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五章 剑拔弩张(三更求票)

第九十五章 剑拔弩张(三更求票)

  这天生在石盘山山脚下的这件事,被众多百草堂弟子以及更多的杂役弟子们都看在眼,当那个浑身浴血的女子从林踉跄冲出的时候,那惨烈无比的景象瞬间震慑住了所有人。.

  殷红的鲜血流淌在那美丽的脸庞上,像刀子般锋锐无比地插进了所有人的眼睛,让人双眼刺痛不能自己,让人屏住呼吸全身不由自主地绷紧。

  如巨石投水,瞬间掀起了巨浪滔天!

  昆仑派,毕竟还是个名门正派!

  坐镇在石盘山上百草堂的金丹修士颜萝,在得到消息后立刻冲下山来,护住易昕出手疗伤;当其时有人现林有人偷偷摸摸想要离开,正是何刚,立刻喝破,再联想之前种种,刹那间群情激奋,不少人都大骂出口。

  只是何刚的兄长何毅毕竟名气太大,众人虽然愤怒,却还是没人敢上前拦阻动手。而在这个时候,已是白苍苍的颜萝言不地忽然闪身出现何刚身旁,然而个耳光狠狠摔了过去。

  那天下午,石盘山下的林子边上,谁都听到了那声脆响以及随之而来的沉闷骨折声,还有最后那个男人撕心裂肺般的惨嚎声。

  当然了,没人理他。

  ※※※

  到了傍晚的时候,此事已然传遍昆仑派,时轰动上下宗门。

  昆吾城易家闻讯已经有人赶到山,据说当时场面异常悲惨,以致于那位姑娘的娘亲看到女儿后当场晕厥,而易昕父亲以及其他亲友们皆愤怒不能自己。

  百草堂乃是昆仑派最重要的堂口之,实力雄厚根深叶茂,只日之间,竟有两位元婴真人、七位金丹修士直接降临石盘山,入夜后偌大座山峰上仍是灯火通明,无数人进进出出,只看着漫天光彩异芒此起彼伏,道道惊虹划天而过,直令星月无光,当是仙师真人们鼓风踏云而至,如风雨前夕,无声处自有惊雷。

  想要逃走的何刚被颜萝当场打断了骨头擒住了之后,丢在石盘山下,惨嚎嘶喊,无人靠近也无人敢救。

  夜色降临之后,也不知是谁从石盘山上传下的命令,何刚被直接绑了吊在山前大树上,面对着正是望无际的灵田和无数围观的杂役弟子。

  这当然就是**裸地侮辱与泄愤,虽然这间何刚在痛呼声撕心裂肺地喊叫着辩解着,说易昕是个贱人,什么都是她自己干的,是她自己往自己身上捅刀子,和何刚自己毫无干系!

  寒冷山风里,何刚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变得嘶哑无力,到最后别人最多也只能听到他在低声呼喊着哥哥的名字。

  但是这个晚上,何毅直都没有出现。

  何刚也赫然被硬生生地吊了个晚上。

  昆仑宗门之内,各大山头各大堂口,这夜似乎都好像嗅到了什么气息样,全部静默无言。而庞大的昆仑群山之间,在这夜里似乎隐隐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翌日早,从主管昆仑派门法宝炼制仙兵锻造、同样是也实力强大的“天兵堂”那边传来了消息,在天兵堂脉名望素重的独空真人将他最心爱的弟子何毅召到了昆仑派有名的“天火大殿”,厉色斥责了很久,何毅跪地不敢言语,甚至更传说独空真人盛怒之下,还直接动了手,掌掴脚踢何毅,令何毅在堂下连连磕头,以致面青流血。

  然而消息传来,石盘山上却仿佛丝毫不为所动,整座山峰沉默着,就像是头愤怒的巨兽,冷冷地看着同在昆仑山脉的对手。

  这昆仑派第二天里的气氛,竟然是越紧张了。

  天兵堂脉的弟子,突然在丹房那边领不到灵药仙丹了,而言辞争论里,两边弟子尤其是百草堂这脉的弟子口气的挑衅越来越多,情势甚至有恶化的趋势。

  但到了这天的晚上,昆仑派掌门闲月真人突然驾临石盘山,与之同来的还有天兵堂的席长老独空真人。

  他们先去看望了身负重伤奄奄息……当然了,在百草堂如此众多强大修士真人们的救治看护下,伤势已然大为好转的易昕,然后闲月真人出面主持,将独空真人与百草堂的两位当家真人千灯、明珠唤在起,大家找了间静室闭门说话。

  这聊便是半天,不过走出门的时候,石盘山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四位神通广大德高望重的元婴真人面带微笑,鹤骨仙风,如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般,彼此寒暄问好,展望昆仑未来美好前景,谈论修道路上诸般艰辛,又只说神仙大道煌煌天意,方是人间正途。

  独空真人随后告辞,飘然远去,在这间,他根本提起过句石盘山下那个仍然被吊在那大树上的何刚,而百草堂这边的人也好像忘了此事。

  在这之后,此事很快平息了下来,何刚被吊了三天之后放走了,是他哥哥何毅接走的,然后直接送出了昆仑山,在昆吾城找了处房子住着养伤,看样子是短时间里不会回山了。而何毅做完此事后,立刻公告诸人,遵从师命即刻闭关,去参悟突破那艰难无比的金丹境界。

  切便如微风吹过,激荡摇摆之后,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巍巍昆仑仍如旧日,切如常。

  ※※※

  深夜时分,石盘山上早已没了前些日子的热闹紧张,灯火黯淡后片沉寂,也不知道有多少在此刻进入了梦乡。

  夜色下的黑暗仿佛无处不在,有道与黑暗水**融般的阴影在黑暗悄然前行着,毫无声息地穿行过座座屋宅,绕过道道守卫,最后在极深处的间屋外停下了脚步。

  窗扉轻轻掩着,似有夜风吹来,出吱呀声,摇晃荡开了下。

  屋内的床上,易昕翻了个身,有些困倦地揉了揉眼,忽然间身子颤,猛地坐起身来,却是现自己床边突然多出了道黑影。

  只是还没等她呼喊出声,只大手已经盖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所有的声音都逼了回去。

  (今天就到这里,很疲倦。明天四更!)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14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