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七章 劫后余生

第八十七章 劫后余生

  6尘最初的反应是转身就走,准备不动声色地错开,反正昆仑山这么大,易昕那姑娘似乎也没看到自己,就这么错过了说不定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只是那一声随即而来的尖叫确实有些瘆人,倒好像易昕突然看到了世间最可怕最恐怖的东西一样,叫得有些撕心裂肺的样子。

  6尘站住了脚步,心里有些无奈,在那一刻在脑海中将前些日子迷乱之地里与易昕同行的那一段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嘴里咕哝了一句道:“不至于吧,我记得没把你怎么样啊?看到我有这么害怕么”

  只是当他转头向易昕那边看过去之后,忽地眉头一皱,却是只见在易昕从那一片林子中走出来时,忽然从她身后又跑出来了一个人影,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

  当那个后头出现的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顿时在周围慢慢围过来看热闹的杂役弟子人群中引起了一阵骚动,甚至就连一向冷静的6尘也是脸色微变,同时也在瞬间明白了过来,为何易昕会出那样一声“惨烈”的尖叫声。

  那是一个男人,身上穿着的是昆仑派的弟子服,但是一张脸却是彻底毁掉了,至少十几道触目惊心的疤痕留在面上,五官惨不忍睹,耳朵少了一个,鼻子不见了,下巴也豁出了一道大口子,一道恐怖的伤痕划过他的左眼,留下了一片坑坑洼洼的红肉,看起来这只眼珠也毁掉了。

  这一张脸看上去就像是被利刃在脸上砍了无数道,又或是被恐怖的野兽狠狠啃食过一般,完全没有了人形,让人很难想象受过如此重伤的人,居然还能在那场劫难中活下来。

  此刻正是晴朗白昼,朗朗乾坤之下,围观的人们却无不是感到了一丝寒意,有几个胆小的女弟子甚至都闭眼转开了眼光,不敢再直视那人。

  而这一张犹如地狱恶鬼一般可怕的脸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易昕的身后,抓住她以后猛地靠了过来,口中出愤怒的低吼声,当她抬眼时,那张脸已然近在咫尺,也难怪她惊恐之下,出了这样凄厉的尖叫声。

  “放开我!放开我!”

  不过让6尘略感意外的是,易昕居然并没有就此吓昏过去,而是在惊恐尖叫之余,拼命地挣扎起来,想要挣脱那怪物人的手掌,同时口中连声呼叫起来。

  “闭嘴!”那有着一张恐怖脸庞的男人低吼了一声,却并不能让易昕安静下来,反而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这一幕看在周围人的眼中,顿时又是一阵骚动,一个美丽少女被这样一个怪物欺负,任是谁也看不下去,顿时便有七八个旁边的人走了过来,纷纷喝止。

  6尘也往前走了两步,不管怎么说,易昕跟他也有几分交情,同时他心中也有几分疑惑生了出来,这拜入昆仑派一个月,他对这个名门大派也渐渐了解了一些,虽然谈不上真如传说中一般的神明仙境完美无缺,但昆仑派确实也还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昆仑山上,一般来说也不可能会出现什么公然欺凌的事。

  但眼前这一幕显然有些不对劲,就在6尘有些犹豫该不该上前帮忙的时候,忽然只听易昕声音中带着哭腔地喊着:“松手啊,何师兄!我求你了,别这样”

  6尘身子一震,立刻凝神向那男人看去,果然,这一下仔细看着,从那一点点残留的轮廓上依稀能看出一点当日在月牙城中见过的那个英俊的昆仑弟子的模样来。

  何刚他不是已经死在迷乱之地的黑甲山上了么?

  当日,黑甲山上那一大群可怕的黑豺狗群蜂拥而至的画面,6尘至今仍然记忆犹新。随后,当他再次看到何刚的那张脸时,那些清晰而可怕的痕迹,像是锋锐的利爪与可怕的兽齿所折磨留下样子的景象,6尘忍不住心里也是微微一凉。

  易昕在那边惊慌失措哭着叫喊,旁边的杂役弟子们显然也都不认识何刚,所以一个个义愤填膺地围了上来。

  但何刚看上去似乎情绪也异常激动和怪异,在众人的围观下丝毫没有退缩之意,甚至还用可怕的眼神愤怒地怒视着周围人。

  眼看着这场面突然紧张且一触即的时候,猛地,从众人身后传来一声大喝。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

  这一声喝喊声气势十足、声调宏亮,瞬间将所有的其他声音都压了下去,片刻后,便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快步走到中间,先是看了一眼何刚与易昕,脸色微沉,但并没有作,随即又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群,眉头皱了一下,沉声道:“都退开了!围在这里做什么,想造反吗?”

  6尘站在人群中,向此人看了一眼,见他浓眉方脸,却是昆仑派百草堂中派下来管理灵田杂役的一位弟子,名叫周奎。

  要知道,毕竟杂役弟子们几乎全部都是对修行一无所知的新人,而灵田种植这种事也还是需要一点窍门的,所以百草堂往往都会派一些弟子下来,大概是每百名杂役弟子都会有一位正式弟子掌管着,同时兼顾着传授种植窍门以及一些最粗浅基本的修炼功法。

  周奎便是这样一个人了,能够得到这样差事的人,道行基本上都在筑基境上,所以在昆仑派中,他也能算得上一个登堂入室的精英弟子了。

  平日里,众杂役弟子对周奎那自然是十分敬畏,口中虽然只叫师兄,但实际地位上如师如父,轻易不敢违逆。只是今日这情景实在让人有些气愤,人群中便有大胆的人嚷了起来,大声道:“周师兄,不是我们要闹事,实在是那人正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我们同门师妹啊!”

  周奎面沉如水,缓缓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何刚兀自紧抓着易昕手腕不放的那只手,哼了一声,道:“何师弟,你这样不太好罢?”

  对着这位道行有筑基境的百草堂弟子周奎,何刚便明显气势弱了一些,但仍是仰着头咬牙切齿般地喊道:“我什么都没干,就是想跟易师妹聊聊,这又做错了什么?”

  周奎目光落在易昕姣好但带着泪痕的脸上,眼中似乎掠过一丝同情之色,但还是叹了口气,道:“易师妹,是这样么?”

  易昕用力挣扎了一下,或许是周奎就在身边,何刚终于是不敢再用强,让她抽回了手臂,而手腕上已经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红痕。随后,易昕看了周奎一眼,面上掠过一丝复杂神色,似恐惧似后悔,又像是有些茫然无措,最后却是慢慢垂下了头,轻声应了一句,道:“是。”

  周围围观的杂役弟子们顿时一阵哗然,人人面上都有惊诧之色,而在人群中的6尘则是皱起了眉头,向易昕深深看了一眼。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099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