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五章 人情世道

第八十五章 人情世道

  那少女用力扯了两下钱袋,却发现陆尘抓得异常牢固,竟是收不回来,脸色变幻之后,面上原来的那种温柔、小心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恼火之色。

  只听她哼了一声,另一只手忽地一扬,居然真的是从袖口中又飞出了个纸包出来,砸向陆尘的脸上。

  陆尘一伸手接住了,随便用手抓了抓,随即点点头松开了手。

  那少女往后退了一步,首先将那小袋子藏入怀中,随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尘,冷哼一声,道:“看不出来啊,你居然也懂得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陆尘笑了起来,道:“以前靠这个混口饭吃的。”说着,他的目光落在这个少女明艳动人异常美丽的脸上,皱了皱眉,道:“小姑娘,你既然有如此容貌,干什么不行,非要做这行么?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些下三滥道上的人可没什么好的,你这漂亮脸蛋一不小心,只怕就被人给生吞活剥了。”

  “呦……”那少女看起来年岁不大,只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此刻卸去伪装之后,身上却突然多了一股成熟老道的气息出来,她年轻的脸庞上流露着一股鄙视的眼神,看着陆尘道:“这么说起来,你还是个好人了?”

  陆尘道:“好人说不上吧,但提醒你这几句总没坏心的,你说呢?”

  “切!”那少女冷笑道:“你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废话少说,现在还有事不,没事我走了!”

  这做贼行骗的人,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倒好像没偷到陆尘的东西,反而是陆尘的错一样。

  陆尘也是哑然失笑,只是一来这小姑娘年纪确实太小,二来,她那张脸小小年纪便有过人姿色,实在是让人无法狠下心去做什么,当下也是摆摆手,道:“你走吧,反正下次再被抓住,就没这么客气了。”

  “这破店,不是路过闲的,你贴钱我也不来了!”那少女愤愤不平地嚷了一句,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旁边的黑狗阿土摇晃着尾巴凑了上来,热情无比地在少女身边蹦跳着。

  那少女看了这黑狗一眼,特别是看到阿土有些瘸的后腿,先是怔了一下后,随即目光略显柔和,伸手在阿土的脑袋上摸了一下,道:“这狗倒是比你主人可爱多了。”

  阿土歪了歪脑袋,咧嘴吐舌,一副亲热模样,忽然只听背后陆尘在那边叫了一句:“蠢狗!那是坏人,要偷咱们东西的。”

  阿土一时间似乎没反应过来,呆呆地回头向陆尘看了一眼。

  陆尘正色道:“凶她!咬她!”

  阿土一蹦而起,似乎幡然醒悟,顿时脖颈上的毛发根根竖起,口中低吼出声,对着那少女龇牙咧嘴露出尖利獠牙,看上去就像是一匹饿狼,下一刻就要扑上去咬人一般。

  “啊!”那少女吓了一跳,一下子跟触电似的跳开,三步并成两步地跑到门外,然后对着这店铺里骂了一句,道:“一屋子怪物,人坏狗也蠢!”

  “汪汪汪汪……”

  阿土大吼声中,猛地窜了出来,那少女惊叫一声,撒腿就跑,速度居然极快,转眼间就跑出了小巷。

  阿土追了一步,被陆尘在后头叫住了,这才悻悻回头,但随即似乎又高兴起来,颇有得意之色,绕着陆尘身边转了几圈,叫唤个不停,似乎颇有邀功之意。

  陆尘叹了口气,看了看它,蹲下身子将阿土的狗头抓到眼前,拎拎耳朵,抓抓狗毛,左看右看一番后,皱着眉头道:“怪了,我记得雪狼和黑豺狗都是聪慧狡诈的妖兽啊,怎么你老是一副蠢蠢的样子呢……”

  “汪汪、汪汪……”阿土吐出了半条舌头舔了一下陆尘,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

  傍晚时分,老马回来了。

  一进屋子,他就拉着陆尘关门去了后院,然后笑着道:“事情总算是办好了。”

  陆尘点点头,道:“这样就好,什么时候上山?”

  老马道:“三日之后。前些日子昆仑派正好办过了一年一度的鉴仙大会,新收了一批弟子入门,最近这些日子便正是无缘正式入门的人各展神通的时候啊,你夹在这里面就一点也不显眼了。”

  陆尘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说的这各展神通是个什么意思?”

  老马嘿嘿笑着,压低声音道:“明面上昆仑派是要收那么多亲传弟子,但实际上事后多少人走门路托人情的,总是想把自家孩子挤进去,这点事别告诉我你不懂啊。”

  陆尘耸耸肩,道:“这跟我一样拐弯抹角偷偷拜进山门的弟子,听你这话人数不少啊?”

  老马笑道:“那可不,鉴仙大会收了五百人,这私底下至少还能再塞进去个两三百的。”

  “我去!”陆尘吃了一惊,道,“居然有这么多!”

  老马哼了一声,道:“多收一个,就多收多少灵石啊,这生意比什么都强!”

  陆尘感慨地道:“你说得对!”

  ※※※

  入夜时候,两人一狗又坐到了那小院中,老马喝了一口酒,皱着眉头对陆尘道:“你就那样让那个小姑娘走了?”

  陆尘有些无奈地道:“不然我还能怎么样,总不能真的扣下她吧?”

  老马想了想,道:“至少你也该问问她的身份、来历还有姓名什么的?”

  陆尘摇摇头,道:“问了也是白问,都是假的。”

  老马啧啧两声,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古怪,看着陆尘,道:“话说我以前怎么都没发觉你还有这一套呢,没见你跟那位学过这个啊?”

  陆尘笑了一下,端起一杯酒,淡淡地道:“那是在遇到他之前,我在这城池中厮混求生着,除了翻拣些垃圾外,后来偷蒙拐骗这些门道也学会了啊。”

  老马怔住了,看着陆尘半晌没说话,良久之后才低声道:“下三滥那些门道不好混的,你当年还那么小,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嗯。”

  听着陆尘这简略至极的回答,老马一时间也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过了片刻后,他干笑一声岔开了话题,道:“哈哈,说起来那个小姑娘也是倒霉,碰巧路过这里想干一笔,结果居然就碰上了个行家,想必是要气得半死吧……”

  “不是。”陆尘忽然开口,打断了老马的话。

  老马怔了一下,道:“怎么了?”

  陆尘笑了笑,目光看向远处清冷而黑暗的夜色,然后喝了一口酒,道:“当年我做这些害人勾当的时候,一直都是反复查看仔细盘算,从来没有‘碰巧’这一说。”

  “至于她是不是路过碰巧进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