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七十七章 天澜真君

第七十七章 天澜真君

  荒谷中心,气氛有些僵冷,有好一会儿都没人说话。

  陆尘站在这片圆环中,缓缓转身环顾着四周,入眼处尽是一片荒凉景色,只是在他眼中,却似乎又滚过了另一幕灼热到令人窒息的情景:那是熊熊燃烧的烈焰,那是从天而降的巨大光柱,那是开天辟地的宏伟力量,还有一切散落之后化作无数碎片如噩梦般破裂的光影,伴随而来的,还有仿佛刻在他灵魂深处永难遗忘的黑焰痛苦。

  “我不是你徒弟啊。”

  陆尘忽然笑了一下,看着那个光头胖子,平静地道:“你是高高在上、万民敬仰的天澜真君,而我只是一个幽暗角落里的影子罢了。”

  这句话说了之后,原本不怒而威、气势沉雄却又仿佛能吞吐天地的光头胖子,或者说是那个已是传说般人物的天澜真君,面上的神情忽然就变了。

  他微微低下了头,眼底深处似有一抹痛心,过了好一会后,他苦笑了一下,道:“你这是在心里怨我了?”

  陆尘缓缓地摇了摇头,面色复杂,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道:“说不上吧。只是这些年来,我常常会做噩梦,梦见我杀了很多很多人,梦见火光熊熊鲜血满地,梦见了尸山血海尸横遍野……”

  天澜真君皱了皱眉,面上掠过一丝异色,道:“怎么回事?”

  陆尘沉默了片刻,抬眼看着他,道:“当年我在这里暗算毁去降神咒之后,黑焰魔咒随即发作,焚我血肉魂魄,痛苦不堪,脑子里也随即神智不清。我只隐约记得自己走出了山谷之外,中间似有厮杀争斗,那种种梦中血腥异象,似乎都是那时候的情……”

  “你没记错!”天澜真君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道,“当日我们所定计策,本就是里应外合。你在荒谷中毁坏降神咒后,真仙盟大军便在外发起猛攻,因为当年三界魔教的精锐大多集于此地,所以战况极度惨烈,你所看到的尸山血海,大概便是当时的情景了。”

  陆尘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天澜真君竟是如此直接,犹豫了片刻后,道:“是这样么,那我梦见杀了很多人……”

  天澜真君道:“这倒是没有的,你出谷之后不久就晕倒了,被人救下,并没有真的厮杀多久,大概只是当年那一战血气冲天,让你有所幻觉而已。”

  陆尘默然良久,但脸上神色间的郁结之气却是缓缓减弱了不少,整个人似乎也轻松了一些,过了一会儿后,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天澜真君轻轻叹了口气,道:“怪我,若是这些年里能与你见上一次,为你开解开解,或许你也不会这般难过。”

  陆尘摇摇头,道:“不关你的事……对了,当年魔教长老云守阳之下有一子一女,男的名叫云剑,女儿名叫云小晴,他们后来的遭遇你可知道?”

  天澜真君微一沉吟,随即道:“都死在那一场大战之中了。”

  陆尘犹豫了一下,道:“怎么死的?”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道:“真仙盟修士大军围攻荒谷时,他们与其他魔教妖孽负隅顽抗,杀死杀伤我正道修士多人,最后被击杀于乱战之中。”

  “死在乱军之中了?”

  “是。”

  陆尘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后忽然甩了甩头,叹了口气,然后看向天澜真君,眼神中似乎恢复了一点原有的明亮光华,道:“好了,说了这么多废话,你还没说到底来找我什么事呢?”

  天澜真君微笑起来,道:“这样才对么,大好男儿,本该是笑对人生。”

  陆尘哼了一声,道:“你说得倒是轻松,有本事你也让黑火烧个十年再来说这话。”说着,他兀自有些愤愤不平,嘴里咕哝骂了一声,低声道:“死胖子。”

  天澜真君笑着摇摇头,对那句抱怨像是没听到一般,道:“我的确是有件事要你来帮我。”

  “什么事?”

  “去昆仑派中,找出一个潜伏多年的魔教妖孽。”

  ※※※

  “五年前,我麾下浮云司中一个密探无意中发现了三界魔教在仙城里的某处据点,随后在血莺主持之下,浮云司费尽心力,终于是派人渗透了进去。只是荒谷之战后,元气大伤的魔教越发小心谨慎,潜入之人始终难以靠近核心,直到一月之前,我们才突然得到他传出的密信,说他已然探听到魔教正在暗中布置一桩绝大阴谋,其主持者乃是一位魔教长老。”

  陆尘听到此处,忽地瞳孔一缩。

  天澜真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了下去,道:“然而事情到此便陡然生变,魔教中人突然察觉此事,瞬间反扑,我们也是立刻全力相救,但还是迟了一步。”

  “那人死了。”

  “临死之前,他对我只说了两句话:一,仙盟内部有魔教奸细,地位极高;二,魔教所图极大,但其所谋之事中有一关键人物,至今仍潜伏于昆仑派中,不知意图,但一旦那人完成使命,则魔教大事必成,其为祸之烈者,甚至更胜于昔年荒谷降神咒之劫。”

  荒谷之中又安静了下来,有好一阵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后,陆尘轻声道:“为何找我?你又不是不知道,黑焰魔咒已经将我的道行几乎全毁了,如今我与凡俗之人也差不了太多。”

  天澜真君摇摇头,道:“这种事,境界道行都不是最重要的,十个一百个金丹修士,也未必比得上你。”

  陆尘苦笑了一下,天澜真君又道:“有些话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真仙盟如今大而不当,臃肿无能,那死士所言身处高位的奸细确有可能。既是如此,从真仙盟这里着手所有事,便都跟筛子一般,做不下去的。要做此事,必须找一个连真仙盟都不知晓的人。”

  陆尘自嘲地笑了笑,道:“那就是我了?可是你别忘了,魔教余孽他们不是至今还在追查当年那个黑狼的下落么?”

  “可是他们找不到。”天澜真君淡淡地道,“天底下真正知晓你身份的,只有两个人而已。而且除你之外,我也想不到还有哪一个人会对三界神教中各种渊源、切口、暗号、历史、习惯以及诸般隐秘事项了如指掌的人了。”

  “要找到那个隐藏至深的魔教妖孽,真的是非你不可!”天澜真君看着陆尘,神色郑重,一字一字地这般说道。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83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