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三章 背景靠山

第八十三章 背景靠山

  老马“呸”了声,鄙视地看着6尘,道:“你说反就反吗?站着说话不腰疼!”

  6尘笑了起来,又给两人杯倒了酒,道:“那你说怎么办?”

  老马正色道:“如果我是铁支那脉弟子的话,如今打是打不过人多势众的昆支的,那就干脆认怂,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呗。★★.再说了,咱们两人在这里说着危言耸听的模样,其实在昆仑派里也未必就真的两支弟子势同水火了。再怎么说,那也是同门同祖的昆仑弟子,平日里有些争执罢了,能有多大事?”

  6尘想了想,道:“嗯,你说的有道理,或许再过两三百年,风水轮流转,到那时,突然铁支脉实力大涨,压倒了昆支也说不定啊。”

  老马哈哈大笑,道:“可不就是如此么,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嘛。喝酒,喝酒。”

  两人碰杯,出声清脆响声,桌下趴着的黑狗阿土抬头看了眼,又低头啃骨头去了。

  老马看了眼6尘,笑道:“说起来,再过几****或许便要上山成为名昆仑弟子了,到时候诸事自然由那位安排,想来他也不会太亏待你的。对了,这弟子身份上,属于哪脉其实也无所谓,最重要的便是消息灵通,方便……”

  6尘打断了老马的侃侃而谈,道:“你去告诉死光头,我要在昆支这里。如果敢把我弄到铁支去,我就弄死他那只青牛!”

  “噗……咳咳咳咳……”老马忽然呛了下,坐在原地咳嗽起来。

  ※※※

  “昆吾城大户世家极多,其大半都是几千年来在昆仑派得道高人的族荫,就这么代代传承下来,跟昆仑派那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老马往北面指了下,道:“这些大家、世族有最大的两个好处,其,是死心塌地地跟着昆仑派,为其爪牙耳目,远的不敢说,以这昆吾城为心两千里方圆之内,什么风吹草动都躲不过昆仑派的掌握;其二,便是历年来,这些大家、世族但凡有出色的人才,几乎都会拜入昆仑门下,从很是出了许多英才俊杰。”

  6尘点点头,忽然又皱眉说道:“按你这么说,咱们到这里也躲不过昆仑派的眼线了?”

  老马哼了声,傲然道:“那话是说普通人而已,我马小云是什么人?做什么像什么,谁也认不出来,更何况还有那位暗照顾着呢。放心,没事!”

  6尘笑了起来,道:“反正就是那些世家子弟势力庞大是吧?咱们惹不起就是了。”

  老马翻了个白眼,道:“放屁!说到底,你小子背后站着位……撑腰呢,那位至今都无传人弟子,偏偏身通天彻地的绝世神通,真要是跟人撕破脸了,整座昆吾城里所有世家合起来,也没人敢跟你作对的!”

  6尘笑道:“可惜,偏偏我不能撕破脸,只能忍着,对吧?”

  老马正色道:“没错!”

  “那你说那么多不还是废话?”

  “不是废话啊!”老马严肃地道:“你可以在哑忍怨气的时候心里想:等日后老子事情做完了,翻身了,到时候再来找你算账,看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蠢货到时要不要跪在我面前!”

  6尘哑然失笑,道:“你想得倒是远啊。”

  老马嘿嘿笑,道:“那是,这些年老子被你气得都短命了十年,每次不都是这样暗想着才熬过来的吗!”

  6尘对他伸出了根手指头表示敬意,然后顺口道:“如今在昆仑派哪些人背景深厚不能招惹的,都跟我说说,以后我离他们远点。”

  老马想了想,道:“你如今脸废物气息,顶天了也才炼气境入门,昆仑派这么大,道行比你高的少说也有个**万人,你好像都不能招惹吧。”

  6尘:“……”

  老马又道:“唔,不过其当然还是有些尤其厉害的,你是特别不能招惹的。各位元婴真人、金丹修士这么厉害的人物,指头就碾死你了,他们的亲传弟子几乎全是菁英弟子,你也离远点。世家弟子这块么,虽然昆吾世族为数众多,但潮起潮落总有兴衰起伏,如今实力势力最强的大概是白、铁、苏那几家,你让着他们点。至于些衰败的小世族,其实也无所谓了。”

  6尘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这城有没有户姓‘易’的世族,实力如何?”

  “易家?”老马想了想,道:“还行吧,这些年没听说这家里出过什么厉害人物,不算势头最强的那几家,但也谈不上家道败落,算是等的。你问它做什么?”

  6尘道:“哦,没什么,以前见过这家里的个女子。”说着便将当日在迷乱之地见到易昕的事对老马说了遍。

  老马皱起了眉头,道:“这事你为何不与那位说?”

  6尘淡淡地道:“说了会怎样?”

  老马没有半点犹豫,接口就道:“那自然是想办法免了这个破绽,不让她碍事……”

  话说了半,老马的声音忽然低落下来,脸色也微微变,随即看了眼6尘,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6尘笑了下,道:“是啊,别让她碍事……”

  他低下头,看着手的酒杯,琥珀色的酒水在杯轻轻颤抖着,过了片刻,他举杯喝尽了杯酒。

  ※※※

  日子天天地过去,6尘直安静地呆在这个小院子,可以说得上是足不出户。胖子老马倒是出去了好几次,来去匆匆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甚至就连黑狗阿土也偷偷溜出去在外头的巷子里溜达了两圈,不过很快又跑了回来。

  闲着无聊的时候,6尘会在老马出门时坐在前堂那个柜台后,美其名曰是帮老马看着铺子,不过他很快就现了自己之前的眼光是多么的准确无误。

  整整七天,他都没有看到个客人光临这家“黑丘阁”。

  第天早上,老马很严肃地告诉6尘,帮他混入昆仑派的事应该有眉目了,他这就出去做事。于是,6尘便又个人静静地坐在那个孤独的柜台后,看着门外那小段寂静的巷子。

  阿土毫不客气地直接趴在了大门口,享受着巷子里吹过来的过堂风,尾巴有下没下地摇着,似乎正在享受“狗生”。直到忽然有刻,从外面的小巷青石板路上,突然传来了阵脚步声。

  片刻之后,个清脆悦耳犹如风铃在春风里轻轻摇晃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

  “黑丘阁……咦,这名字好奇怪呀!”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3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