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章 微风小巷

第一百一十章 微风小巷

  昆吾城中,黑丘阁前堂里,老马并没有马上回答陆尘的问话,脸色看上去也有些难看,过了一会后,老马低声道:“不止一位。”

  陆尘原本有些惊讶的神情此刻慢慢平复了下来,但一双眼睛中的光芒却越发锐利,过了片刻后,他忽然笑了一下,道:“死光头这是把其他人都得罪光了吧?”

  老马摇了摇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当年魔教势盛之时,大人风头无两,在真仙盟中呼风唤雨,天下侧目。到了十年前荒谷一战后,他更是声望到了顶峰,压得其他几位真君大人毫无面子,得罪的人多了去了。”

  陆尘道:“死光头这么厉害,怎么现在不嚣张了?”

  老马咳嗽一声,道:“天下动荡已久,真仙盟中有许多人还是想过些安定日子。”

  陆尘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外面的小巷,目光有些飘忽起来。

  老马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掠过一丝忧色,道:“真仙盟‘大宰院’那里,广博真君执掌仙盟财权,对浮云司这里向来看不顺眼,早就抱怨了多年。除了这位大人外,近日‘天律堂’铁壶真君那儿,也直接发话表示对浮云司大为不满,疾言厉色冲着堂主血莺,但矛头对着谁,整座仙城里大家心里都有数。”

  陆尘略感意外,皱了皱眉头后道:“铁壶?这位大人不是向来号称铁面无私,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老马苦笑了一下,道:“因为浮云司一大堆烂事摆不平啊,三天两头不是死个影子,就是失踪个巡视什么的,换谁也受不了,也就是天澜真君死撑着血莺,不然那位薛堂主早就被捉到天律堂里去了。”

  陆尘脸色又难看了起来,冷哼了一声,道:“魔教竟然如此嚣张了么?”说完他顿了一下,忽然又摇了摇头,道:“不对,虽然那些疯子不弱,但也不会强到可以正面挑衅真仙盟的地步。”

  老马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尘把脸转了过去,看了一眼外头空荡荡的小巷,似乎不愿多说,道:“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有数。”

  老马迟疑了一下,却是从那张舒服的躺椅上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陆尘身前,脸上少见地浮现出严肃神色,低声道:“兹事体大,我不能胡乱猜测。天下对魔教了解深刻者无过于你,若是你有何见解,必须对我清楚说明白了,我才能上报真君。”

  陆尘并不言语,只是看了老马一眼。

  老马叹了口气,轻声道:“这是大事。再说了,你心里应该也知道,他相信的人不多,但是你说的话,他一定听得进去。”

  陆尘沉默着似乎在想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后,在老马变得有些焦急的目光里,他淡淡地开口道:“魔教对仙盟确有渗透,但浮云司是多年来对魔教争斗最多的仙盟堂口之一,无论实力、经验、防备都是极强,能将浮云司逼到这种地步,死了这么多人,魔教做不到。”

  老马死死盯着他,道:“那是谁?”

  陆尘忽然笑了笑,道:“谁最了解仙盟,谁最好下手,死了人谁受益最大的,跳得最高叫得最响的,那便是了。”

  老马脸色忽然苍白了一下,盯着陆尘看了好半晌,最后才涩声道:“但你没有证据?”

  “我没有。”

  “只是猜想?”

  “只是猜的。”

  “如此大事,你只凭猜测,怕是不能服众!何况你话里意思还暗指了那两位,这岂是空口白话能指摘的?”

  “真君眼底,什么时候需要证据了?”

  “……”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一片静寂,没有人再开口说话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看上去仿佛时光都在这条孤寂的小巷中凝固了一般,当光线落在他们身上时,那平凡的屋檐下两个普通的身影,仿佛也只是岁月中不起眼的蝼蚁。

  “这样是不行的。”老马轻声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

  “那两位是何等人物,大人他如今本就窘迫,岂可再树大敌?”

  陆尘面无表情地道:“你要我说话,我说了,这些话你要不要传给死光头听,与我无关。”

  老马霍然抬头,看着陆尘,欲言又止,脸上掠过了一丝复杂神色。

  小巷堂前,沉默依然。

  ※※※

  光影流转变幻,风中青草微颤。

  陆尘忽然走出大门,来到小巷对面墙边,伸手折了一根草叶下来。凉爽的微风徐徐吹着,在这个仿佛被热闹城池所遗忘的角落独自飘舞。

  “你心里当真是如此想的?”老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陆尘拨弄着手中草叶,平静地道:“是。”

  老马走到他的身前,盯着他的眼睛,道:“但我觉得这话里似有他意。”

  陆尘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道:“哦,是什么?”

  “有诛心之意。”

  “听不懂,说人话。”

  “你是不是心底仍旧记恨大人,想要害他?”

  “……”

  无声无息似有惊雷炸响,微风小巷瞬间再度沉寂,青青草叶,在指尖悄然折断,随风飘去。

  ※※※

  云走天光洒落,小巷幽深不知几许,只有人影对站墙下。

  轻风仿佛也变轻变缓,但依旧顽强吹过,掠起他们的衣襟衣角,却看不清衣袖中的手掌。

  那风中忽有萧瑟之意。

  陆尘转身,摘了一片绿叶,淡淡道:“这话你不该说。”

  “我知道。”

  陆尘手指轻轻抚摸着那片翠绿叶片,眼神明亮锐利而带着几分冷意,似乎连声音也冷了几分,道:“当着我说,便有疑我之意;去与光头说,便是离间之举。”

  老马的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没有言语,只是沉默着。

  陆尘又道:“你我相识十年,你应该知我甚深,明白我的心意,其实……”

  老马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道:“其实我根本看不透你。”

  “我不知道你心里有何念头。”

  “十年前的事,你真的放下了吗?”

  “这世上根本没人会真正知道你的心意!”

  老马一句一句,缓慢却清晰地说着,盯着陆尘的眼睛,目光锐利如刀,仿佛想要切开陆尘眼中瞳孔里,那深邃的黑暗。

  有风吹过,衣襟飞舞。

  陆尘缓缓转过身来,直视老马的眼睛。

  两个男人沉默却冷峻地对视着。

  衣袖深处,一枚翠绿的叶片忽然枯萎下去,变作一片焦枯败叶,然后悄无声息地滑落于地。

  ※※※

  “你想太多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尘忽然笑了一下,拍拍手掌,然后眼往天空看了一眼,但见那天蓝云走,口中平静地道:“是你问我的话,我说了,你不满意便怀疑我,这怕是有些不妥吧?”

  老马沉默着,没有回答。

  陆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得了,胖子。干咱们这一行的,整日里疑神疑鬼紧张畏惧的都有,最后发疯发狂的也有不少,你再这样下去,以后也免不了变成一个疯子。”

  老马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有理。今天是我急了,回头我会把你的话传上去的。”

  陆尘转身向屋里走去,口中道:“传不传的,你自己看着办。”

  老马跟在他的身后,走了两步,忽然道:“你救过我的命,我没有想害你的意思。”

  陆尘的脚步顿了一下,道:“我知道。”

  往前又走了一步,陆尘说道:“胖子,这十年间,我是把命交到你手里的。”

  老马默然。

  陆尘看着近在咫尺的门槛,停下了脚步没有走进去,过了片刻后,他转过身子看着老马,轻声道:“现在也是一样。”

  老马身子微微一震,随后眼中掠过一丝幽深复杂的目光,片刻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

  陆尘笑了起来,笑容温和,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回山了。”说着,他对老马挥了挥手,便转身向小巷外头走去。

  老马站在青石板路上,默默地看着那个身影渐渐远去,始终一言不发。

  当陆尘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视线中后,老马脸上的肥肉突然抖了几下,在那片刻间他似乎突然全身像是一下子从极度紧绷的状态里放松松弛下来,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仿佛像是屏息潜伏在水中的人,憋了太久太久。

  他大口地喘了几下,又伸手在额头抹了抹,然后无声苦笑了一下,转过身子准备走回屋子那边。只是才走出两步,他的身子忽然一顿,却是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他忽然走到小巷墙角的一处地方,蹲了下来。

  白白胖胖的手掌从衣袖里伸出来,到了那砖头墙边摸索了一下,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片干枯焦黑的残叶,蜷缩成一团。

  老马默默地看着手中这片枯叶,又抬起头看了看周围,那些墙上缝隙里顽强生长的野草,正在风中充满生机地微微颤抖着,挥洒着绿意。

  寂静的小巷里,老马的眼底忽然掠过一丝阴霾。

  (出门办事,先把这一更码出来,晚上回来继续,第二更不确定什么时候码出来,但是肯定会出来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408:51:0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0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