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黑火生长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黑火生长

  那个女子名叫苏青珺。

  陆尘知道她的名字,也知道她是一位天资极出色的昆仑派天才弟子,年纪轻轻,距离金丹境界便只有一步之遥。她还有一位名气很大实力很强的元婴真人师父,甚至于还因为她出身的铁支是弱势的一方,她的师父木原真人和其他铁支的长辈,都隐隐地将未来铁支崛起的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她是天之骄女,她是顶尖的四柱奇才,她是昆仑派如今最耀眼的年轻天才之一,论声势,甚至比何毅都要更胜一筹。

  陆尘这样的杂役弟子,只能在远处像现在这样,静静地眺望着她的背影,彼此之间有如天壤之别。

  或许只有那件美丽得如同火焰燃烧般的赤羽披风,才能让他觉得有些熟悉,让他想起了当初的那个小小山村,那座山和山里的燕子。

  陆尘看着那个女子的身影走进流香圃深处消失不见,然后默默转身,也离开了这里。

  ※※※

  进入灵力培植的名单,来到流香圃这里干活后,陆尘的住处也随之搬了过来。相比起之前在石盘谷里的房子,他现在的住处明显要好了一些,首先,地方宽大了一半,屋子采光也明亮许多,包括家具都多了不少,甚至还有一张书桌放在窗前。

  或许正是这些无形的好处,才让许多杂役弟子对此趋之若鹜的吧。

  当陆尘回到自己的那间房子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推开房门,黑影一闪,阿土便迎了上来。

  阿土是两种妖兽混血的后代,虽然眼下看起来这货的战斗力十分低劣,很是对不起它的父母,但在恢复速度上却是很不错。当初在迷乱之地刚刚救下它的时候,阿土的断腿便比易昕的断手好得要快上许多。眼下也是这样,前几****刚刚不知在哪儿摔折了骨头,现在却已经差不多好了。

  陆尘蹲下身子,摸了摸阿土的头,阿土摇晃着尾巴,对他叫唤了两声,然后不住地看向门外。

  “嗯?你这是想出去玩了?”陆尘问道。

  阿土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你倒是什么都不怕,骨头刚摔断才好,现在就又不记得了?”

  “汪汪汪汪……”阿土一阵低哼,似乎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好吧。”陆尘笑道,“随便你,反正你要野着我也不管你,不过别给我再找麻烦了。另外现在天黑了,外头有宵禁的,天黑不能出去,等明天吧。”

  说着,他转身关紧了房门。因为天黑了屋里又没点灯,所以周围一下子黑了下来,只能依稀看到些家具的轮廓,陆尘走到床边坐下,阿土也跟了过来。

  黑暗之中,阿土的眼睛开始渐渐发亮,那是带着一点幽绿的奇异目光,在黑暗里闪闪发亮。有点瘆人,有点阴森,也有点奇异的美感,就像是纯净剔透的绿宝石。

  陆尘看了一会阿土的眼睛,便移开了目光,躺在床上,然后便安静不动了。

  过了一会,床铺上有索索的声音响起,是阿土也跳到了床上来,然后安静地在陆尘身旁趴下了,身子蜷缩成一团,两点幽绿的目光缓缓消失,像是闭上了眼睛。

  夜色深沉,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是到了深夜万籁俱静的时候,屋子内外再没有一点声息。

  然后,在黑暗中,一直安静躺着的陆尘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与之前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哪怕是最敏锐的窥视者也很难察觉其中的分别。在这片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眼中的瞳孔似乎也已经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似悄然燃烧的黑色火焰。

  屋里屋外,一片静寂。

  又等待了良久,他才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往心口的位置伸去。

  眼看着他的手掌马上就要碰到胸口时,忽然,从黑暗中伸出了另一只怪异的手臂,一下子按在了他的手背上。

  陆尘转眼看去。

  两团幽绿的火焰在黑暗中缓缓亮起,就在他的旁边。而刚才按住他的手背的,是阿土的一只前爪。

  陆尘并没有惊讶,也没有慌乱,他只是在黑暗中安静地看着阿土那双奇异的眼瞳,过了一会儿后,他忽然笑了一下,然后轻声道:“你也想去吗?”

  阿土低声叫了一声,似乎像是应答。

  “好。”陆尘说了一句,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将阿土的身子揽了过来,抱在怀中。

  在这个过程里,阿土十分的配合,没有丝毫挣扎,从它身上还传来了温暖的体温,给这个有些冷清的黑夜平添了几分温暖。

  在黑暗中,陆尘搂住了阿土,然后右手再一次地,放在自己的胸口,然后深深呼吸,忽地向下按去。

  ※※※

  熟悉的浮沉感陡然袭来,耳边有呼啸轰鸣声似远似近,那一刻仿佛格外漫长,但在不经意的片刻后,陆尘眼前光芒亮起时,身子已经换了地方。

  陆尘和阿土摔在“树洞”的地上。

  这一摔当然并不严重,也不痛苦,至少阿土就一跃而起,然后十分兴奋喜悦地向旁边跑去,开始好奇地到处闻闻嗅嗅了。

  陆尘从地上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周围。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进来这个“树洞”了,原因当然是上次与白莲争斗时,那个少女的神树树枝与他身上的那颗种子突然发生了奇异的呼应,进而将他们两人包括阿土一起吸进了这里。所幸的是,当日白莲不知是被一种什么力量所压制,在这个树洞里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并没有发现陆尘这个最大的秘密。

  与过往相比,这个树洞中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古老斑驳的那些树墙上重新增添了一些生气,那些游荡纠缠在树纹里的蒙蒙青气也浓郁了不少,陆尘甚至还看到有一些树墙上的像是枝头树瘤的地方,重新冒出一点点新绿的嫩芽。

  这一切当然都是拜当日他从那根神树树枝中挤出的精华所赐,不过那根据说是这世上唯一仅存的一根神树树枝,在那时陆尘就感觉到其中蕴含着的生命菁华犹如汪洋一般近乎无穷无尽。也只有那等充沛无比的力量,才能让这个古老的树洞重焕生机。

  在神树树枝菁华所带来的所有变化中,最吸引陆尘关注的其实并不是这个古老树洞里树墙上的变化,而是在一前一后两个方向上,在古老的树墙深处突然出现的两道门的轮廓。

  那真的只是轮廓而已,因为哪怕陆尘走到近处,用手触摸,也根本无法找到任何一道缝隙。那两道门就像是隐匿在蒙蒙青气和斑驳树皮后的神秘之物,看得见,摸不着也打不开。

  陆尘尝试了很多方法,都对此毫无作用,而哪怕他竭力回想当年在魔教中生活时的所见所闻,包括所有听到看见过的魔教传说,也从来没有与这两道门类似的东西。

  门,就是用来打开的,所以在那门后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陆尘下意识地想到了那一天,自己记忆中的满天星光,和那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

  他忽然觉得有些冷。

  ※※※

  “汪汪、汪汪……”

  一阵吠叫声从旁边传来,将陆尘从沉思中惊醒。他回头看去,只见阿土不知何时跑到了树洞中央的那一片水洼边,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水里,口中偶尔会试探着对水中叫唤两声,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

  陆尘走了过去,向水里一看,只见水下倒映出阿土的影子,忍不住便笑道:“别大惊小怪的,那是你自己的影子。”

  阿土抬头看了陆尘一眼,口中低声哼哼了两声,忽然又抬头对着水里叫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

  陆尘略感诧异,又走近了些,顺着阿土的目光看去,只见这只黑狗趴在水边,目光却似乎穿过了水中的倒影,在那清澈的水流中,看向了更深处。

  他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沉默地看着阿土,看着这只狗似乎因为紧张,连脖颈上的毛发都微微竖起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他走了过去,在阿土身边蹲下,然后抱住了它的头。在他的怀里,或许是感觉到了熟悉的体温和味道,阿土很快平静了下来,不再乱叫和紧张,身子也放松了。

  “没事的。”陆尘低声对它说道,“只是一团讨厌的火而已。”

  阿土没有回答,也没有反应,还是安静地靠在他的身旁。陆尘低头看去,穿越了水面,然后看到,在那水面之下的清水深处,波光粼粼晃动的后面,渐渐的有一团阴影显露出来。

  那是一团在水底深处无声无息燃烧的黑火。

  但是下一刻,陆尘的眼瞳忽然收缩了一下。

  那团黑火,似乎比他记忆中的模样变大了一些。

  黑色的火焰无声地燃烧着,这熟悉的画面仿佛永远也不能从他的记忆中消失,如同恶魔一般永远铭刻在他记忆最深处。

  陆尘慢慢地抬起头来,眉头深锁,看向周围这片似乎显露生机的古老树洞,忽然想到,在这一片生机勃勃之中,难道那团神秘的黑火也同样吸取着生命精气的力量,与这个树洞一样缓缓生长着?

  难道那团黑火,也和这古老的树洞一样,拥有着某种难以想象的生命?

  (求点罢,谢谢。)(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610:41:56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4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