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四章 一个晴天

第九十四章 一个晴天

  何刚狞笑声,白色的牙齿从他缺了块的嘴巴上露了出来,看去格外的凶狠,如狼似虎。√く. ★1 W .

  易昕向后又退了步,颤声说道:“别逼我了,何师兄。”

  何刚“呸”了声,恶狠狠地道:“我就是要逼你了,怎样?明白着告诉你吧,老子要定你了。你这辈子就死心塌地地跟了我罢,等日后我大哥成就金丹元婴,自然有你和你们易家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易昕脸色惨白,不停地摇头,过了片刻后,惨笑道:“我们易家……原来你还真的觊觎我们家那点家业东西吗?”

  何刚忽然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时想不起来,便干脆也懒得多说了,狂笑声,大步向易昕走了过来,同时伸手向她抓去,笑道:“易师妹,我想你很久了,今天你就……”

  “铛!”声脆响,猛地打断了何刚的话头,他的身子顿停了下来,只见易昕却是抽出了把锋利的匕,横在身前,面上带了几分决绝之色,其夹杂着点痛苦绝望,甚至有点从未见过的疯狂之色,倒是与何刚之前的眼神有些隐约相似起来。

  这下倒是将何刚吓了跳,但随即冷笑声,道:“干什么,拿刀吓我啊,有种你刺啊,杀了我看你们易家还能不能有人活着!”

  易昕紧紧地咬着牙,茫然看着前方,只觉得眼前略有几分模糊,而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当日自己曾经痛苦绝望的问话:

  “为什么,6大哥,这是为什么啊?明明是他们强迫欺凌于我,可你却要我对自己狠心?”

  6尘平静带着冷峻的话从黑暗里传来,回响在她的心头耳边:“因为你弱啊。”

  “但是这不是没有天理么!”

  “是啊,没天理的,没道理的,这世道就是这样。要么你躺倒认输,任凭别人欺凌,要么就竭尽所能找些许力所能及的法子,哪怕那法子看起来很痛苦很难受。你想要我给你天理道义?对不住啊我没有,我不是好人,只能教你这些东西。”

  “啊……”

  易昕忽然大声嘶喊了声,如同被逼到绝境的小兽出绝望的哀鸣,她的恐惧在此刻似乎并不是过多地针对着前方那个丑陋的人,反而是害怕着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息。

  她全身瑟瑟抖。

  何刚看在眼,激动地身子也在抖。

  他的口出声吼叫,双眼充血红,猛地冲了过去,狞笑道:“臭****,今天就叫你……”

  “噗!”

  那声低沉的闷响,声音不大,但是却如同记陡然炸响的惊雷般,瞬间将何刚震得原地停下了脚步,脸愕然不可思议地看着易昕。

  那个少女,那个美丽的少女,此刻正是脸痛苦之色,但是在她的手上,却赫然是紧握着那匕,反手直接插入了自己的身子。

  匕锋利无比,直接在她的左肩洞穿而出,可以想象得到这下易昕竟是用尽了全力。殷红的鲜血瞬间如泉涌般疯狂流淌出来,下子染红了易昕的半身衣裳。

  而易昕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慢慢地将那把匕从血肉拔了出来。痛苦如潮水般快要将这个脆弱的女子淹没了,有好几次她仿佛都觉得自己就要倒下,就要承受不了了,但是不知为何,她竟然还是站在这里,站在那血泊,冷冷地看着对面那个目瞪口呆的何刚。

  忽然间,她在痛苦竟有了份快感。

  原来那个丑陋的男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

  然后她慢慢地低下了头,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摇了摇头。

  那个如幽灵般冷峻的声音,似乎毫无感情的冰冷,隐约还在对她说着可怕的话语:

  “既然决定要狠心,那就狠多些;既然决定要做了,那就定要做绝,不是么?”

  不是么?

  她惨然而笑,在血光里带着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可怕的决绝,忽然声尖叫,然后倒持刀刃,霍然翻起,直接在自己如花似玉的脸颊上,刀割下!

  何刚吓傻了。

  这个时候他是真真正正地被吓傻了,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血腥的幕,完全不知所措,脑海片空白。

  冰冷的锋刃切开血肉的感觉,让人整个身躯仿佛都要散碎般,易昕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坚持下去,但是在她那柔弱的身躯里,这天却仿佛有着可不思议的恐怖的力量,直坚持到现在。

  鲜血染红了她身,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但她在血泊里却仿佛涅槃般的凤凰,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丑陋的男人,看到了他眼的恐惧,于是便带着几分轻蔑。

  她心里想着:原来,6大哥说的那些话,真的是对的啊!

  她犹如癫狂般笑了起来,摇摇头,再不看何刚眼,猛地举起匕划破身上衣服,直接又在自己身上连划开了数道口子,瞬间鲜血迸射,接着丢掉匕又用手拉扯撕裂胸衣,露出了片原本雪白柔软此刻却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肌肤,那掩映在衣裳下的美好身躯此刻看去鲜红的异乎寻常,有种令人无法直视的惨烈。

  然后,她再次抬起头来,这片树林静得就像是九幽黄泉的奈何桥,又像是恶鬼地狱可怕的血海。

  不知为何,她脸上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笑容,她就那样笑着,然后猛地出声尖利无比的惊叫声,便踉踉跄跄地向树林外头冲去,路之上,血流满地,染红了整整条道路。

  何刚兀自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落在那地上殷红的血泊,像是仍未从刚才那幕突然起来的惨烈景象挣脱出来。

  又过了片刻,树林之外,突然传来阵骚动,有人惊呼,有人喊叫,有人怒喝出声,还有的像是女子声音已然带着哭腔喊了起来。

  “来人啊,来人啊,快来救救易师妹!”

  “药,药!谁有止血伤药,她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不行了,不行了,快去山上请颜师叔下来,只有她老人家能救易师妹了!”

  ……

  片混乱,骚动越来越大,仿佛渐渐汇聚成了股波涛狂潮,向着四面方疯狂涌动着。

  而在人群背后的灵田,站在远处远远观望的个男子从头到尾将这可怕的幕看在眼底,当人群纷纷聚集过去时,他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看天。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

  今天是个晴天啊。

  (晚上还有更!时间没准,不会太晚,继续加油码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14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