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七十四章 荒谷旧人

第七十四章 荒谷旧人

  黑暗遮蔽了切的身影动静,只有对如幽火般的眼睛在这林间幽幽地闪烁着光芒,看上去很是有些瘆人。√√√.★ 1W.特别是当6尘走回来后,那对幽火就猛地扑了过来,让人心头颤。

  6尘伸出手去,挡开了在黑暗摇头摆尾的阿土伸过来的狗头,没好气地道:“平常看不出来啊,你这笨狗到了晚上还挺吓人的。”

  “汪、汪汪……”阿土低声叫唤了两下,似乎有些得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6尘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走了。”

  夜色掩映之下,人狗的身影在黑暗悄然而去,如同这寂寥山野的幽灵般。

  下了龙山,外头仍是深夜时分,6尘并没有立刻赶回月牙城。事实上,这个时候月牙城早就封门了,如果没有御空飞行的本事,就算他回去也没法进城。

  6尘带着阿土找了个远离龙山的僻静所在,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件东西,正是之前他从那几块山林间岩石石缝里掏出的物件。此刻,借着天上微弱星光的光芒看去,却是封封口的信。

  黄皮纸,红蜡封口,除此之外,信封外没有任何记号与字迹。

  6尘沉默地看着手这个信封,过了片刻,他面无表情地撕开封口,抽出了张信纸,看了起来。

  信纸上当然是有字的,不过只有寥寥数行,6尘很快就看完了。当他看到信纸最后句话时,他直十分冷静的脸色忽然变了,那是种很奇怪的变化,不是愤怒,也并绝非欢喜,仿佛是种回忆,各种各样的情绪在瞬间涌上他的心头,在他的眼划过,那刻他的神情是如此的复杂,但最后,切终于还是归于寂静与沉默。

  “呼……”

  忽然响起的声轻响,让趴在6尘身边的阿土吓了跳,转头看去时,只见6尘手上点燃了个小小的火折子,然后将那张信纸连同信封起点燃了。

  火苗很快席卷而上,将信纸吞噬燃烧,火光照亮了黑暗6尘的脸庞,倒映在他的眼眸深处。

  过了会儿,他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道:“阴魂不散!”

  ※※※

  天亮的时候,当天边刚刚洒落第道晨光时,6尘便醒来了,然后没有任何迟疑和预兆的,他带着阿土向南边走去。直到跃虎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6尘也没有丝毫犹豫,就这样大步走去,重新进入了迷乱之地。

  对于重回旧地,阿土这只黑狗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抵触,反而是对这片广袤的山野天地看起来十分兴奋,在6尘的身前身后到处跑着蹦着,只狗鼻子哪里都要闻闻,顺带着找了好几棵参天大树撒尿。

  不过不管怎样,阿土都不会离开6尘太远,甚至比在月牙城时还更加紧跟着他,几乎从不离开6尘的视线之外。

  人狗路前行,走的路线居然和当日6尘带着易昕等人去往黑甲山的路样,于是在第二天的时候,6尘与阿土再次站在了黑甲山附近的那处岔道口上。

  阿土吐着舌头,蹲坐在地上,左右张望着,神情看来比较平静,并没有什么重回家乡的激动,又或者这只笨狗根本就记不得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或许就有可能是它的家乡。

  而6尘则是向远处的黑甲山看了眼后,却是面色淡淡地走向了另个方向。

  那里,通往迷乱之地的更深处。

  那个方向的远方,还有埋藏在岁月里的段往事,充满了血腥、仇恨与背叛。

  那里有荒谷。

  ※※※

  6尘与阿土是在第六天的时候抵达了荒谷。

  这路上所遇的危险与艰难都远胜于当日在黑甲山的经历,路途出没的妖兽也迅变得强大起来,特别是越靠近荒谷,各种凶险妖兽就越厉害,甚至就那种无形的五行灵力混乱迹象,也变得强烈了许多。

  好在6尘似乎天生就对这种山野之间凶险间隙游走的事格外擅长,在多次避开了凶猛妖兽和众多诡异凶险之后,他带着阿土还是来到了那座山谷之外。

  荒谷是被群山包围的座绝谷,只有条狭窄通道连接外界,在荒谷自古以来就弥漫着股诡异的力量,让所有的生灵都无法在此生存,所以才有了荒谷之名。

  十年之前,有三界神教余孽在此作恶,妄图大事,却被正道真仙盟事先察觉,派遣大军围而歼之,扫丑恶妖孽,令天下风气为之清。

  传说昔年那战惊天动地,令风云变色,山摇地动,魔教妖孽死伤惨重,但事后此地却是煞气冲天,普通修士道行稍弱者都不能靠近,天下都传闻是当日事败惨死的魔教大修士临死前施下毒咒所致。反正这座山谷本就荒凉,所以时间长,也就根本没人来了。

  当6尘走上那条狭窄的山道时,看着周围有些眼熟的山势地形,眼神还是掠过丝复杂之色,不过在走到那个快要进入荒谷的入口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记忆那个山道旁边的小丘上,此刻赫然有个身影站在那边。

  山风吹过,掠起衣衫猎猎飞舞。

  6尘有片刻的恍惚,仿佛看到的是个身白衣的英俊男子,但是那幻象转眼即逝,映入他眼帘的,是个迎风而立的……胖子。

  “喂!”那个胖子站在高处,向6尘哈哈笑着挥手,口喊道,“好久不见啊。”

  6尘歪了歪嘴巴,看着有些蠢肥的老马从那小丘上跳了下来,冷笑了声,道:“你怎么还没死?”

  老马正色道:“你这样就不对了,大家好歹也相识场,在个村子里做了十年邻居,你上来就问我死了没,这朋友还能做不?”

  6尘呸了下,道:“是朋友你就别来烦我。”

  老马耸耸肩,苦笑道:“如果是我,当然不会来找你了,这不是没办法吗……”

  6尘怔了下,忽然脸色微变,道:“你是说……”

  老马向身后的山谷看了眼,低声道:“他也来了。”

  6尘眼角微微抽搐了下,眼底深处有丝复杂微光掠过,站在原地默然不语。

  老马看着他的表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叹了口气,拍了拍6尘的肩膀,道:“进去吧,他想见你。”

  6尘微微低头,随后再没有说句话,沉默了很久以后,他终于还是迈开脚步,缓缓走进了那座久无人烟的荒谷。

  高耸绝壁仿佛直插天际的利剑,遮天蔽日,只给大地留下了片阴影,而6尘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再次地走进了阴影之,渐渐消失不见。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80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