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章 山亭幽影

第九十章 山亭幽影

  那声音断断续续、呜咽声中带着颤抖,在这片黑暗夜色与寒冷山风中显得格外阴森可怕,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虽说这昆仑山乃是灵山仙境,不太可能会有什么鬼怪妖精出来害人,但此时此刻听起来,却还是有些凄厉吓人。

  万一呢,万一这山上真的有什么隐藏的妖魔鬼怪呢……

  陆尘站在原地,眉头微微皱着,凝神倾听了片刻,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道:“好像还是个女鬼。”

  说完之后,他便向前继续走去,步伐比之前稍慢了些,同时目光也不停地向前方山道周围打量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夜色里的山道空无一人,黑影幢幢摇晃着,仿佛在道路两旁的树林草丛中都隐藏着奇异的目光,在黑暗中凝视着陆尘的身影。

  山道是昆仑派修葺多年的老路,风霜斑驳但依然坚实平整,蜿蜒沉默地向前延伸而去。

  那个像是女子哭泣声的怪音,仍然还从前方飘忽不定地传来,但随着陆尘向前行进的脚步,倒是慢慢清晰了起来。

  走着走着,陆尘忽然脚步一顿,看到了前头不远处有一座小山,山道从山腰间穿过,同时分出了一条石阶岔路,陆尘于是向那小山上爬了上去。

  小山上满是松林,夜色中黑压压一片,甚至连天上星光都挡住了,而那婉转凄切的哽咽哭声,到了这里似乎转了个弯,像是从那山上传下来的。

  冷风吹过,松涛阵阵,黑暗沉默地凝视着山道上的陆尘。

  陆尘向着小山上看了一眼,随后继续向上走去了。

  哭泣声逐渐清晰起来,周围的黑暗却越发浓重,没过多久,走在石阶上的陆尘便看到了上头半山腰处有一座亭子,亭外有匾,只是周围昏暗看不清那上头的字样。不过最令人惊悚的是,此刻在那亭子中间,却是有个人影坐在其中石桌旁,背对着陆尘这里,长发披肩正是个女子,肩头微微耸动着,传来一阵阵轻泣声。

  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周围鬼气森森,当一股山风悄然吹过,掠起那一丝黑发时,露出了那“女鬼”惨白色的脸颊肌肤,更是仿佛连空气都冻住了一般。

  “喂!”

  突然,一个声音从亭子外边传来,带着一丝不耐烦,瞬间将这股阴森气氛打破,随即只见一个身影跨了进来,对那“女鬼”很不客气地抱怨道:“大半夜的在这里鬼嚎吓人,你这是脑子坏了吧?”

  “呀!”那哭泣声陡然静默,片刻之后却是那“女鬼”突然间像是自己大吃了一惊,猛然发出了一声尖叫,一下子从石桌边跳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后退着,看着那个站在亭子边缘的黑影,颤抖着声音结结巴巴地叫道:“你、你别、别……过来!鬼啊……”

  “鬼也会怕鬼吗?”陆尘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随手打着了身上带着的火折子。

  火光亮起的片刻,照亮了这亭子里的两个人的脸庞。对面那女子带着惊恐之色的面容闪现在那里,片刻之后脸上神情先是一僵,紧接着露出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愕然道:“陆大哥,怎么是你……”

  ※※※

  这个时候昆仑派上下会对陆尘叫一声“陆大哥”的,自然就只有易昕一人了。

  借着那昏暗火光,陆尘看到易昕又惊又喜又是茫然的脸上,兀自挂着泪痕,面容十分憔悴,不由得也是摇了摇头。手一挥,火光忽地一闪而灭,黑暗重新又笼罩了这座山亭。

  “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这里吓人,你这位大小姐是越来越厉害了啊。”陆尘借着微光,走到了亭中的石桌边坐了下来。

  易昕在亭子边站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夜色中的亭子里,两个人的面孔重新在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哪怕只隔了一张石桌。

  或许是惊喜,又或是心情激动,易昕对陆尘口中略带讥讽的玩笑话并没有在意,反而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缩了缩脖子,过了片刻后,才道:“陆大哥,你、你怎么会在这昆仑山上啊?”

  陆尘抬头看了看天色,感觉现在到子时差不多还有大半个时辰,时间还有,便道:“我?我现在是昆仑弟子了啊。”

  “啊?”易昕睁大了眼睛,愕然道:“什么,你居然也拜入了昆仑派门下?”

  “喂,别以为天黑我就看不到你脸上看不起人的样子啊!”

  易昕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陆大哥,我、我哪里会看不起你,就是真的没想到啊。不过你能来昆仑山真是太好了,不管怎么说,昆仑也是名门正派,你在这儿一定是比在迷乱之地月牙城那边好得多呢。”

  陆尘瞄了她一眼,可以感觉到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女言语中那一股由衷的欣喜,倒是没来由的心中一暖,随后摇摇头口中哼了一声,道:“好了,说说呗,半夜三更你跑到这里哭闹装鬼是怎么回事?”

  “我……我哪有装鬼啊!”易昕只觉得脸颊一热,幸好在这昏暗光线里或许陆尘看不到,便下意识地反驳道,“倒是你,刚才突然跳出来,那才是吓人好不好!别说我没装鬼了,就算我是鬼,刚才你那一下便是连鬼也吓死了。”

  “咦,一段日子不见,这嘴上功夫厉害了啊。”陆尘笑了起来。

  易昕不想再跟他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赶忙便岔开了话题,道:“陆大哥,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被安排在哪儿?”

  陆尘道:“我天资根骨一般,拜入宗门后只得为杂役弟子,现在在百草堂座下石盘谷中种植灵田呢。”

  “啊?”易昕轻呼一声,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奇,道,“这么巧!我也在百草堂呀,真是太……呃。”

  她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看着陆尘,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了,过了一会,带着几分小心,对陆尘轻声道:“陆大哥,那今天白天的时候,你……”

  “我站在灵田里,看着你从那林子里出来,然后跟那何刚一顿纠缠,直到最后离开。”陆尘淡淡地道。

  易昕哑然。

  片刻之后,只听陆尘叹了口气,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0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