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九十六章 心深计狠

第九十六章 心深计狠

  “呜……呜……”

  易昕出低沉的叫喊声,拼命挣扎着,但只见那个黑影突然靠了过来,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话,易昕身子顿时僵,然后便停止了挣扎,整个人安静下来,只有黑暗的眼神里仍然流露出丝惊骇之色。 .★√1く√Wく.

  掩在她口上的那只手慢慢收了回去,黑影仍是坐在她的床沿边上,双明亮的眼睛在黑暗显现出来,然后渐渐看清了他的容貌,正是6尘。

  “6大哥……”易昕轻轻叫了声,眼惊愕之余,终于是多了几分欣喜之色,不知为何,她忽然感觉眼酸***刻之后,两行泪珠却是无声无息地从她苍白的脸上流淌了下来。

  泪水划过她白嫩的肌肤,其侧的脸上包扎的伤口仍然还没拆下,显得格外的凄凉。6尘安静地看着这个坐在黑暗无声哭泣的少女,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道:

  “别哭了,你做得很好。”

  易昕怔怔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着,这些日子来的幕幕都从她心头掠过,突然之间,她现原来那么多的同门,那么多的亲戚,甚至包括父母双亲,自己竟然好像都和他们隔了层。这几日来,她拼命压抑着恐惧,强忍着紧张,唯独只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漆黑幽静的深夜里,在这个仿佛与黑暗融为体犹如阴影般的男人面前,自己才猛然间感觉到了丝轻松。

  所有的秘密,他都知道,再不用在他面前去伪装什么,易昕就这样看着他,不知不觉又是泪流满面,连声音都颤抖着哽咽:

  “6、6大哥……我好怕啊……”

  6尘的手抬了抬,似乎还想去劝慰下易昕,可是他的手才抬起,忽然便感觉个温暖的身躯扑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拼命压抑着颤抖着声音低声哭道:“我好怕,6大哥,那时候我好怕,我好痛……我这辈子都没那样痛过!我看着自己流了那么多血出来,我全身都是血,我、我、我还割坏了自己的脸,从此以后我就是个丑怪了……呜呜、呜呜呜呜……”

  6尘双手在空僵住了,时间举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好任凭易昕在自己怀泄般地哭着。过了好会之后,他却现易昕似乎仍然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只得轻轻用手拍着这个少女的肩膀,然后轻声道:“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或许是他的安慰还是起到了些效果吧,易昕的哭声慢慢安静了下去,过了会后,她慢慢离开了6尘的身体,低着头重新坐在床上,只是不停地用手去抹着脸上泪水。

  只手拿着块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易昕犹豫了下,接了过来,边擦了擦脸,边轻声道:“谢谢你。”

  ※※※

  “嗯,这就是事情最后的结果了。”屋子里仍是片黑暗,6尘与易昕在黑暗有些诡异又有些莫名暧昧地坐在同张床上,隔了些距离,听着6尘说着这段日子生的事,然后最后6尘像是下结论样,道,

  “不出意外的话,何毅将有很长段时间闭关禁足不出,何刚眼下在昆吾城养伤,但很难再回到昆仑派里,或许就此被逐出山门也说不定。”

  易昕在黑暗的呼吸似乎急促了会,然后带着丝难以置信的口气道:“真的?”

  “真的。”

  易昕沉默片刻,然后长出了口气,就像是长久以来直压在她心头的块大石终于搬走了样。过了会,她轻声感叹道:“咱们昆仑派还是有天理的地方啊,就是这次为了我居然惊动了那么多前辈长老,真是……”

  话未说完,易昕忽然看到身边的6尘转头向她看来,双明亮却深沉的眼睛凝视着她,不知为何,易昕忽然心没来由地虚,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滴落下来,过了片刻,她期期艾艾地道:“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6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莫非你还真以为,百草堂和天兵堂之间搞出那么大的动静,都只是为了你么?”

  易昕呆住了,过了会有些口吃地道:“不是吗?”

  “开始当然是为了你,那天你从林子里出来的时候,那场面鲜血淋淋之惨烈,任是谁看到了都受不了,所以包括你那位颜萝师伯愤而出手都是真的气不过帮你的。”

  “但是昆仑派是何等门阀,百草堂里多少高人逸士,怎么可能会为了你个小小不入流的新进弟子去贸然跟天兵堂这样重要的堂口翻脸?之前的时候,是不是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这样?”

  易昕默默地点了点头,道:“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6大哥?”

  6尘笑了笑,道:“因为还有人看何家兄弟不顺眼啊。”

  “谁?”

  “和你样的昆吾城世家出身的宗门弟子。”

  易昕怔了下,有些疑惑地道:“不会吧,虽然我家里也算昆吾城世家之,但实话实说,我们易家这些年来确实家境般,没出过什么特别出众的人才,其他大世家也很少理会我们的。”

  6尘淡淡地道:“跟这个没关系,只不过所有世家出身的人,自小境遇不同,自然而然地就多多少少会有些高人等的心情。有些人看到你的模样,会不会多想到些事呢:如果被何刚看上的人,是另外的些世家少女呢?大世家有底气有实力有势力自然不怕,但那些小世家呢,他们难道活该被这样新进崛起的年轻人欺负?退步说,就算现在是大世家,万几十上百年后家道落成为易家这样的,那个时候家女儿遇到这种人,怎么办?”

  他安静地坐在黑暗,看着那个受伤的少女,平静甚至隐隐带着丝冷峻地道:“所以这件事的关键在于生的地方。若是你在迷乱之地那边被何刚欺负了,甚至比今天遭遇更惨,但昆仑派的反应或许都不会有这么大。而这次是在昆仑派里,是在所有昆仑弟子众目睽睽之下生的,这就是在打脸,是在打昆吾城大大小小几百个世家的脸。他们不整死何家兄弟才怪了。”

  易昕怔怔地看着坐在阴影的6尘,看着他那双在黑暗若隐若现幽深的眼瞳,忽地轻声道:

  “6大哥……”

  “嗯?”

  “你在最开始帮我想主意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想到了这后头所有的东西了?”

  (推荐榜不知道为什么反倒落后了,哎!还是加油更新吧!今日四更。第更写完。)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16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