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章 酒肉好友

第八十章 酒肉好友

  “你知不知道,有的时候我很怀疑你的身份来历啊。 √√.く√1 くW★.”

  荒谷之外的山坡上,两人狗坐在起,6尘抓着老马递过来的只鸡腿大口吃着,同时口有些含糊不清地道。

  老马身上也不知如何带了大堆吃的东西,此时都拿了出来,还抓了根肉骨头丢给阿土,让那只小黑狗高兴坏了,趴在边上啃得不亦乐乎,吧唧吧唧之声不绝于耳。

  “这小狗倒是不错,就可惜是瘸了腿啊。”老马感叹了声,随即回过头来对6尘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6尘都没看他,又咕哝着说了遍。

  老马嗤笑道:“老子身家清清白白,忠肝义胆可昭天日,你怀疑个屁!”

  6尘瞅他眼,冷笑道:“这十年我可是看透了你,胖二丑三蠢钝,行商修仙皆不成……”

  “喂!”老马怒道,“混账小子,你说我胖就算了,凭什么说我蠢?没老子我这十年直护着你,你早死不知多少次了!”

  6尘对老马的抗议恍若不闻,自顾自地又说了下去,道:“你这厮又笨又胖,道行又低,但是这十多年来,堂堂个名动天下的天澜真君,却硬是什么人都不信,只让你个人跟我厮混着。如果那死光头没说谎,果真如他那般看重我的话,那你这个胖子的身份来历就很有问题啊?”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老马,口“啧啧”两声,道:“他凭什么那么相信你这么个废物呢,难不成你是死光头的私生子?”

  “滚!”老马怒目而视,道,“嘴里吃着老子的,还敢说这种诋毁我的话,把鸡肉给我吐出来!”

  6尘随手抛,将只剩根光溜溜骨头的鸡腿砸了过来,老马身子扭,居然是十分灵敏地躲了过去。

  “咦,这身手见长啊。”

  老马得意笑,道:“那是,这段日子我……”

  “哎呀!”老马话音未落,已经被6尘直接打断了,只见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老马面色古怪,道,“死光头是个级大胖子,你这货是个普通大胖子,难道你这厮,果然是当年死光头年轻时行走江湖留下的风流债?”

  “呸!”老马怒道:“再胡说道,老子翻脸了啊!”

  6尘哈哈笑,拍了拍手,往老马身前伸了过去,道:“有酒不?”

  老马丢了个酒葫芦过去。6尘接住了,打开塞子喝了大口,然后长出了口气,道:“好酒。”

  老马看着他,渐渐的,目光柔和了些,半晌后叹了口气,道:“你真想好了吗?这去昆仑,是福是祸就难说了。”

  6尘笑了下,侧头望了老马眼,道:“你不是应该帮他说话、拼命怂恿我去才对吗?”

  老马耸耸肩,道:“我是无所谓了,而且跟你在那村子里起呆了十年,说老实话,也有点不想你去冒险。”

  6尘沉默了片刻,随后淡淡地道:“想过了,我要去。”

  老马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站起身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6尘对他笑了下,笑容温和。

  ※※※

  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的时候,6尘对老马问道:“离开清水塘村后的这段日子,你都在哪里,干什么去了?”

  老马很没形象地提了提裤腰带,拍了拍胖乎乎的肚子,然后和6尘起沿着山道往前走去,道:“养伤啊,养好了就顺便跑到昆吾城去开了家小店。”

  6尘脚步顿了下,然后脸色有些奇怪地看了他眼,道:“你这是……早早就做好准备了?”

  老马满不在乎地道:“说不上早有准备。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想你将来肯定和昆仑派掰扯不清,所以就干脆跑到昆吾城了。”

  “信你才怪。”6尘嗤笑声,往前走去,只是在眼底深处仿佛掠过了道复杂的光芒。

  阿土从他们两人的身边跑了过去,摇头摆尾的看起来十分兴奋,就是跑的时候因为腿伤的缘故瘸拐,显得很是别扭。

  老马看了几眼,对6尘道:“这只小狗是怎么回事?”

  6尘道:“前些日子路上捡的。”

  老马有些意外,道:“嗯?你这是转了性子啊,心地变软了?”

  6尘道:“不是,就是想着如果有时候饿了找不到东西吃,就吃狗肉充饥。”

  老马:“……当我刚才那话没说。”

  6尘道:“对了,你既然是在昆吾城那边落脚,想必以你的手段,对昆仑派底细也琢磨打探了不少吧。问你个事,昆仑派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年轻弟子?”

  老马略带得意地笑,随即凝神思索片刻,道:“昆仑派是名门大派,门下弟子众多,英才俊杰着实不少,你这么问,我也不知该怎么说,人选很多的。”

  6尘想了想,道:“前些日子在这迷乱之地里某处,我半夜遇上了个人。”说着,他便把当日那个深夜里的情形对老马说了遍,随后道:“‘月华斩’是昆仑极难修成的门道术神通,非天赋异禀者难以修炼,加上又是个年轻女子,或许你会知道?”

  老马皱起了眉头,仔细沉吟会后,却还是摇头道:“月华斩这门神通我是知道的,但这几年里能修成这门绝学的昆仑派年轻女弟子,我还真是时想不起来。咱们先回昆吾城,待我暗帮你打探下,应该问题不大,可以找到那人。”

  说着他顿了下,道:“怎么了,你不是连那女子的面都没看到么,为何突然对她这么感兴趣?”

  6尘笑了笑,伸起根指头放在自己眉心前头,又缓缓向前轻轻碰了几下额头,平静地道:“那晚,她的剑尖就在这里,再往前刺些,大概就能刺破我的头了罢。”

  老马脸上的笑容忽然淡了几分,抬起眼隐约有些许忧色,看着6尘。

  6尘却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脸上神色并未有什么激动变化,只是淡淡地道:“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这样用剑指着我的头了。”

  “汪汪汪汪……”前方的阿土狗已经跑出了很远,回头对着他们两个人叫唤起来,似乎是在催促他们快走。

  6尘加快了脚步,同时口平静地说了句,道:“把她找出来。”

  老马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知道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0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