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一章 反噬

第九十一章 反噬

  夜色幽幽,山风习习,虽有几分凉意,但不知为何却再没了之前那种阴森,反而是有了些许温暖。也许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人陪伴,就总会觉得好受些。

  孤独,才是心底最深的恐惧。

  所以易昕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对着陆尘开了口,说起来这段日子来发生的事:从迷乱之地回到昆吾城后,正因为她偷偷离家而着急的易家人当然是欣喜万分,虽然骂也骂了几句,但终究还是庆幸没出什么大事。不过,去的时候三个人,回来却只剩下了一个人,而那两位还是正牌的昆仑弟子,这事情当然不可能就此简单揭过去。

  很快,昆仑派中便有人下来询问此事,易昕将黑甲山发生的事如实相告,众人一开始也是唏嘘感慨,并没有想太多,哪怕是何刚的兄长、在昆仑派中鼎鼎大名的何毅师兄过来,到最后也是沉默离开,并没有为难易昕。

  谁也不认为,像易昕这样的小姑娘,连昆仑派都没正式入门的人,会有害那两人的心思,又或是能力。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了一段时间,很快便到了昆仑派鉴仙大会的时候。这时从昆仑山上传来了当初相中易昕的那位金丹修士的口信,大意是这位名叫东方涛的得道高人受的伤比想象中还要更重几分,仍要闭关一段时日,何时出关还不得而知。但易昕年纪已到,再不上山拜师学艺,只怕就耽搁了。

  是以,根据东方涛的安排,易家人便将易昕送上昆仑,一路顺利拜入宗门,最后在东方涛的面子下,还安排到了百草堂中成为了一名正式弟子。

  话说正式弟子,可是比杂役弟子身份高多了,那是只管修炼不用干活就能得到修炼资源的人,当然得到这个待遇的前提是天资够好和背景够硬。总之,直到这时为止,易昕都过得很好,对日后充满了希望,安安心心高高兴兴地在昆仑山上修行着。

  但一个月后,风云突变,当日那三人组中的何刚,竟然回来了。侥幸脱险本是喜事,据他说是被可怕的黑豺狗群围住疯狂啃食,后来他无意中跌落山崖,又正好落在下方一片水潭里,这才逃过一劫。

  只是虽然如此,何刚也还是遭了大罪,原本英俊的脸彻底毁了不说,身上也是大伤元气,一身道行去了七七八八,身上还有多处重伤,在昆仑山脚下被人发现时已然是奄奄一息了,也不知道这一路上他究竟是如何回来的。

  幸好他有一位神通广大又心疼他的哥哥何毅,在发现此事后立刻竭尽全力,用尽诸多良药灵丹,总算是将他救下了,还恢复了大半道行,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从那时开始,也不知是不是在迷乱之地受了太大刺激,何刚似乎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性子异常的偏激,时常与人争吵挑衅,而旁人看在他遭遇可怜以及何毅的脸面上,多是让他三分。再然后,何刚便发现了同在昆仑山上的易昕……

  ※※※

  很难想象当时何刚看到易昕时是什么样的心思,而易昕本人一开始却是十分惊喜的,虽然看着何刚那张可怕的面孔她也有些害怕,但总归是高兴他能活下来。

  但何刚的反应却是大出易昕意料之外,他见到易昕之后,先是怔了半晌后向后退缩,但很快又是咆哮般猛然冲过来,抓住易昕的手便要求两人结成道侣,随即便开始动手动脚。

  易昕当时一下子就吓坏了,竭力反抗那是不必说的,总算逃开之后,却很快就听到何刚在昆仑派中四处散布言论,说当日在南下迷乱之地时,他们两人便已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也正因为对易昕一往情深,所以当日在黑甲山中遭遇可怕的黑豺狗群,何刚才奋不顾身地引开所有的狗群,让易昕独自逃命而自己险些万劫不复。

  而时至今日,易昕却看他道行折损特别是面容毁坏,竟然是就此翻脸不认人了!

  咋一听到这番话时,易昕整个人都是懵了。而事情就此也急转而下,特别是当何刚的那位兄长何毅心痛弟弟遭遇,在某个场合公开说了几句易昕这女子忘恩负义后,一时间,昆仑门下关于此事议论纷纷,哪怕易昕竭力辩解当时情况并非如此,却也并没有多少人公开对她表示同情。

  与此同时,何刚则更是变本加厉地对她纠缠不清,三天两头地来骚扰她,一定要她与他结为道侣,今天白天在石盘谷林子边上陆尘所看到的那一幕,便是过去这些日子重复上演的景象了。

  听到这里,陆尘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山亭内外此刻一片静寂,只有轻细的风声传来。易昕悄悄抬头向陆尘看了一眼,却发现坐在桌子对面的他正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眼神有些奇怪。

  “陆大哥,你、你干嘛这样看我?”不知为何,易昕忽然有些心虚起来,便小心地问了一句。

  陆尘看着她,想了想后问道:“在我遇到你之前,你跟那何刚之间确实没什么罢?”

  “没有,真没有!”易昕一下子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急了,大声道:“陆大哥,我对天发誓,我跟何师兄之间绝无私情,当初只不过是将他当作兄长一般,跟着他与韩师叔去长见识的。”

  陆尘点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随后沉吟了一下,道:“这事说大不大,别说元婴真人了,就是门中的金丹修士只怕也懒得理会。唔,说起来你不是也有靠山么,叫你那位东方涛师父出来说句话啊,那何毅虽然前景看好,但据我所知,东方涛可是老牌的金丹修士,成就金丹至少也有数十年了,这份资历摆出来,很多人也要给他面子的。”

  易昕哭丧着脸,面带委屈之色,道:“东方师父他……他伤势不轻,在当日安排我拜入山门之后,就又闭关去了,只说等他出关之后,再行一应拜师之礼,这之前就先让我跟着百草堂修炼些基础功法。我、我也真的是没办法啊……”

  陆尘怔了一下,摇摇头低声自言自语地道:“这老头子做的好一个撒手掌柜啊,怎么感觉和那死光头挺像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08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