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四章 明艳少女

第八十四章 明艳少女

  黑狗阿土下子竖起了耳朵,紧接着忽然跳起,双目炯炯地盯着门外,龇牙咧嘴露出尖利獠牙,喉咙里出“呜呜”的低沉吼声,副凶恶咬人的模样。.

  屋外顿时传来声惊呼,但片刻之后,忽然个身影出现在门边,正是6尘。

  只见6尘脚踹去,顿时将那只蠢狗踹翻在地,骂道:“笨狗!这是客人啊,以后你想吃肉骨头全靠人家了,作死是不?”

  “呜呜……”低沉凶恶的吼叫声突然变,黑狗阿土身上的凶恶气息转眼间消失不见,只见它尾巴狂摇,口低声急促地连哼着,溜烟跑到门外,在门槛外头的那个人影旁边转了两圈,摇头摆尾个不停,毫无节操可言。

  “啊……呀!”

  屋外那人先是吓了跳,随后口“咦”了声,却是“噗嗤”笑了出来,掩口笑道:“这狗怎么这么好玩?”

  6尘抬眼望去,只见屋外青石路上,站着的是位十岁出头的少女,杏眼桃腮,肤白若雪,虽然身量还未长开,但看这模样,日后却必定是个绝色美人。

  而此刻,这小女孩看着黑狗阿土在她旁边蹦跶着,似乎觉得十分有趣,正是笑意盎然。

  小巷里有风吹过,幽幽软软,掠起她那红袖衣裳,迎风浮动着。

  此刻,春风,深巷,少女,此情此景便如同幅美妙画卷般。

  ※※※

  6尘唤了声,将那只瞎蹦跶的蠢狗喊了回来,然后目光落在那少女脸上,在心里也是不由得赞叹声:眼前这少女年纪虽然不大,但这副颜色却当真是他平生仅见,可以说是,自小便生就了副祸国殃民般的容貌。

  “小姐,有事么?”6尘客气地对这位小姑娘问了句,同时向小巷远处看了眼。

  小巷里空无人,她似乎是个人独自过来的。

  那少女指了下写着“黑丘阁”的牌匾,问道:“你这里是商铺么?”

  6尘怔了下,随即回头看了眼,道:“……算是吧。”

  那少女笑着点点头,便迈步走了进来,同时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看着这店铺里简陋的东西,有些好奇,也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

  6尘走回柜台里面,问道:“你是想买什么吗?”

  “嗯。”少女应了声,但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用目光扫过了在柜台后头的那排货架。

  店内货架上摆了些东西,大多是最常见的普通灵材,看起来已经放了很久,因为很多地方都落满了灰。

  在现这个少女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之后,6尘也回头看了眼,当那个货架上的情景落入他眼帘时,6尘也是呆了下,随即转过身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这家商铺的老板特别懒,让你见笑了。”

  “咦,难道你不是这黑丘阁的掌柜吗?”那少女有些惊奇地问了句,又看了看周围,这间商铺里明显就只有6尘人看着店。

  “我不是这里的掌柜啊。”6尘正色道:“其实我是这家店掌柜的叔叔,今天他出去进货了,我过来帮忙看店的。”

  “哦,这样啊。”那小姑娘点点头,好像相信了的样子,不过当她看着这店铺里派简陋模样的时候,面上渐渐露出为难之色。

  6尘笑着问道:“你需要什么,跟我说说,若有,我就拿给你看看,没有也没办法,反正这光天化日的我也不可能强买强卖是不?”

  那小姑娘重新笑了起来,那刻,少女的美丽扑面而来,似烟波水面雨过天晴,有股令人焕然新般的气息。

  “我想买些‘苍决子’。”

  6尘点点头,道:“苍决子啊,你等等,我看看有没有?”

  “嗯,好啊。”小姑娘微笑着道。

  6尘在货架上找了遍,最后在个格子找到了这种比较常见的灵材,取来放在柜台上,道:“居然还真的有……若是其他的,我就不给你了,不过苍决子这种灵材取的是其种子,外有坚壳,平放之十年不坏,你应该可以用的。”

  那小姑娘想了想,点头道:“嗯,确实如此,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那好吧,我就买十个。”

  “好。”6尘拣出十个看起来品相不错的苍决子,从旁边找了块抹布擦干净了,然后又用纸包了,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嫣然笑,接过纸包,边往后收着,边伸手向怀里摸去,口道:“多少钱……啊?”

  忽地,她声惊呼,面色为之变,好像下子呆在那里。

  6尘看了她眼,道:“怎么了?”

  那小姑娘脸颊上涌起团红晕,看起来肌肤白里透红,更添几分娇美,看上去好像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道:“我、我好像忘带钱了。”

  “唔,这样啊……”6尘叹了口气,这生意真是太难做了。

  那小女孩脸上神情犹豫,过了片刻后,有些尴尬地对6尘道:“大叔,这苍决子我有急用,能不能先让我拿走,回头我就让人送钱过来……”

  话说了半,她忽然现6尘脸色古怪地盯着她,忍不住声音也低落下去,片刻后忍不住问道:“不行吗?”

  6尘咳嗽了声,不答反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姑娘怔了下,道:“大叔啊……你年纪这么大,都是这里掌柜的叔叔了啊。”

  “唔……好吧!”6尘摇摇头,然后正色对小姑娘道:“不行的,不能欠钱拿货!”

  小姑娘吃了惊,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脸颊却又似乎更红了,低声道:“我、我不是那种人……我说会还,定会还的!”

  那抹低头的风姿,仿佛未饮酒便足以醉人,盈盈眼波如水,足以令天下人为之倾倒。

  6尘摇摇头,道:“不可以。”

  小姑娘哀怨地看了他眼,只好将手的那个纸包重新放在了柜台上,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时,忽然从背后传来了6尘的声音,道:“喂!你的钱囊掉了。”

  小姑娘的脚步顿时滞,回头看去,只见6尘不知何时已经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同时手上抓着个红色小袋子,上面还用金线绣着朵花。

  “啊……我说这钱袋哪去了呢!”小姑娘下子睁大了她漂亮的大眼睛,快步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着,然后伸手向6尘这里。

  6尘任凭她抓住了那小袋子,但却没有放手,小姑娘扯了下,有些惊讶,看着6尘道:“大叔,你为何不松手啊?”

  6尘道:“钱袋还你可以,你也把袖子里的苍决子还我吧。”说着,他也不看这小姑娘突然变得僵硬的笑容,叹了口气后又道:“另外,你别叫我大叔了,听着怪别扭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4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