道:“喂!笨狗,我跟你说,你跟着她呢,从此就能过吃喝不愁的好日子,那是去享福的;跟着我就不会舒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荒山野岭了。”

  “对啊、对啊!”易昕一迭声地道,眼巴巴地看着阿土。

  阿土这次都不看易昕了,就是望着陆尘拼命摇尾巴。

  “你……你这只笨狗!”易昕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偏偏又有些舍不得这些日子来朝夕相处的阿土,看上去眼眶都有些红了。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一狗在这跃虎峡出口处耗了有小半盏茶时间,然而任凭易昕说破了嘴皮,阿土居然还是无动于衷。

  到了最后,易昕终于还是死心了,无可奈何地与陆尘告别,临别时还叹息着对陆尘道:“陆大哥,以后阿土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

  “等我肚子饿了,就宰了它炖狗肉吃。”陆尘十分淡定地对易昕道。

  易昕目瞪口呆,呆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说什么?”

  陆尘理所当然地道:“我本来就没想养狗啊,甚至就连当日救它的时候,也是你一力坚持的。我是没叫它跟着我,如果这只狗硬要跟着,我把它炖了吃,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啊?”

  “有问题!”易昕几乎是喊了出来,随即又哭丧着脸道,“陆大哥,阿土这么可怜,你别吃它了,放过它吧……”

  陆尘看着她的模样,一时失笑,心里也是莫名的有几分暖意,易昕年纪还小,看起来还当真是从小被娇生惯养的,确实十分单纯。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没怎么经历的少女,她家里怎么肯让她就这么来到迷乱之地如此危险的地方……

  陆尘忽然一怔,眉头皱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易昕。易昕被他这么一看,忽然有些心虚,向后退了一步,道:“陆大哥,你怎么了?”

  陆尘哼了一声,道:“你该不会是自己偷跑出来的,没跟家里打招呼罢?”

  易昕哑然,一张漂亮的脸颊上胀得通红,看这模样,那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

  陆尘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也不关我事。不过大家认识一场,你自己以后还是小心些吧,别再乱跑了。”

  易昕低下头,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眶微红,道:“我知道了,这次回去我一定会去跟爹娘认错的。而且……而且我还连累了韩师叔和何师兄,要不是我,他们……”

  “喂!”陆尘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头,皱眉道:“你胡言乱语的说些什么?他们两个人的死跟你有什么关系?”

  易昕咬了咬嘴唇,道:“我道行低微,在黑豺狗包围我们的时候,都没能帮上他们,所以……”

  “胡说八道!”陆尘嗤之以鼻,用一种看白痴般的目光看着这个少女,道:“你是不是傻啊?这跟你毫无干系,本来你就是第一次过来迷乱之地,韩南祖与何刚二人是正经的昆仑弟子,又有道行,又有阅历经验,照顾你不是天经地义?当日里落到那种境地,不全是这两个废物的错?”

  他冷笑了一声,道:“更不用说我当日临走时还几番提醒了他们,你年轻不懂事就算了,他们两个男人居然也利欲熏心,死了也活该,反而是拖累你了,知道不?”

  易昕有些茫然,过了一会才有些不自信地道:“是这样么……”

  陆尘道:“自然就是这样。易昕我跟你说啊,你心地善良那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是非不分,看到什么就自怨自艾的揽事上身,责怪自己,那就不是心善了。”

  易昕被他训得头都低垂在胸口,脸颊绯红,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他一眼,有些心虚地低声问道:“那、那是什么?”

  陆尘没好气地道:“那叫做蠢!”

  ※※※

  该说的话,终于还是都说完了;该走的狗,却硬是赖着不肯走。

  对阿土毫无办法的易昕终于还是跟陆尘与狗挥手告别。

  临别时候,她反复地对陆尘叮嘱交待,以及恳求着两件事,一是,你千万千万不可以吃阿土啊,它很乖很老实的,又和我们二人有缘,吃了说不定会有报应啊;二是,陆大哥你以后有机会,一定来昆仑山找我好吧?在迷乱之地当向导太危险了,要不我求爹娘还有以后的师父帮你谋一个昆仑派杂役弟子的活吧,又安全又舒服出去还有面子;另外,别忘了带阿土来找我啊……

  “知道了知道了……”饶是陆尘久经尘世,此刻也有些受不了这个少女的啰嗦哀求,道,“我不会吃这只土狗的,最多不理它行了吧。时候不早了,你快上路吧。”

  “汪汪、汪汪汪……”阿土狗趴在陆尘脚边,十分应景地也对易昕叫嚷了两声。

  易昕点点头,心中颇有几分不舍,她本就没见过太多世面,这一次出来和陆尘还有阿土一起呆了这么些天,多少还是有几分情义的。当下一步一回首,两步一挥手,慢慢地离开陆尘,向前方走去。

  陆尘与阿土一起看着她,然后渐渐的,人和狗的眼神突然都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他们一定也有些舍不得我吧……”易昕心里这么想着,有几分温暖,有一点突然莫名的羞涩,脚步便越发走得有些慢了。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身后那个地方,传来了陆尘有些无奈的喊声:“喂!”

  “干嘛?”易昕一下子转过身来,看着陆尘。

  “你路走反了!”

  易昕整个人突然如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然后有些艰难地看了看周围,果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又走进了跃虎峡丈许地。

  片刻之后,她忽然口中“啊”的一声轻呼,伸手遮住脸颊眼睛,再不敢多看陆尘与阿土一眼,掉头闷着脑袋便大步冲了过去,一溜烟地跑向远方……

  隐隐约约的,似乎从那尘埃的后方,传来了陆尘的声音,像是在对他身边的那只狗说话。

  “阿土啊,想不到居然还有比你更笨的人……”

  “汪汪汪汪……”阿土一迭声地叫唤起来,似乎大为不满。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78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