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零九章 冬峰之巅

第一百零九章 冬峰之巅

  “哎,挺舒服的啊……”

  陆尘发出一声赞叹,闭着眼睛说道。此刻的他正在昆吾城老马的那间黑丘阁里,在空无一人门可罗雀的店铺中,此刻多了一架竹编的躺椅,他躺在椅子上头自然而然地前头摇摆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坐在一旁的老马大为得意,笑道:“那还用说,这可是城里做竹藤手艺最好的明记里做的椅子,花了我不少钱才买来的。躺在这竹椅上头,就像是浮在空中,又如漂在水面,那叫一个惬意……”

  “花了不少钱?”

  “那是。”

  陆尘睁开眼睛,看着老马正色道:“你整天叫着快穷死了,居然还有钱买这种奢靡之物,可见是扯谎。”

  老马嗤笑一声,道:“一把竹子做的躺椅就是奢靡之物了?”

  “少废话,我最近穷死了,拿点灵石过来救急一下。”

  老马双手一摊,道:“没了,我剩下的钱都买了这椅子了!”

  陆尘斜视老马,鄙夷地道:“不要脸。”

  老马甩甩头,道:“脸一斤价值几何?多少灵石?”

  “世风日下啊!”陆尘闭上眼睛,感慨道。

  老马口中“啧啧”两声,道:“你最近很缺钱吗?”

  陆尘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易昕那姑娘正帮我搞那灵力培植的事呢,我也不能光让人家小姑娘一个人折腾啊,就想着是不是送点灵石过去。”

  老马想了想,似乎有些疑惑,道:“以之前你帮她了大忙,还有易昕的性子,她会收你的钱?”

  陆尘道:“应该不会吧。”

  老马脸色一沉,怒道:“不会收你还向我要什么灵石!”

  陆尘讥笑道:“说你笨还不承认,这人情世故你懂不懂?她收不收是她的事,我送不送就是另一回事了。”

  老马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喃喃道:“你这么一说,倒好像有点道理,不过我怎么总觉得,你更多的是想从我这里捞钱呢?”

  “小人!”陆尘坐了起来,指了一下老马,严肃地道,“小人之心!”

  老马:“……”

  ※※※

  “灵力培植我暗地里打听过了,确有其事。”老马把陆尘从那架竹枝躺椅上赶了下来,然后把自己肥胖的身躯往椅子上一丢,顿时只听“吱呀吱呀”声音大起,然后前后摆动着,让他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同时口中道,“虽说这差事仍然还是杂役,但已经算得上是杂役弟子中最好的几项工作之一了,确实有许多人打破脑袋地都想往里掺和。”

  说到这里,他伸出一根肥胖的手指,对陆尘摇了摇,道:“要我说,像你这样没身份没地位没背景的废物,根本争不过别人,只怕是要辜负易家小姑娘的一片心意了。”

  陆尘走到门边倚靠着,回头笑道:“试试看呗,反正我也没损失啥,万一真的入选了呢。”

  老马叹了口气,道:“你真的想去?”

  陆尘也不回答他的问话,只缓缓道:“灵力培植是为门中最出色的那些弟子专门培植灵材的,多少可以接触一下现在昆仑派中出色的年轻弟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老马闭着眼睛沉默了片刻,道:“好罢,我想想办法。”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死光头呢,他若是在昆仑山中,这些事情不要太好办了,干嘛整天窝在仙城那边?”

  老马忽然苦笑了一下,道:“那边有事啊。”

  “怎么了?”

  老马默然片刻,声音像是忽然低沉了许多,道:“上个月,光是浮云司那边报上来的消息,已经又死了七个影子。”

  陆尘面上神色不变,但依稀能看到他一双眼眸深处,瞳孔仿佛微微收缩了一下。他缓缓地转过头,向门外的那条小巷看去,只见清净的石板路上,灰色砖墙随处可见斑驳,在某些墙缝和高处墙头上,还顽强地生长出绿色的一丛丛野草来,为这个寂寥而冷清的小巷平添了几分生气。

  微风吹过,那些在僻静阴暗处的野草轻轻摆动着茎叶,而他的衣襟也随风微微晃动着。

  风有些凉,有些寒意。

  过了一会,他轻声道:“只是浮云司报上来的数字?”

  老马点点头,道:“是,只是浮云司自己报的数字,私底下有多少,谁也不晓得。”

  “浮云司他们在怕什么?”

  “怕闲言碎语,怕冷嘲热讽,怕的是仙盟中暗流涌动的压力罢。”

  陆尘哼了一声,道:“死光头乃是仙盟六大真君之一,地位奇高,只要他硬撑血莺,我就不信有谁敢动浮云司。”

  老马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普通人自然不行,但若是其他五大真君开口,那就不同了。”

  陆尘脸色陡然一变,原本平静的神情终于动容,道:“是谁?”

  ※※※

  昆仑山脉气势雄伟,连绵起伏,在山脉最深处一片阔大的区域中,终年浓雾密布,几乎与天上白云相接,哪怕时有大风吹拂,也无法吹散此间雾气。而天上云霞之间,虚空中赫然悬浮着四座巨大山峰,便是昆仑派中最著名也最显赫的“天穹云间”四座奇峰。

  这四座山峰彼此相隔千余丈远,隔着云霞雾气,只能隐约看到其他山峰的影子,缥缈犹如仙境,仿佛正是人间仙家所在。四座奇峰自古传下,虽皆在同一山脉之上,却各有异象,正暗合天地轮转四季之分,遂得以春夏秋冬而命名。

  春峰生机盎然姹紫嫣红,夏峰炎阳酷热如在火中,秋峰清冷孤寂有肃杀之气,冬峰则冰天雪地万物萧条。

  咫尺之地四座奇峰,竟有如此神奇异象,可谓是造化奇迹了。在昆仑派中,这天穹云剑四座奇峰向来是宗门重地,历来只有门派中最重要的人物才能踏足其中,普通弟子甚至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这一天,虚悬于高空之上的冬峰上仍和往日一样,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白雪皑皑风雪漫天,整座山峰都是一片洁白之色。奇异的是,距离这座山峰不远的其他山峰包括下方的昆仑山脉各大山头,却仍是绿意盎然,也算是一种奇景了。

  罡风猛烈,吹面如刀,那丝丝冰寒之气仿佛可以透过血肉直接渗入到骨头里,令人忍不住地想发抖打颤。冬峰上一座千载玄冰凝固而成的悬崖边,此时站着一个身影,却是个十岁出头容貌极美的小姑娘,正是白莲。

  此刻的她面色清冷,身着披风,寒风吹过,她的秀发衣襟一起飘拂不定,真有一种飘然出尘般的仙子气息,却哪里还有半点当日与陆尘争斗时的凶狠模样,更不用提她曾经手沾血腥的诡异情形,仿佛就是与她毫无关系的另一个人。

  又或者是谁也不晓得到底哪一种,才是这个年纪小小的姑娘真正的面目。

  她的脸看上去有些略显苍白,不知是因为这冬峰山异常寒冷的气温罡风,还是她的身子不适。只是站在这冬峰高处,俯览下方,却是有一种茫茫昆仑尽在脚下的感觉,这天地人间,赫然小了许多,便是天上云彩,又何尝不是正在脚下?

  脚步声忽然响起,踏碎地面的落雪与冰渣,一个身影出现在白莲的身后,是个老者。

  如果陆尘在这里的话,应该会认出此人正是当日他在昆仑山门时看到的那位接引白莲上山的卓贤,也就是传说中白晨真君的二弟子,同时也是昆仑派中一位极其强大的金丹修士。

  卓贤走到白莲的身后,目光敏锐如电,扫过身前那看似娇弱的女孩身子,眼中异芒闪烁,似乎有一丝复杂神情闪过。

  白莲转过身来,看到了卓贤,不知为何她面上神色仍是没有笑意,仿佛从小到大她就是那种冷冰冰的清冷性子,低下头,她对卓贤行了一礼,道:“二师兄。”

  卓贤点了点头,然后平和地道:“此处罡风冷峻,你道行未成,不宜在此久留,否则容易损伤道基,随我回去罢。”

  白莲低眉顺目,道:“是。”

  卓贤领着她便转身走去,一路之上只见冰霜棱柱奇峻突兀,晶莹剔透犹如置身于一个神奇瑰丽的水晶般的世界。两人穿行在这个空中的神奇风雪山峰里,耳边只有仿佛永不止息的寒风呼啸声。

  “师兄。”白莲忽然开口叫了一声。

  卓贤道:“什么?”

  白莲道:“师父他老人家这一次,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

  卓贤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抬头望去,只见距离他们此处更高千百丈之上的地方,冬峰绝巅之处,无尽风雪疯狂涌动着,将那座孤峰完全包裹成了一团难以形容的巨大风雪堡垒,仿佛远离人世。

  “不知道啊。”卓贤平静地道。

  “嗯……”

  “怎么了,有事?”

  白莲包裹在披风中的手动了一下,轻轻握住了胸口的那枚翠绿吊坠,温润的感觉一如既往,哪怕是在这冰天雪地一片肃杀中,她似乎也还能从那翠绿树枝中感觉到一股生气和温暖。

  可是……好像还是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啊。

  白莲沉默了片刻,然后轻声道:“没什么事,就是问问。”

  卓贤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然后继续向前走去,风雪在他们二人身后席卷而过,卷起千百雪花,为这片白色的山峰涂抹上了一层迷离。

  (今天更新就到这儿,年纪大了,写不动了,天天这样码字吃不消,各位见谅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306:44:54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27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