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一章 穷鬼之家

第八十一章 穷鬼之家

  昆仑派因山而得名,整个门派的基业就在有西陆第一名山美誉的昆仑山脉上。五千年前,有修士昆元子与铁罗师兄弟二人游历天下,路经西陆昆仑山,当其时正是乱世,灵山蒙尘,盗匪无数,终日里厮杀抢掠,令方圆千里几如水火地狱,人族百姓民不聊生。

  然而某一夜忽然天有异象,昆元子与铁罗二人皆望见有大星从天而降,坠入大山之中。是夜群山震颤异光冲天,灵气如云蒸霞蔚笼罩山野,遮蔽天日。随后数日,昆仑山周遭异事群起,夏日飞雪,牡鸡司晨,陆地一日数震,有山崩地裂之象,天气亦是变化无常。更有甚者,数日后山中竟现异形妖鬼魔兽,凶残强悍,虽数量不多,却每每捕人为食。

  世人畏怖恐惧,纷纷逃离此山,无论远近,皆言此山有大妖巨魔出世,必祸害人间杀戮生灵,昆仑山上下将成一片血海。然而昆元子与铁罗二人独具慧眼,以为此山是人间无上之灵脉,乃万世宏业之根基,遂对天而拜,口立大誓,心许宏愿,愿为灵山之主。

  其后二人施大神通,定乾坤,斩妖魔,驱逐盗匪安抚百姓,其间似诚意动天,乃有奇缘气数,于灵山雄峰深处得大机缘,见得太古仙府。得有古仙玉册,传承绝世仙法,又传说有璀璨宝光,现无上至宝仙兵。

  气运既至,夫复何言,二位祖师便在这昆仑山上开宗立派,收徒传道,立下万世不易之宏业,即为今日之昆仑派。

  昆仑派传承至今已有五千年,人杰地灵英才辈出,在潮起潮落的人族修真界中始终长盛不衰,实是一件异数。单论门派时间长久,昆仑派甚至比真仙盟还更早了两千年,可谓是当今修真界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门。

  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在如今这无比昌盛繁荣的修仙盛世里,人族修真界一片欣欣向荣,无数天才俊杰层出不穷,大大小小修真门派如雨后春笋,单以门派实力和声势论,中土神州修真界里已经是群雄并起,不再有一家独大的气象了。

  如今的昆仑派历经五千年风雨,早已将绵延广阔的整座昆仑山脉都收入私产之中,其门下亲传弟子修行有成者不下万人,更有道法通天的化神真君坐镇山门,可谓是威名赫赫,坐稳了名门大派的宝座。除此之外,昆仑派中还有初窥门径的炼气境弟子以及诸多杂役弟子,这一块更是人数众多,加起来甚至超过了十万之众。

  如此规模的大派,在地域广袤的西陆之地也是一个庞然大物,与之对应的是昆仑SX麓山脚下的昆吾城,数千年来也逐渐成为了这一片广阔地域中最繁华最大的城池之一。

  “以前来过这里没有?”

  当老马和陆尘走进这座大城,行走在高楼林立、热闹非凡的昆吾城中时,老马对陆尘问了一句。

  陆尘点点头,道:“来过。”

  “嗯?”老马倒是有些惊讶,道,“什么时候?这十年你都跟我在一起,再往前时,你又是在……干活,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陆尘目光扫过昆吾城中宽敞平坦的街道,道:“大概是五六岁的时候吧,记不太清楚了。”

  老马怔了一下,问道:“怎么回事?”

  陆尘道:“过来找吃的,这里人多,垃圾堆里可以翻找到的吃的东西也多。”

  老马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才道:“后来呢?”

  陆尘笑了一下,道:“后来就是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死光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让我吃饱穿暖的,让我跟他走,我就跟他走了。”

  老马叹了口气,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陆尘忽然回头招了招手,笑着喊了一声,道:“阿土,跟上!这里这么多人,万一走丢了就找不到了。”

  “汪汪、汪汪!”几声叫唤,瘸腿的黑狗很快从后头人群里跑了过来,亲热地在陆尘的脚边蹭了两下。

  从迷乱之地到昆吾城,这一路过来,阿土的个子似乎又长大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老马带的食物十分充裕,让这只贪吃的狗每日里胡吃海塞的结果。

  “你的店在哪呢?”陆尘拍了拍阿土的脑袋,转头问了老马一句,道,“是在这条街上吗?”

  老马看了一眼他们此刻所在的这条热闹长街上商铺林立的景象,然后面不改色地道:“这等庸俗吵闹之地,将店铺开在这里,没得失了品味。你跟我来罢。”

  陆尘顿时对老马有些刮目相看:“这一段日子不见,你居然有‘品味’这东西了!”

  “切!”老马嗤之以鼻,胖乎乎的双手往身后一背,然后迈着财主老爷般四方方的步伐向前走去了。

  陆尘与阿土跟在他的身后,就这样走过了长街。

  又走过了一条街。

  又走过了一条街。

  又走过了一条街……

  又走了……

  “喂!”陆尘忍不住叫住了这个已经走得额头见汗的胖子,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道:“还没到吗,我怎么觉得咱们快走出城了啊?”

  老马停下脚步,抹了抹头上渗出的汗珠,向前方出现的巍然高耸的城墙看了一眼,然后哈哈一笑,道:“快了,快了!”

  说着,他往前走了一段路,忽地往边上一拐,却是走进了路边一处小巷,然后往里走了两三丈地,便有一个木头门扉出现在他们眼前。

  陆尘站在这巷子里,向周围左右看了看,只见这地方一片冷清,毫无人影踪迹,与之前走过的那些商铺林立的热闹长街可谓是天壤之别。而在那木门之上,还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字。

  黑丘阁。

  “你在这地方,能有生意吗?”陆尘忍不住问老马。

  老马嗤笑一声,道:“你懂什么,古语有言:酒香不怕巷子深,你可知道?”说着,他上前拿出钥匙开了那屋宅门上的锁,领着陆尘走了进去,同时口中道:“再说了,这地方可是有许多好处的。在这喧嚣大城中,便是个闹中取静的绝佳所在,向北走两条街就是城门出口,向南过两条街,便是城中大户世家的豪宅之地。偏偏如此佳地,房价竟不如昆吾城中心长街上普通商铺一月之租金,我当日来到此地,稍作权衡便买下此宅,日后也算我老马家的一份祖传基业了啊。”

  说罢,老马面有得色,环顾左右后看向陆尘,笑道:“如何?”

  陆尘道:“没钱穷鬼就直说,哪来这么多废话!”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1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