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二章 黑暗诱惑

第九十二章 黑暗诱惑

  易昕一时没听清楚,问道:“陆大哥,你说什么?”

  “唔……没事。”陆尘想了一下,又道:“你回去跟你家里人说了没?你们易家在昆吾城里大小也算是个世家,这么多年和昆仑派中也有不少交情吧,请你家长辈找人说合说合?”

  易昕苦笑了一下,道:“我回去说过了,家里人也有请托人为我说话,可是……”她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低落了下去,轻声道:“我们易家现在的情形,也就一般吧。”

  更多的话,易昕没有再说,陆尘也没有继续追问了。有些道理自古如一,哪怕时易世变也很难改变的。也许易家很早以前出过英才俊杰,并由此传下了家族基业,但这天底下的事再是现实不过的,如今你实力弱了,自然话语声就不够大,甚至就连曾经的交情也会在岁月的消磨中慢慢变薄。

  一个实力强大的金丹修士,便足以开辟一个家族传承下去,而何毅正是这样一个被众人所看好的奇才,认为他将来必定会成就金丹,甚至许多人认为他或许有希望去冲击强大无比的元婴真人。有这样一个人物存在,要说有好打不平者会为了事不关己的一个普通家族去与之作对,显然是不合算的。

  更何况,其实何毅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真正为难过易昕小姑娘,只不过是他弟弟爱慕人家女孩子,所以倾心追求罢了,又不是打打杀杀的事情,这又怎么好插手?

  “这事情看起来挺麻烦的啊。”陆尘轻轻叹了口气,对易昕说道。

  易昕抹了抹眼角的泪花,道:“陆大哥,你那么厉害,帮帮我吧?”

  陆尘看了易昕一眼,只见她坐在那儿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眼神里满是期翼之色,片刻之后,陆尘忽然笑了一下,道:“我干嘛要帮你,有什么好处吗?”

  易昕呆了一下,似乎完全想不到陆尘会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过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啊……这个、这个,陆大哥,我……不是,我不知道……我想你是个好人,你对我挺好的,我、我以为你一定会帮我的。”

  陆尘哑然失笑,道:“谁告诉你我是个好人了,你这小姑娘脑子也太简单了,难怪被人家这么逼着。”

  易昕苦着脸,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得喃喃道:“我、我就是觉得以前在迷乱之地时,陆大哥你那样救我帮我,所以……所以我就觉得你很好。”

  “啧……”陆尘一时间也是无语,摇摇头沉吟片刻后,道:“反正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不能白干活。你要想我帮你解决此事的话,就得付点酬劳来!”

  “哦哦哦,应该的应该的。”易昕一迭声地道,“陆大哥,你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给你!”

  看她一副急切模样,真是恨不得一下子就甩脱了何刚的纠缠,显然是快被逼疯了。

  “这样啊,好,那你以身相许呗。”陆尘道。

  易昕瞬间呆若木鸡,嘴巴张得老大,好像瞬间变成了一块石头一般。过了片刻后,她忽然看到对面陆尘的嘴角挂着一丝隐约的笑意,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一跺脚又羞又恼,气道:“陆大哥,你、你干嘛啊!”

  陆尘笑道:“怎么,就这么一句话就受不了了?”

  “啊?”

  陆尘道:“我看那何刚来纠缠你时,你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又羞又气却惊慌失措的样子,毫无还手之力,当时的心情和现在是一样的?”

  易昕若有所悟,只是脸颊仍是觉得有些发热,低声道:“差不多吧。”

  “哼!”陆尘冷笑了一声,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嘲讽,易昕顿时觉得脸上更烫了。随即便听到陆尘说道:“这事我帮你出主意,不过酬劳是什么还没想好,先欠着,你以后记得答应帮我做件事就行。”

  “好啊,好啊。”易昕听着陆尘的话,顿时只觉得自己在一片黑暗中猛然看到了一丝光明,忙不迭地答应下来,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陆尘,就好像看到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一般。

  这目光之炽热,饶是陆尘这样厚脸皮的人也有些受不了,瞪了她一眼,随后才道:“刚才我把这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你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求告无门,若是你那位金丹境的师父出关了,或许你便没这么狼狈了?”

  易昕毫不犹豫地道:“那是当然,东方师父最疼我了,要是他出关了,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嗯,那就清楚了,现如今最紧要的事,就是先让你挨到你那位师父出关。办法也有啊,很简单,两种。”

  易昕顿时眼睛大亮,看着陆尘真是有些崇拜之意了,连忙道:“陆大哥,你快教教我。”

  陆尘伸出第一个指头,道:“其一,你对那何刚虚与委蛇,假意敷衍,先稳住了他,必要时甚至可以让他占点便宜,忍到你师父出关,正式收你为徒时再翻脸。”

  易昕呆了一下,忽然用力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行!”

  陆尘看着她,问道:“为何?”

  易昕脸上有厌恶之色,道:“那人现在好恶心的,每次过来纠缠我,说的做的,都像是想把我吃了一样。我受不了。”

  陆尘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随即又道:“既然如此,那还有第二个法子。不过现在的情形你自己应该也明白的,所以要用这个法子,就要看你够不够狠了。”

  易昕看起来有些茫然,不解地道:“陆大哥,你要我做什么,什么够不够狠?”

  陆尘微微一笑,对她招了招手,易昕依言走到他的身边,微微俯低身子,然后便只见陆尘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番话。

  易昕听着听着,脸上神情慢慢发生了变化,先是惊诧莫名,随即身子微微颤抖,似激动又似害怕,中间更是夹杂着几分面红耳赤的复杂模样,好半晌后,她才怔怔地直起身子,回头看着陆尘,像是有些吃力地道:“这、这样行吗?”

  这一刻正是夜深人静时,那个男人沉默着,只是静静地坐在亭中桌边。不知为何,易昕忽然有一种奇异的错觉,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突然变得格外陌生。

  易昕那一刻,只觉得周围的黑暗如潮水一般涌来,簇拥在那个男人的周围,让他面目不清,让他隐匿于黑暗之中。甚至,就连他偶尔露出的那一丝淡淡的笑意,仿佛也带着一丝夜色的寒冷与肃杀。

  “我早说了,我不是好人。”过了一会儿后,坐在黑暗中的陆尘淡淡地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09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