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八章 纠缠不休

第八十八章 纠缠不休

  众人此刻所在的这片宽阔灵田,其实是昆仑山脉的座平坦阔大的谷地,周围群山环绕,间则是难得的片广阔平地,灵气充沛,土地肥沃,是昆仑派百草堂下很重要的块产地。√ .因旁边最大的座山峰石盘山,所以这片山谷盆地的名字也直接取名为石盘谷。

  此刻温暖的阳光从天上洒落下来,照在石盘谷,山风从山林吹过谷地,无数的灵草灵植迎风起舞,就像是**壮观的浪潮。而在石盘山下的林子边上,气氛却显得僵冷而古怪,众多杂役弟子围在那里,都是用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那个低着头的少女。

  易昕之前那副仓皇哭喊的样子,可完全不像是在林子只是聊聊天而已,显然是受到了些惊吓。但是到了最后,苦主自己都说没事了,那别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周奎很快做出了反应,转过身便对众杂役弟子喝道:“好了!没看到易师妹自己都说没事了,还围在这里做什么,快回去干活!”

  众多杂役弟子面面相觑,新入门的弟子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气血方刚年轻气盛那是有的,不过这情况任是谁也知道其或许还有什么内情,于是在窃窃私语与怪异目光注视下,众人还是慢慢散去了。

  周奎驱散众人后,双浓眉紧皱地看了林边的何刚与易昕眼,板着脸便也想转身走开,谁知这个时候易昕忽然向他这里紧跑了几步,道:“周师兄,我、我和你起走。”

  周奎身子微微顿,还未说话,后头面貌可怕的何刚却已经大声道:“易师妹,我还有话对你说!”

  易昕看都不看他眼,眼满是恳求之色地望着周奎。

  周奎默然片刻,随即点了点头,对易昕道:“好罢。”

  易昕顿时面露喜色,连连点头,而何刚则是惊愕道:“周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周奎眼掠过丝不耐烦的表情,转过头看着何刚,皱眉道:“何师弟,凡事当适可而止,何况易师妹有事要与我起走,你这莫非是还想管教我吗?”

  何刚被周奎那炯炯有神的眼神瞪,下意识地有所畏缩,过了片刻后,他像是咬了咬牙,狠狠看了眼易昕,然后言不地转身离开了。

  易昕看着何刚离开,直到此刻才像是终于长出了口气般,整个人如释重负的样子。周奎将她的神情看在眼,眼神又柔和了下来,轻声道:“没事吧?”

  易昕默默点了点头。

  周奎道:“我们走吧。”说着便向前走去。

  易昕则是默不作声地跟在他的身旁,只是走了段路后,她忽然听到身边传来周奎的声音,道:“易师妹,这件事你还是要自己想办法。”

  易昕有些茫然地抬头向周奎望去,只见周奎并没有看她,而是目视前方,但口则是用只有她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与何毅师兄相识多年,深知他天分、才情不同凡响,如今眼看着突破金丹境界在即,以他这个年纪,前途可谓是无可限量。”

  他回过头来,脸上有同情之色,夹杂着几分无奈,道:“今天这样的事,我偶尔帮你次无所谓,何毅师兄听说了大概也只是莞尔笑。但若是连之再三,怕是便要惹他不喜的。你明白了么?”

  易昕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过了好会儿之后,才垂下头低声道:“我明白了。”

  此刻的她看上去失魂落魄,面色苍白如纸,似乎深陷在对未来的某种恐惧,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之外的某块灵田,6尘正站在那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身影。

  ※※※

  昆仑派是名门大派,规矩不少,但多年下来也并不是丝毫不讲人情的,山居清苦,修炼枯燥,所以宗门里并不是很严厉禁止门弟子下山。般来说,哪怕是杂役弟子,只要能保证在深夜宵禁之前回来,昆仑派山门守卫基本上也不会拦阻。不过也正是因为宵禁之令,凡是触犯者,便要重罚,所以除非是得了师门命令有事外出,般人最多最远也就只能在山下的昆吾城里逛逛了。

  不过昆仑山脉十分广大,般被分配在距离南麓山门远些山头地方修炼或是干活的弟子,若无快赶路如御剑飞行这般的本事,那光是走到山门就要几个时辰了,其实也没法下山的……

  6尘所在的石盘谷距离南麓山门大约有个时辰的路程,算是不远也不近,只要挤出点时间,还是能去昆吾城里转悠圈的。

  而在昆吾城里,胖子老马的黑丘阁,自然就是他经常的去处。

  偏僻寂静的小巷幽深依旧,仿佛无论经历了多少岁月也看不到个客人前来,老马有些哀伤地靠着门槛坐着,唉声叹气地道:“哎,什么时候才能有生意啊!”

  “别想了。”坐在屋子里柜台后的6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死了这条心吧,你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老马“呸”了声,愤愤不平地道:“放屁!老子天生奇才,日后定要做出番大事,赚得万贯家产富可敌国,到时候你小子就等着跪在我面前罢。”

  6尘道:“醒醒,现在天还没黑呢,别做梦啊。”

  老马嘴里咕哝了句,大概也觉得跟这人谈理想实在不适合,便道:“你上山到现在个月了,情况如何?”

  6尘耸耸肩,道:“刚开始,什么都说不上,不过这昆仑派的规矩确实是多。”

  “五千年名门大派嘛,不奇怪。”老马笑着说了句,随即目光向外头空荡荡的小巷瞄了眼,又道:“对了,上次你要我查的那个人,我找到了。”

  6尘眉头挑,看了过来,道:“嗯?居然真的能找到,我还小看你了啊。”

  老马面上略有几分得意之色,道:“废话!老子是什么人。只要我想查,这昆仑山上下就没有我摸不清的事!”

  6尘也懒得去管这厮狂吹牛皮,只道:“那人是谁?”

  老马道:“月华斩极难修炼,能修成的年轻弟子本就不多,又是女子,而在那段时间里又不在昆仑山上的,找来找去的,最后大概也只剩下个人了。”

  “嗯?”

  “苏青珺,昆仑派木原真人座下唯弟子。”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00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