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窥药之牛

第一百一十六章 窥药之牛

  这番话陆尘直视苏青珺而说,隐隐便有几分挑衅意味,不过看他面上神情平静,语气也是平和,又似乎并无此意。

  而苏青珺看起来显然也并非是一个急性子爆脾气的人,对陆尘这句话也没什么反应,反而是皱眉问道:“听你的意思,是我刚才有说错的地方了?你给我说一下,若果然是我错了,我自然便向你认错。”

  “嗯?”陆尘听了她这句话也是怔了一下,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下苏青珺,颇有几分刮目相看的意思。

  从陆尘拜进昆仑派到如今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对在宗门里颇有声名的这个女子也有所了解,再加上昆吾城中老马私下里也打听到了不少苏青珺的消息并转告了他,实际上陆尘此刻对苏青珺的了解比大多人都知道得更多一些。

  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身上都仿佛写着“完美”二字。她天分高,天生是顶尖的四柱奇才,在修行上进境奇快,远胜常人;她家世好,出身便是昆吾城中最大的世家苏家,自幼被人万千宠爱,天材地宝、山珍海味堆积如山;她背景深,除了苏家在昆仑派中无数或明或暗的势力外,她的师父更是昆仑派铁支一脉的首领,哪怕铁支眼下暂时衰弱,但一脉希望若是都倾注寄托在一人之身,哪怕是如今强盛的昆支也无人敢轻易招惹她。

  年纪轻轻,她甚至就已经看到了金丹境的那扇金光闪闪的大门,未来的道路更是深远宽广得令人无法想象。甚至在传言中,某一次苏青珺的师父,那位嗜爱美酒的木原真人在大醉之余,曾有失言道自己这个弟子日后或有一丝机会可窥探传说中的真君之境。

  当然了,这只是无从证实的流言而已,木原真人自己也在日后多次斩钉截铁地否认了自己曾经说过这种话,不过类似的流言仍然没有停歇,在私下里的昆仑派弟子中悄悄流传着。

  这样一位天之骄女,仿佛生来就是站在众生之上、理应被所有凡人们所敬仰、所仰视的人,此刻却忽然对陆尘能够说出“认错”二字。

  陆尘仔细地看着她的眼睛,那个女子的目光清澈明亮,仿佛没有丝毫杂质,让人下意识地觉得她说的所有的话也许都是真心的。

  “喂?”苏青珺等了一会儿,发现陆尘只是看着自己并没有回答,不禁皱了皱眉,略微提高了一些声音叫了一声。

  不过看她的模样,显然,从小到大这位姑娘接受的便是最良好的礼仪,又或许是她本身太过美丽,气质太过出色,所以哪怕是这样一声催促的叫声,也让人丝毫不觉得难受。

  陆尘收回了目光,心里自嘲般地笑了笑,心想,人和人的差距还真是大啊。顿了片刻后,他指了一下地上的红珀参,对苏青珺道:“苏师姐,这红珀参在培植上讲究一个‘一九’开,也就是一分栽培九分休养的意思。只要做好那一分的工作,将灵田中土系灵力归聚到红珀参根上周围,其余时候便让它自行生长就好。”

  苏青珺面上略显诧异,道:“竟是如此么?”

  陆尘道:“这法子是百草堂中历代祖师传授下来的,我一个杂役弟子当然不敢篡改,若是师姐不信,也可以自行去百草堂中询问。”

  苏青珺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顿了一下后又有些疑惑地道:“按你这么说,这红珀参倒似乎十分容易栽培?但过往几次我到百草堂寻要这味灵材时,他们却都说红珀参培植艰难,十分难得的。”

  陆尘笑了一下,道:“这话是对的,百草堂里的师兄师姐们并没有对你说谎。红珀参确实不易栽培。”

  说着,他蹲下身子拨弄了一下那株红珀参旁的泥土颗粒,顺手捏碎了一小块泥土,道:“虽说红珀参栽培时大部分时间都是空闲,但在一分的时间里却最是紧要,调动土中灵力必须均衡匀速,必须细密归到灵草在泥土中所有的细根末梢,同时,吸聚调动的土系灵力还必须纯净温和,只这一步,寻常人便做不到,不是灵力品质不够,便是道行掌控不行,无法细致到所有根系,这才有红珀参是最难栽培的灵草之一的说法。”

  苏青珺看了一眼陆尘,忽然道:“这么说来,在今年的杂役弟子中,你在灵力培植上很不错?”

  陆尘道:“我是最好的,所以百草堂的师兄让我来培植这株红珀参。”

  苏青珺怔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陆尘居然毫不客气好不谦虚,倒是与她平日相识的人不太一样,一时间不禁有些好笑,摇摇头露出一丝微笑,道:“你竟然如此自信么?”

  陆尘笑而不答。

  苏青珺也不再看他,明眸微微发亮,凝视着那株头顶九颗“红珠”的红珀参,眼中有好奇和欣喜之色,仿佛是对于自己刚刚知晓了一种新的知识而欢喜不已。

  就过了片刻,她忽然也蹲了下来,似乎丝毫不顾忌这灵田中泥土的肮脏,用她葱白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那红珀参。

  “大千世界造化玄奇,哪怕是这小小灵草,竟然也有这等学问,真是令人惊叹。”她面带微笑,却是轻声赞叹道。

  过了片刻,两人一起站了起来,苏青珺转身才要离开,忽然又顿住身子,回头向陆尘看来。

  陆尘微微垂首,道:“苏师姐,还有事么?”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道:“刚才是我不明就里,不知红珀参习性而对你妄加指责,是我错了。”

  陆尘默然片刻,道:“苏师姐,以你的身份,其实无须对我认错。”

  苏青珺淡淡道:“错了便是错了,何须遮掩。只是话说回来,这株红珀参对我确实重要,还请你……呃,还未请教尊姓……”

  “陆尘。”

  “嗯,陆师弟,还请你好生栽培这株灵草,若是成熟之后药力充沛,我一定另有酬谢。”

  陆尘笑了一下,道:“师姐放心就是。”

  苏青珺点点头,又沉吟了一下,道:“还有一句话,算是我多嘴一句。或许红珀参习性如此,你也做好了分内之事,但之前随意躺倒在灵田之中睡觉,无论被谁看到,不免都予人偷懒奸猾之感,对你绝无好处。”

  陆尘深深看了这个美丽的女子一眼,随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师姐提点。”

  苏青珺“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块灵田。

  微风从远方吹拂而来,吹动她轻薄美丽的衣襟,火红绚烂的赤羽披肩在她肩头颤动着,似一道燃烧的盛景,在那天光中惊艳了岁月光阴。

  ※※※

  当陆尘在流香圃草园中干活偷懒被人抓个现行的时候,伤势已经差不多养好的阿土也从屋子里跑出来,自己跑出去玩了。

  新的房子周围环境当然和之前在石盘谷的时候不太一样,不过因为都在昆仑山中,最多的同样还是山头和森林,所以阿土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就习惯了周围环境,然后熟门熟路地又钻进了流香圃周围的山林里玩去了。

  相比起石盘谷那边的自由,流香圃这一带山林里明显警戒的味道重了许多,药圃外围时时有人巡视那是不用说了,哪怕是在山林里也偶尔能看到有一两队巡逻的守卫弟子经过。显然,百草堂对这一块地域还是十分看重的。

  阿土虽然还算不上什么特别厉害的妖兽,也没什么强悍的实力神通,不过鼻子倒是很灵,加上动作也算敏捷,所以在山林里十分自如,偶遇守卫弟子也会远远避开,并没有出什么意外。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也很高兴,可惜美中不足的是,阿土发现自己找了很久,却一直无法重新找到当日那座奇怪的“狗头山”。不过这其实也是正常,从石盘山到流香圃这里有一段路程,昆仑山又这么大,那座狗头山隐藏在群山之中,短时间内还真是不好找到。

  只是阿土心里不知为何,却始终对那座狗头山念念不忘,哪怕当初自己在狗头山那边被丢下山受了伤,但阿土心里还是很想过去看看。

  走啊走,跑啊跑,阿土跋山涉水的还是没有收获,看看天色不早,阿土也只得先掉头回去。反正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找那座狗头山好了。

  回家的路对它来说并不难,一路顺着气息,阿土就走了回去,眼看着天色慢慢有些昏暗下来,阿土也走到了接近流香圃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阿土忽然身子一震,猛地停下了脚步。只见前方那片山林里,昏暗的光线中,突然有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在那里,赫然正是那只青牛。

  阿土站住了脚步,远远地盯着那头牛,眼中有一些疑惑。

  它很快发现,青牛似乎站在林间,远远地眺望着什么。阿土顺着青牛的目光看去,发现在青牛的前方山林之下,便是地域阔大的流香圃,一块块形状规整的灵田整齐地排列在药圃中,阵阵灵药灵草清香,在这晚风之中,隐隐约约地随风飘来,飘荡在这山林里,弥漫开去。

  阿土看着青牛。

  青牛“哞”地低鸣了一声,抬起头向着空气中深深闻了一下,然后面上似乎露出了一丝陶醉的神色。

  (大早上起来就想着今天要三更,于是不得不赶紧开始码字,昨儿晚上码了一些,今天早上把这章码完。看着岌岌可危的情况,感叹一声,起点的榜竞争是真惨烈。双倍最后一天,也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求票。继续码字去。)(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707:42:07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7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