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八十九章 黑夜哭声

第八十九章 黑夜哭声

  “木原?”6尘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后,眼神略有些古怪,道,“铁支的那位?”

  老马点了点头,道:“不错,那老头是如今昆仑派铁支仅有的四位元婴真人之,也是公认道法和神通最强的位,可以说是铁支脉之也不为过。く.√ 1 W.”

  6尘点了点头,又道:“苏青珺本人如何?”

  老马道:“非常出色,天分极高,据说是顶尖的四柱神盘天资,可以说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她在道法修行上进境极快,当得起‘奇才’二字,才二十二岁便已修炼到了筑基境巅峰。如今在昆仑派筑基境的年轻弟子,修炼到巅峰境界距离修成金丹只有步之遥的大约有十几个人,但其名气最大的还是苏青珺、何毅、宋怀松、风雨这几个。”

  说到这里,老马顿了下,向6尘看了眼后,又说道:“年纪轻轻便能修炼到距离金丹境只有步之遥,这等实力、天分与普通的筑基境弟子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这个不用我多说了罢。”

  6尘笑了下,道:“若是有机缘和运气的话,未来或许有希望窥视元婴之境。”

  “是啊,成就真人啊……”老马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然后正色对6尘道:“既然你心里有数了,就别瞎想了行不?那位姑娘和你根本没什么仇怨,当日在迷乱之地也没真的伤到你了,你犯不着跟这样个天之骄女去作对罢?”

  6尘面色不变,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很随意地道:“我没打算对她做什么,不就是好奇之下打听打听么。”

  老马盯着他看了眼,然后哼了声,道:“那可不定,你这家伙肚子坏水,阴险狡猾,谁知道你回头会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啊,如今昆仑铁支虽然衰弱,但终究还是有四位元婴真人在那坐着。苏青珺这等天才弟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铁支那边必定是当作心肝宝贝般护着。你别自找麻烦。”

  6尘“呸”了声,道:“我来昆仑山是为了天下苍生正道沧桑,不得已奋不顾身地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啊,你这厮怎么老是把我看成好似比魔教还坏的人。”

  老马正色道:“你说的没错,事实就是如此……”

  说着,他脑袋猛地低,避开了飞过来的张凳子,然后左右看了眼,笑道:“对了,阿土呢,怎么没看到它?”

  6尘道:“刚才带了包肉骨头给它,在后院那边啃着呢。”

  “这黑狗胃口好像特别大啊,快把老子吃穷了,你赶紧将它带上山去。”

  “再等两月,我现在还没混熟呢。”6尘漫不经心地道,“对了,还有个事你帮我去查下,就是上次跟你说的那易家女孩。”

  说着,6尘便将当日在石盘谷灵田边看到的那幕与老马说了,末了皱着眉头道:“那何刚居然没死,而且看易昕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怕他,只怕其有些古怪。”

  “好勒,包在我身上。”老马笑了下道。

  6尘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随即道:“行了,不跟你扯了,我回山了。”

  老马点点头,看着6尘走到门边,在他即将踏出门槛的时候,老马忽然道:“有个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今年昆仑派的鉴仙大会收获很大,为昆仑派罗了不少天赋异禀的三柱甚至四柱奇才,但是有件事,却是被昆仑派压下来了的。”

  6尘的身子微微顿,转头看向老马。

  老马直视他的眼睛,不知为何,目光里有些复杂难明的光芒,轻声道:“听说是期间竟然找到了位千载难逢万无的绝世奇才,那人五行俱全,天生气海神盘上便有五根神柱。”

  6尘脸色顿时微微变,似乎连他这等冷静的人物,在听到这件事后也是为之惊,但是很快的,他的脸上又浮起了丝笑容。

  点带着自嘲般的微笑。

  “厉害啊……五柱天才啊!”他喃喃地说了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天,淡淡地道:“和我以前样,不是么?”

  老马沉默不语。

  ※※※

  回山的时候已是傍晚了,当走过山门沿着山道向自己在石盘山下的住处走去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黑夜来临了。

  夜晚的昆仑山依然雄伟,但少了几分白天的巍峨奇崛,多了些夜色里的幽远深沉。座座山峰就像是个个沉默的巨人,悄无声息地伫立在黑暗里,静静地注视着在山间走过的6尘。

  不知何时开始,山路上没有其他人了,只有6尘人独自前行。

  夜色有些凄凉,山风有些寒意,呜呜地吹过,天上淡淡的星光照下地面,看到了那些摇摆的影子,就像是个个正在起舞的妖魔鬼怪。

  距离子时开始的宵禁还有段时间,6尘看了看夜色,面无表情地走在这片夜色深沉的路上,渐渐的,就连他自己,似乎也融入了其,成为了那些可怕影子的部分。

  太过安静的时候,思绪便会散出去,便会让人想得似乎比平时更多。6尘走着走着,忽然便想起了那个自己住了十年的小村子,还有那位已经长眠在茶山龙湖之畔的美丽女子。

  这个时候,龙湖边会不会也吹起冷风了呢,她也许也会觉得有些寒意罢,因为以前她就有些怕冷的……

  6尘忽然甩了甩头,让自己从这种思绪挣脱出来,然后继续走着。夜色依然清冷,他随后又想到了白天临别时候,老马最后看着他的那种奇怪眼神。

  6尘知道老马的意思,那个胖子虽然不是好人,但这么多年来却是他最信任的个人。他知道,老马是好心,老马其实是为他有些不值,有些痛惜的。

  只是,有些话,谁都不能说,无论是他还是老马,又或许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如果不是足够好的东西,又怎么能够当成个成功的诱饵?不是绝世罕见的天资,魔教长老那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看得上?

  牺牲?

  或许只有那个始终隐藏在光明深处的大胖子,才是真正决绝狠辣的人罢。

  山风幽幽,吹过衣襟,仿佛有股彻骨的寒意。

  6尘轻轻拉了下衣襟,心想着以后若有机会,应该回茶山龙湖上去看看,为叮当的坟茔多添些土,在旁边再多栽些树罢。

  心里这般想着的时候,6尘的身子忽然顿,脚步猛然停下!

  只见前方这条掩映在黑暗阴影弯弯曲曲的山道深处,那深沉的黑暗里,突然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了阵轻细、颤抖的呜咽声,在这片肃杀清冷的夜色里,如夜鬼哭泣着,幽幽传了过来。

  周围那些高大山峰的阴影,似乎也在这刻,突然盖了下来,让这段山路显得格外的黑暗。

  夜色深深,正是凄凉时候。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03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