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零一章 脊背印痕(国庆第二更)

第一百零一章 脊背印痕(国庆第二更)

  黄昏时候,天色将暗未暗时分,晚霞还挂在西边天上,像燃烧的火焰放射出异常美丽且灿烂的余光。石盘谷中已经有些暗淡下来,大多数的杂役弟子已经离开,陆尘和易昕还坐在田埂边上,看着周围一片冷清,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时间已经过了很久,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但阿土还是没有回来。

  易昕有些焦急起来,不住地向四周张望着,同时时不时地向陆尘瞄上一眼,陆尘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样子有些意外。

  如此又等了一会,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天边最后一道残阳即将消失,这偌大的一片石盘谷中也即将被黑暗笼罩的时候,易昕终于是忍不住站了起来,对陆尘道:“陆大哥,我们去找找阿土吧?”

  陆尘皱眉道:“这谷地太大,我们也不知道那只笨狗跑哪儿去了啊,加上天又黑了,没法找的。”

  易昕忽然眼前一亮,道:“会不会是阿土自己跑回家了?”

  陆尘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吧,这些日子它每天都跟着我一起来回的,从来没有自己溜走过。”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易昕急得团团转,看样子真的很担心,正惶急处,忽然只听身边的陆尘“咦”了一声,走到她的身边,道:“你看那边。”

  易昕顺着陆尘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田埂另一头的远处,已经变得十分昏暗的一条小道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缓缓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然后向他们这里靠近。

  那黑影身量不高,待走得近些的时候,果然是阿土的模样,不过奇怪的是,平日里一向活泼好动蹦蹦跳跳,虽然瘸腿但还是喜欢奔跑的阿土,这个时候却走得异常缓慢。

  一步一步,它踩踏在田埂上,黑暗无声无息地在它身边翻涌着,仿佛与它黑色的皮毛融为一体,只有它的一双眼睛,在这片昏暗的山谷中隐隐泛着一点幽深的光芒,显得与平时有少许不同。

  “阿土!”易昕欣喜地叫了起来,之前的担心顿时不翼而飞,嘻嘻笑着向那只黑狗走了过去,同时张开双臂,口中笑着道,“臭阿土,今天我等你好久了啊,你这是跑到哪儿去玩了?”

  阿土的脚步微微顿了顿,慢慢抬起头,看着易昕向它跑了过来,随即停住了脚步。

  在易昕身后,陆尘看着阿土的眼睛,然后一言不发地也跟了上来。

  “哈哈”转眼间,易昕已经跑到了阿土身旁,蹲下身子先是用手摸了摸阿土的脑袋,然后就像平常一样,一只手摸着阿土后背的皮毛,一只手搂着阿土的脑袋,跟它亲热地玩闹着。

  她白皙的肌肤在这片夜色中显得格外美丽和显眼,修长的脖子还有脸颊就在阿土的眼前,时不时还在它身上靠一下,伴随着她欢喜清脆的声音,显得那样温馨。

  阿土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近在咫尺的易昕的脖子,它的嘴巴微微张开又合上,似有低沉的喘息,渐渐地又张开嘴巴,如饥渴的旅人看到了前方清澈甘甜的泉水,雪白尖利的獠牙,在它的口边闪闪发光,有一丝冰冷的感觉。

  它的头隐隐有些后缩,随后又慢慢伸前,像是回应易昕欢喜的拥抱,缓缓靠近了那少女白皙的脖颈。

  尖利的獠牙,与仿佛吹弹可破的血管,近在咫尺

  蓦地,一只手突然从黑暗阴影中伸出,穿过易昕的肩头按了下去,一下子盖住了黑狗阿土的眼睛。

  那一双幽深的眼眸,突然就在这片昏暗的夜色中消失了。阿土的身子猛然一震,站在原地的身躯颤抖了一下,脖颈上的毛发陡然竖起,但又瞬间平复,一切快得仿佛肉眼难见一般,转眼之间,它再度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凭陆尘的手掌遮盖着它的眼眸。

  “你这笨狗,跑到哪里去野了啊?”

  陆尘笑骂了阿土一句,手掌还是盖在阿土的眼睛上,身子也蹲在阿土的旁边,看过去就像是捂住阿土的脑袋,然后转头对易昕微笑着道:“不过总算是回来了,现在天色不早,再迟一点还有宵禁,看来今天是玩不了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易昕犹豫了一下,笑着道:“好啊。”说着,她又摸了摸阿土柔顺的皮毛,笑道:“阿土,你乖乖听陆大哥的话,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好不好?不过你可不能再随便跑出去,玩到这么迟才回来了啊。”

  阿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眼睛仍是被陆尘遮着,保持着沉默,只是它的嘴巴微微张合了一下,雪白锋利的獠牙在唇边掠过了一道暗光。

  “放心吧,回头我就找条绳子将它绑在树上,看它还能跑不!”

  “啊,那不要,阿土多可怜。”易昕立刻抗议道。

  陆尘笑着点点头,道:“随你吧,你说不绑就不绑。”

  “诶!”易昕顿时高兴起来,点点头对陆尘笑了一下,然后又摸了摸阿土的脑袋,便转身向远处走去了。走了几步后,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在那田埂上,陆尘仍是轻轻按着阿土的眼睛,一人一狗并肩,看上去那姿势似乎有些古怪。

  “陆大哥,你为什么老是盖住阿土的眼睛啊?”易昕大声问道。

  “哦,这笨狗不听话,我得治治它,待会就带它回去了。”陆尘笑着回答道。

  易昕“哦”了一声,转身继续前行,然后很快消失在那片夜色之中。

  当那个少女最后一片残影也消失不见时,整座山谷之中便只剩下了陆尘与阿土,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暗从四面八方弥漫而下,将他们的身影完全吞没了。

  黑暗中,阿土仍是静静地站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一会,它忽然觉得眼前一松,然后盖住它眼睛的手掌,慢慢移开了。

  黑暗里那个男人的脸,就出现在它的眼前,如漆黑深夜中的阴影,模糊不清,只有明亮却有些肃杀的眼神,冷冷地凝视着阿土的眼睛。

  天地之间,忽然有冷风吹过。

  寒凉彻骨,仿佛可以将鲜血冻僵、凝固。

  阿土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将身子轻轻伏低在地上,似顺从的臣子,在强大的君王面前低下了头,在它的口中,还发出了一阵低沉如呜咽般的低鸣声。

  陆尘盯着阿土看了一会,忽然站起身转身走去,同时口中淡淡地道:“夜深了,我们回去。”

  僻静的山坳中,简陋又冷清的小屋里,陆尘点燃了一盏烛火。

  房门已关上,窗扉紧闭着,于是这个孤独的小屋就像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天地。

  阿土趴在陆尘的脚边,看上去似乎有些困倦和疲惫,只是并没有就此睡去。它把头靠近陆尘的脚踝,微微蹭着,黑长的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会摇动一下,却始终异常地安静。

  陆尘独自坐着沉默了很久,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良久之后,他忽然俯低身子,然后直接坐在了地上,同时伸手将阿土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脚上。

  一股莫名的气息,似乎从他身上隐隐散发出来,阿土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但是在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陆尘后,很快又老实了下来,安静地趴在他的怀中。

  陆尘目光扫过阿土身上,在它一双眼眸里停留了稍久时间,然后突然伸手掰开了阿土的嘴巴。雪白尖利的獠牙在他眼前露了出来,夹杂着淡淡的几乎细不可闻般的一丝血腥气。

  陆尘面色微微一变,松开了手指,然后手掌按在阿土身上的皮毛,缓缓向下摸去。

  毛发之下,这只黑狗的肌肉鼓起了一些,缠绕着骨骼,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感,而当他的手滑过阿土的胸侧时,陆尘忽然停了下来。

  隔着肌肉皮毛,在那胸腔之内,正有一颗心脏强有力地搏动着。

  强健、快速、猛烈地,搏动着,远胜过一般的野兽,也远胜过平日的自己。

  陆尘的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阴霾,但面上神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感觉了一会阿土那怪异的心跳后,他的手掌再次向下滑动,在阿土的脊背上向后摸去。

  入手处,忽然有一点湿润。

  陆尘目光微垂,看到了阿土黑色的皮毛间,有一抹深色的阴影。

  似鲜血流过的残痕,在干涸与血腥之间,散发出细微的气息,然后不远处,又是类似的一块小小血迹。

  陆尘一点点摸索而去,一块块残留的痕迹逐渐在阿土的皮毛上显露出来,有的附在表面,有的则是已深入皮下,然后汇聚合拢到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形状。

  陆尘的脸色,第一次冷了下来,目光也是寒冷如刀子一般,看着眼前附在黑狗背上的那个由鲜血痕迹组成的东西。

  那是一个手印。

  鲜血形成的手印!

  他忽然将自己的手掌盖了上去,然后便发现那个手印似乎只有他手掌的一半多大,仿佛就像是一个小孩的手掌,沾染了淋淋的鲜血,在阿土的身上盖下了这个血印。

  夜色愈深,忽然有冷风吹过,猛然撞开了这屋子的窗扉,寒风扑面而来,陡然间吹灭了这一盏烛火。

  整个世界,突然黑了下来。

  这拼字的酸爽,从昨天早起到现在,已经码了1万4了。继续感受酸爽。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18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