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零六章 星海门廓

第一百零六章 星海门廓

  那衣襟之下的微光翠绿非常,看上去犹如实质,就像是一个最碧绿晶莹的翡翠一般,与之前突然暴起的那些绿光显然是同种同源,不过在威力上却是天差地别。

  陆尘沉吟片刻,掀开了那片衣角,果然便看到在少女雪白的脖颈上,一根细绳上挂着一枚吊坠,形如竹枝,拇指粗细,通体碧绿,在光辉中还不住有充盈的灵气弥漫蒸腾而起。

  很难想象,之前那种陡然出现的狂暴景象,便是这件温润碧绿的东西所引发的。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最要紧的是,陆尘清晰地记得,这个翠绿树枝般的吊坠在之前的时候,竟然与自己体内的那颗种子发生了共鸣,也正是因此才产生了种种异象,最后更是直接带着两人一狗冲入了这个神秘树洞中。

  这根翠绿枝条,必定与这颗“种子”有极大的关系。

  陆尘盯着这根如翡翠般的美丽枝条,眼神越来越亮。

  阿土在陆尘身边转悠着,有些好奇地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白莲,时不时还转头看一眼陆尘。

  不过见陆尘一直没什么动静后,阿土便觉得有些无聊,转过头去看着周围,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围的树墙,在那些沟壑根脚的地方观察着,心想待会要不要跑过去尿一下,表示这块地盘也是我阿土大爷的了。

  便在这时,阿土突然听到耳边传来陆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又有几分莫名的意味,仿佛还有一丝叹息之声,道:“一枝两叶一颗种,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阿土把脑袋伸了过来,看了陆尘一眼。陆尘笑着摸了摸它的头,眼睛却兀自盯着那根翠绿枝条,道:“我本以为魔教里的人都是疯子,也以为他们说的都是疯话,那棵传说中可以贯通三界的神树,更是他们疯狂的呓语而已。”

  他笑了笑,或许是带了一丝嘲讽之色,淡淡地道:“一枝两叶一颗种,这便是魔教神话故事里,在上古时候神树毁灭时,于我们这一方世界里所仅剩的东西。那故事还清楚地说了,只要集齐这四样神物,则神树就会再生,三界当能一统。”

  “能和种子共鸣的这个,应该就是这世间仅有的一截‘神树枝条’了罢。”

  ※※※

  阿土等了一会,看到陆尘还是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独自走开,来到树洞边缘那些奇怪的木墙下,开始闻闻嗅嗅地寻找着什么。

  不过它还没走出几步,忽然便听到身后传来陆尘的声音,道:“阿土,不许撒尿。这里不通风,会臭死人的。”

  阿土转身过来,对着陆尘“汪汪”叫了两声,看起来有些不满,不过还是走了回来,只是中间还是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那些树墙,似乎很是遗憾的样子。

  陆尘没去理会那只有些怨气的笨狗,目光还是集中在眼前那根翠绿树枝上,过了片刻后,他伸出手指抓住了这根树枝,然后缓缓握紧。

  树洞之中,仿佛有片刻的宁静。

  忽然间,有光芒亮起,一道绿芒从他指缝里照射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道,一道接一道,从他手掌的每个缝隙里都顽强地透出了碧绿的光。

  那光芒微微颤抖着。

  片刻之后,忽然一股异常浓烈的香气,猛然弥漫开去,从陆尘的掌心里,从他握拳的手掌中,从每一道缝隙中,突然都流淌出绿色的粘稠无比的水流。

  陆尘盯着这些绿水,看着它们沿着他的手掌缓缓流淌,然后滴落,飘在空中。

  静默了无数岁月的树洞,在这一刻,突然仿佛是深深叹息了一声,又像是早已饥渴的旅人因为欣喜而微微颤抖起来。那些迷蒙泛青的气体,开始迅速地在树墙上游走闪烁着,让那些碧绿的水液漂浮在半空里,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化为细小无比的粉末,飘向这个树洞的每一个角落。

  有风起舞,这绿色化作了波涛,自行旋转起来,似一场等待万年的大雨,像一个迟到万年的约会,终于相聚。

  陆尘与阿土怔怔地站在地上,看着这气势宏大又诡异无比的一幕。

  绿色淹没了一切!

  如一场远古时代的洪水浪潮。

  所有的细粉都扑向树壁,转眼间将所有的地方都掩盖起来,让这个古老的树洞变成了一个绿色的世界,但很快的,那些绿粉又像是与树壁融为一体,迅速地消失不见。

  “轰!”

  从一片静默之中,蓦地传来了一声轰鸣,仿佛来自这个古老树洞的最深处。陆尘霍然抬头,只见这树洞周围的树壁在瞬间模糊,泛青的光辉疯狂地闪烁着,再然后,忽然天地一片漆黑,周围尽是虚无。

  他好像突然置身于一片黑暗无边的虚空之中,上下左右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天无地,就连他的身体都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空荡荡地漂浮在黑暗之中。

  一点一点的光芒,从远方忽然亮起,还有“汪汪汪汪……”的叫声,似乎是阿土的声音,带着惊慌与一点疑惑。

  陆尘抬头望去,便只见有满头星斗,低头一看,依然如此。

  他的身子似乎在不停地漂浮着,完全失去了自控,在这片神奇的虚空里毫无目的地漂流着,直到忽然有翠绿光芒再度亮起。

  光芒猛地刺破黑暗,在虚空中绽放出难以形容的光辉,继而从碧绿光团的深处,突然伸出无数奇异根须般的光线,击碎了一片片看上去坚实的黑暗,如同树根一样,伸进了这一方黑暗的天地。

  然后光芒大盛,如暴烈的太阳霍然出现在眼前,放射出万丈光辉,在那一瞬间,仿佛漫天星辰都失去了光彩。

  光芒稍暗,有风吹起,天地之间呼啸之声隐隐而来,似远古流传的一首苍凉古曲,在幽幽诉说着往事。一道碧绿光芒形成的大门,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须臾之后,绿光霍然暴涨,穿过他的身躯又再度汇聚,陆尘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地方,赫然也形成了一个类似的碧绿大门。

  绿光璀璨,仿佛有汹涌澎湃生生不息的生命气息,将所有的黑暗都驱散开去。光辉闪闪,一切仿佛都变作了碧绿的海洋,但是片刻之后,忽然眼前的这一切尽数消散,如一场梦境在眼前碎裂开去,化为无尽的尘埃。

  陆尘发现自己再次出现在那个树洞中,仍然还站在原地不动。

  那些璀璨耀眼的绿色光芒,此刻已经全部消散,再不见有任何踪影,这个古老的树洞似乎又再一次恢复了原状。不过若是细看的话,还是能够看出,在那些古老斑驳的树墙之上,突然多出了许多生机,甚至就连那些缠连在树壁内外的奇异泛青之气,此刻的颜色也深邃了不少。

  但是最令陆尘吃惊的,还是在两侧的树壁上,在蒙蒙般气体的背后,突然多出了两扇大门的轮廓。

  那并不是真的两扇大门,只是依稀有两个门扉的轮廓而已,同时被古老的树墙和那些游动的气体遮盖了大半。陆尘试着过去摸索了一下,却发现那里就像是水中月镜中花,只能隐约看到,真要去触摸时,却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

  两扇门,到底是不是真的门?

  如果是门,那么又通向哪里?

  ※※※

  陆尘默然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白莲仍然还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不知为何,似乎刚才那股绿光与种子发生共鸣时所迸发出的强大力量,对她造成的影响格外的大,以至于直到此刻她仍然无法清醒过来。

  陆尘走回到她的身边,检查了一下后,他的眉头迅速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少女的呼吸正在突然变得缓慢下去,并且间隔时间越来越长,就像是……某种妖兽动物在寒冷的冬季,藏在泥土山洞中冬眠一样。

  可是,人是不会冬眠的!

  陆尘摸了摸她的手,触手冰凉。

  没有再作任何的犹豫,陆尘立刻坐了下来,然后对站在一旁的阿土叫了一声,让它趴在自己身边,同时将白莲抱在了自己怀里,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阿土。

  在他有所动作之前,他的目光扫过白莲的胸前,忽地一怔,只见她带着的那块吊坠仍然一如往常般翠绿欲滴,但不知为何,原本的那股生机勃勃的神韵却是减弱了大半。

  他多看了那翠绿树枝一眼,随即闭上眼睛,忽地一声低喝,双手猛然抱紧了白莲和阿土。

  耳边仿佛传来了轰然大响,那一刻似乎穿过了无数路程,似漫长,又像是眨眼功夫,突然间他们两人一狗再一次凭空出现在那间一片狼藉的小屋中。

  “砰”的一声,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阿土一个激灵,如触电般跳了起来,摇头摆尾看起来很是激动,十分高兴自己终于返回了这个熟悉的世界。而陆尘则是转头向白莲看去,在看到她的呼吸停顿片刻后,紧跟着开始正常起来后,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她好像不太适应在那个树洞里啊……

  陆尘在心里这么嘀咕了一句,随即目光又一次落在白莲胸口上的那根翠绿吊坠上,眉头又皱了起来,心里觉得有些麻烦。

  正在这时,白莲的身子一动,却是眼看着好像快要醒来了。陆尘眉头挑了一下,心念疾转,无数个念头在瞬间从脑海中涌过。突然,他猛地伸手,一把扯破了自己心口外的衣衫,随后那柄黑剑突然出现在他手上,反手便直接在自己胸口部位的血肉上来回刺割了几下,顿时鲜血横流,一时间血肉模糊。

  陆尘痛哼了一声,但下一刻他手掌一翻,黑剑随即消失,他的身子摇晃了一下,脸色便忽然苍白了下来,好像身上一半的鲜血都从那伤口流了出去,一下子颓然倒地,重重摔在地上。

  片刻之后,这个声音好像惊动了白莲,她有些意识模糊地睁开双眼,随即就是身子一震,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倒在地上身子不住抽搐的陆尘,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一下子坐了起来,惊问道:“你……你怎么了?”

  陆尘捂住伤口,面容扭曲露出痛苦之色,看着眼前这个异常美丽的少女,连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道:“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女人,一言不合就要杀我!”

  “……啊???”

  (晚上还有一章,但是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写完。)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24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