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流香圃

第一百一十三章 流香圃

  黑狗阿土快活地在山林间奔跑着。

  昆仑山脉中几乎没有强悍的妖兽,山林里随处可见的都是些人畜无害的小鸟小兽,稍微大一点厉害一些的野兽,都藏在深山老林里,轻易不敢出来。

  这里唯一的主宰就是人类,确切地说,是昆仑派的修士们。

  阿土当然不知道“狗仗人势”这个词的意义,也从来没听过狐假虎威之类的话语,不过这些日子来,它确实在昆仑派石盘山附近的山林间玩得很痛快,每每都要到天黑时分才回去,以至于陆尘都骂了它好几次,说它玩得性子都野了。

  对陆尘的训斥,阿土每次都是伏耳恭听,然后坚决不改,它仿佛从心底深处就特别特别的喜欢山林,喜欢在那些山山水水林林草草中跳跃奔跑,每当这个时候,阿土就会觉得自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甚至就连瘸了的那只腿也不再是障碍了。

  有的时候它甚至还会忍不住站在山上,对着无尽的群山和晴朗的天穹,大声而凄厉地发出长啸。

  如一匹月圆之夜的狼。

  嗯,只是有点像而已,它的叫声气势不够强大,中气也不足,而且最重要的是,阿土从来没在晚上出来过。到了天黑的时候,它都会乖乖地回家和陆尘呆在一起,呆在那间简陋而狭小的房间中。

  这一天陆尘上山去了,阿土又独自跑去玩耍,它跑过山林跑过河流跑过山山水水,然后看到了一座有些奇特的山峰。

  那座山隐藏在昆仑群山中,不高也不大,阿土站在山脚下望去,觉得这座山山体有些奇怪,扭曲险峻,好像有点眼熟。

  阿土看了半晌,忽然狗头中灵机一动,然后找到了答案。

  它觉得这座山峰的形状就像是一只狗头!

  狗头一样的山。

  狗头山!

  阿土顿时兴奋起来,冲着那座山“汪汪”叫着,欢快地跑了过去。但在山脚下它忽然脚步一顿,却是看到了一道天然形成的斜坡,占据了“狗头山”整个一侧,向上延伸而去。

  斜坡一层一层,或有巨岩或有大树,仿佛总有些天生地长的显眼的标志物,将这里分成了一条从下往上的巨大的阶梯。

  一群野猪,几只山羊,偶尔飞过的小鸟,还有大群大群的麋鹿从它眼前走了过去。

  阿土有些畏惧地离那些个子高大的动物远了些,然后东张西望了一下,又往山上走了上去。到了那无形又巨大的阶梯第二层,阿土忽然看到了一只体型庞大的斑斓猛虎,正懒洋洋地躺在一棵树下酣睡着。

  阿土的腿一下子软了。

  幸好那只斑斓猛虎没发现它,阿土连忙逃命,往旁边跑开,不知不觉又上了一层,然后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便向周围看去,果然,随着它慢慢往这山上行走,这一层层的阶梯里,竟然都有各不相同的异兽停留在此。

  有身长十丈的巨大鳄鱼,有通体纯白的独角犀牛,有纵横驰骋的黑色金雕,甚至还有翩翩如仙的瑞兽灵鹤……

  一层一层,无形的线似乎划在这座山上,让所有的异兽们都相安无事,而且奇怪的是,它们似乎也从没有对其他动物有任何的攻击举动,最多也就是往阿土这边吓唬性地吼叫一声,然后把阿土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阿土虽然有些害怕,但不知怎么,它心底却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冲动在不时激励着它,让它不时望向那山峰的最高处。

  隐隐约约,那里仿佛有一个巨大的身影。

  阿土慢慢地接近了那里。

  在走到山顶时,这只黑狗已经四脚颤抖,看起来马上就要支撑不住的样子,但是很快的,它就看到了它想看的东西。

  这座狗头山的山顶上,确实有一个庞大的身影趴在地上,当那双巨大的眼睛缓缓向它这边看来的时候,阿土突然高兴得大叫起来,然后冲了过去,对着那个小山般的巨兽欢快地叫唤着,尾巴拼命摇动。

  就像是它见到了十分想念十分亲近又十分想讨好的老朋友。

  那是一只青牛,雄踞在这山峰之巅,在昆仑山所有瑞兽的最顶端。

  青牛看了阿土一眼,阿土高兴地叫着,然而却不见青牛有任何反应。过了片刻,忽然只见青牛尾巴一甩,伸了过来,如同一道传说中的捆仙索一样,瞬间卷住了阿土的身子,然后往空中一抛,顿时就远远地飞了出去。

  “汪……”

  一声凄厉叫喊,狗头山上下无数异兽都闻声看去,只见一道黑影从山上飞了下来,在半空中翻转了好几次,然后“噗”的一声闷响,摔在了山脚下某处茂密的丛林里,半晌没有动静。

  山上山下一片寂静,过了片刻,忽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众多异兽仙禽该吃的吃,该睡的睡,该散步的还是散步,就是没有一只过来瞄一眼那只不知死活的黑狗。

  ※※※

  五日之后,百草堂正式公布了这一年灵力培植的弟子名单,人数为五十人,陆尘的名字名列其中。

  易昕十分高兴,跑来找陆尘庆祝了一番,不过陆尘十分煞风景地对她说以后咱们就两清了,你也不欠我的人情了之类的话,让易昕好一阵翻白眼。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当易昕看到灰头土脸趴在屋里,身上缠了好几道绷带的黑狗阿土时,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追问陆尘。

  陆尘却也不知道,只说前几天这只笨狗从山林里一路爬回来的,样子很是凄凉,看样子似乎是在山林里玩耍时,不小心从哪个地方摔下来了,结果摔断了好几根骨头,费了陆尘好大的劲才给它接好的。

  易昕当时就心疼坏了,抱着阿土眼泪珠子直掉,轻声软语安慰了好一阵子不说,回头又跑出去买了一大包阿土最爱吃的肉骨头放在它面前,算是给阿土养伤补充气血的。

  奇怪的是,阿土虽然身受重伤,但这货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异样情绪,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易昕来了就对她吐舌头舔手表表亲热,其余的就没有什么了。

  所以到最后,易昕也只能当阿土自己不小心摔坏了,然后又是好一阵叮咛叮嘱,把阿土听得两眼无神哈欠连天,最后在她怀中昏睡过去了。

  相比起易昕的心软,陆尘就干脆多了。帮阿土接好了骨头换了药绑好绷带,一脚就将它踹到屋子的角落去了。用他的话来说,这只笨狗屁用没有还整天给他找麻烦,迟早还是炖了吃狗肉才是真的。

  易昕气坏了,抱着阿土要走,谁知阿土跟她亲热是亲热,但凡一到要走的时候就翻脸无情,抱着桌角凳子拼命挣扎就是死也不肯离开这屋子,最后还躲到陆尘的身后,不管易昕怎么说也不出来。

  这是一只什么样的狗啊!

  易昕对这只性情诡异离经叛道的黑狗都快绝望了,心里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

  不管怎么说,阿土也只是不起眼的小插曲,陆尘在昆仑派中的日子仍然还是按部就班地继续着。

  参加了灵力培植,灵田这一块就可以放下了,在百草堂的安排下,陆尘等五十名在灵力上尚有可取之处的杂役弟子离开了石盘山,来到了百草堂下另一处名叫“流香圃”的地方。

  流香圃是一处种植重要灵材的药圃,占地很大,但陆尘等杂役弟子暂时只被允许在最外层的“枫园”中做事。

  能够种在流香圃里的灵材,最差的也都是二纹,越往深处,品阶越高,清香灵气终日不散,因此而得流香之名。

  而陆尘等弟子的工作则是在最外围的枫园里,在百草园上头安排下来的一些灵植中,用他们的灵力去催动调整周围灵田泥土里的五行灵力,令这些珍贵的灵材可以生长得更好。

  这是一项十分枯燥但又需要十分认真仔细的活,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伤到灵草脆弱的根系进而损伤灵材。而如果培植得当的话,这些珍贵的灵草便会比正常情况下长得更好,其所蕴含的灵力和药力也就更充沛。

  陆尘干的就是这样的活。

  干活的时候,他的样子和大多数人一样,有些滑稽也有些可笑。杂役弟子们一个个都蹲在灵田里,双手插入地面,有的人还撅起了屁股,然后屏息静气地小心翼翼催动着土中的灵力,一道道微弱的光芒在泥土间闪动着,一天下来,他们的身上脸上,往往都会沾染上黑色的泥土,显得有些肮脏。

  看上去就像是人间俗世里,最平凡普通不过的农夫。

  那一天,陆尘就蹲在灵田里,做着自己的事。

  流香圃里来来往往的昆仑弟子很多,有许多人是要用药,也有人来百草堂求购灵丹,还有人则是直接花费灵石,请百草堂这里的人帮忙栽种一些珍贵的灵草灵材。

  当那些高高在上、道行高深的昆仑弟子们路过这里时,他们大多数都不会看那些低头如农夫一般的杂役弟子,偶尔也有好奇的年轻人看着这些人,然后发出惊奇而好笑的声音,说着一些比如“那些人的样子好像蛤蟆呀……”之类的话。

  陆尘当然也听到了一些这样的话语,不过他的脸色一直平静,也看不出他心里有何波动,只是在那天傍晚的时候,当他终于做完了所有的活,腰酸背痛地站起身子时,忽然看到远处一个姣好的身影,正背对着他走向那流香圃深处。

  那天的晚霞下,她肩头的那件赤羽披风,仿佛也正像是天边燃烧的那一片火烧云。(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504:29:34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3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