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七十九章 此去昆仑

第七十九章 此去昆仑

  山谷中沉默了很久以后,陆尘叹了口气,道:“这事我答应了。”

  天澜真君眉头一挑,面上露出一丝欣慰笑意,道:“当真?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本以为你不会这么简单答应的。”

  陆尘淡淡地道:“这世间万般艰险千般不平,为了天下苍生安居乐业,为了人间正道沧桑。总有些事,是要有人来做的。”

  天澜真君:“……十年不见,你小子怎么也变得这样了?有前途啊!”

  “这瞎话还不都是跟你学的。”陆尘摇摇头,又道,“那些家伙始终阴魂不散地要杀我,我都躲十年了,也躲烦了,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一下搞垮他们,彻底绝了后患!”

  “嗯?”这一次却是天澜真君眼中锐光一闪,露出几分惊讶之色,道,“你怎么能这般断言,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下子彻底灭了三界魔教?”

  陆尘淡淡一笑,道:“我在魔教里呆得太久,对他们那一套太熟了。那些家伙全是疯子,每个人都想着不做则已,一做就要做出天下震动、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来。”他看了一眼天澜真君,双眼微微眯起,眼神渐渐透出了一丝冰冷气息,恍惚中又像是回到了当年那个双手沾染血腥的黑衣少年,冷冷地道:“十年前降神咒一战,魔教长老五去其三,元气大损;如今他们又图大事,按你说法,其后果甚至比降神咒更胜许多,如此则必然要集合魔教全教之力方有希望。既是如此,岂非也是我们的机会?”

  天澜真君深深看了陆尘一眼,目光明亮犹如锋刃,来回踱了两步,点头道:“有道理。”说着又笑道:“要对付三界魔教,果然还是非你不可。”

  陆尘冷哼了一声,没去接这话头,沉吟片刻后道:“不过我此去昆仑,还有几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你说。”

  陆尘道:“我怎么进入昆仑派?”

  天澜真君道:“老夫便是出身于昆仑派的真君,安排你一个小人物进门不要太简单,自然会弄得神不知鬼不觉,你放心就是。”

  陆尘点点头,道:“那就好。不过昆仑派门下有一个炼气境弟子洪川,之前到过我隐居的清水塘村,见过我,还有些交往,或许有些隐患?”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我回头着人将他先遣出去干活,搞个一年半载再回来。”

  “嗯。”陆尘又道,“潜伏在昆仑派中的魔教妖人所图谋的究竟是什么,你可有头绪?”

  天澜真君这次沉吟了一会儿,随即摇头道:“昆仑派是五千年名门大派,渊源长久,我虽是真君之位,也不能完全掌握门中之密。目前对那人还是一无所知,没法告诉你什么。”

  “好吧。”陆尘略带自嘲般地笑了一下,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天澜真君道:“若无其他事情,你回头便出去找小马,由他带你先去昆吾城,稍后我自然便有安排。”

  陆尘点点头,转身走去,只是在走出约莫丈许之地后,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天澜真君的声音,道:“对了啊,有个事其实我想问你很久了。”

  陆尘转身看着那个身材异常高大的光头胖子,道:“什么?”

  天澜真君凝视着他,缓缓道:“你年少时便入魔教,隐匿潜伏多年,在这中间与魔教妖人朝夕相处的,可有相识什么知交好友么?”

  陆尘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回想过往,然后看向天澜真君那双平和却又仿佛深沉如海般深不可测的眼眸,面色不起波澜,平静地道:“没有的。”

  ※※※

  山谷的另一侧,边缘石壁之下,一只身躯庞大的玉角青牛慵懒地跪卧在地,而在它的身旁,看上去身材小得可怜的黑狗阿土正畏畏缩缩地躲在一旁。

  看到青牛从刚才开始就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似乎并不想理会自己的样子,阿土在最初的惊慌失措后终于稍微镇定了些,待青牛将脑袋转了回去,似乎又在打瞌睡之后,阿土便缩紧了全身,然后一点一点地慢慢向后挪动退去。

  它的动作格外小心谨慎,看上去像是害怕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惊动到这只庞然大物,然而有些倒霉的是,虽然阿土在退后时悄无声息,但在这个时候蓦地从这座阔大的山谷中央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如同惊雷炸响般的怒喝声。

  “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

  轰鸣的声浪竟仿佛像是犹如实质一般,瞬间卷起了千万尘埃沙土,如同一场风暴席卷而来,然后重重地直接撞上了坚硬的石壁。

  阿土竟是震惊,紧接着,忽然惊恐大叫,却是它的身子被一股不知哪来的狂风一吹,那力道竟然将它整个身子卷上了半空中,然后眼看着就要砸到那石头上。

  就在这危急关头,从那风暴尘沙中,突然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向这边靠了一下,然后一根粗大的长绳般的东西飞了过来,直接卷住了半空中的阿土,在这只小黑狗马上就要撞上坚硬的石壁头破血流的时候,硬生生地往后拉了回去。

  阿土失声狂吠,四只狗脚拼命挣扎着,但此刻却是身不由己,直接被拉到了风沙的另一边,片刻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后,那突如其来的大喝声消失了,那阵莫名的怪风也随即不见,阿土这才发现,自己又掉回到那只庞然青牛的身旁,而刚才救了自己的东西好像就是这只青牛的尾巴。

  青牛粗长的尾巴在身后甩了甩,收了回去,然后硕大的脑袋转过头来看了看这只小狗,随即又毫无表情地转了回去。似乎刚才那个举动,对这只罕见的青牛来说,只不过是心情不错之下的举手之劳罢了,根本无足挂齿。

  阿土在原地趴着发呆了好一会,忽然间一声吠叫,跳起身来就狂奔而去。

  青牛似乎有些诧异,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只狗逃得十分狼狈,看了一会后它又甩甩尾巴,口中低低“哞”地叫了一声。

  阿土一路狂奔,没过多久就跑回到了山谷入口处,这才惊魂稍定地停下喘气,过了一阵子,陆尘也走了出来。

  阿土连忙靠了过去,拿着头拼命蹭陆尘的腿,陆尘看起来像是有些心事,也没注意阿土有何不妥,只是用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便继续向外走去了。

  阿土回头看了看那个方向,“汪汪”叫了两声,甩甩狗头,一溜烟地也跟着陆尘跑走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89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