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日做梦

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日做梦

  “是谁?”老马问道。 . 1W.

  “城白家,那个十岁的天才女孩白莲。”

  老马脸色变,仿佛倒吸了口凉气,皱眉道:“你干什么啊,那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何况是五柱天才,马上还将成为白晨真君的弟子,你这是……”

  他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6尘,嘴巴动了几下,却是个字也没再说出来。

  6尘静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后道:“你别忘了,我那个时候也就十二岁吧,至于真君弟子,五柱天才……”他笑了笑,脸上似有几分讥诮之意,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

  小巷上方狭长的那片天空里,有朵白云飘过蔚蓝的天穹。

  老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听起来似乎有些艰涩,道:“我知道了,会去查的。”

  “好。”6尘应了声,然后走出了大门,向远方走去。

  ※※※

  昆仑山的日子平静而安稳,就像是当年清水塘的清水溪,每天每日都在流淌着,安静到让人仿佛察觉不到。

  流香圃这里,6尘渐渐地已经熟悉了这边的情况,以他温和的性子也认识了好些这里的人,有许多是和他样的杂役弟子,也有些平日里管着这块的百草堂正式弟子。至于他自己的本职工作,那株生性奇特的红珀参,这些日子里也是长势良好,看起来甚至还更霸气了些,具体表现就是,在红珀参周围的参草生长的范围又扩大了少许。

  那些被霸道的红珀参掠夺生机而死掉的野草树木,6尘当然不会觉得可惜,反正百草堂在这里早就预留出了足够的地盘。正经是参草生长地域越大,反映着红珀参长得越好。

  那天之后,苏青珺又来过次,在看到红珀参的勃勃生机后,看得出来她心情不错,虽然并没有真的喜笑颜开,但对6尘的态度也是变好了不少。

  不过比起石盘谷那边的灵田,在流香圃这里的灵草品阶上普遍高出不少,但生长时间也会更加漫长,红珀参长到如今这样大了,但距离收获的时候至少还要有三个月时间。

  这种事急不来的,百草堂也不会去做揠苗助长的事,事实上就如今这个度,其实已然是比野生的红珀参生长度要快上了倍了。因为有人族修士着意栽培,用灵力细心照料。

  不过这样来,6尘平日里干完活便有些无聊了,但或许是当初苏青珺说过次,虽然当时6尘并没有低头服软,但从那天以后,他却再也没有倒在灵田里睡觉了。

  他开始到处闲逛,在流香圃,不过因为流香圃深处栽种着更高品阶的价值连城的高阶灵材,他们这些杂役弟子暂时还不能进去,所以他走的地方基本上都在草园这里。

  草园的地盘其实相当大,栽种的各类灵草灵材极多,历年来在此做事干活的杂役弟子们也着实不少。不过对6尘来说,离他最近也最容易攀交情打交道的,当然还是这次与他起过来的那批杂役弟子。

  段时间后,他便把这批十人杂役弟子的其他九个人都认识了,然后平常最谈得来的是个二十五岁的男子,名叫贺长生。

  贺长生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听起来有点土气但实际上愿景极大。天底下亿万生民,梦寐以求的不就是个长生不死么,所以这名字早就被人取烂了;而在修道途上,长生与成仙几乎便是所有修士的终极目标,自古以来,似乎还没有人能够做到,哪怕化神真君也不行。

  而贺长生这个人也挺有意思,他是个很勤奋很踏实的人,做人做事都很认真,脾气也不错,通俗点说,就是个老实人。可是他的运气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所以让贺长生的人生看起来有些倒霉。

  百年前,贺家在昆吾城是个赫赫有名的大族,不过,到了三十年前就已经没什么人记得了。贺长生的祖上倒是出过了不起的人物,并且还是正牌的昆仑派元婴真人,叱咤风云,笑傲群雄,但后来下场不太好,在迷乱之地的次大战惨死在凶残的魔教妖人手里。

  贺家败落的度相当惊人,具体原因没人知道,总之就是从当年的大族急败落到如今无人知晓。到了贺长生这代,居然已经毫无人脉可言了。

  贺长生喜欢修仙,从小心里梦想着重现贺家先祖的荣光,恢复贺家的名声,他对此雄心勃勃,并为此做了二十多年的准备,最后变卖了祖上留下来的所有家产,换来了次鉴仙镜的机会。

  然而命运从来对老实人就充满恶意,鉴仙镜他的五行神盘给了他当头棒,他的天赋差得险些踏不上修炼之道,直到最后苦苦哀求后也才得了个看起来注定没前途的杂役弟子名分,而这个名分也彻底掏空了他最后的所有的财产。

  “值得吗?”

  那天下午,和煦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流香圃草园的灵田上时,并肩坐在灵田边上闲聊的两个人里,6尘这样问贺长生。

  6尘看上去神色很认真,还用手轻轻比划了下,道:“如果你放弃修仙的念头,靠着祖宗留下的在昆吾城里的两栋老宅,或许也能安稳平和地过上世,又何必在这里吃苦?”

  “也不算特别苦吧。”贺长生长着张老实人的脸,看上去普通平凡,不算英俊也不丑陋。他看起来对6尘也有几分好感,又或许两人几乎完全样的境遇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所以他笑着对6尘说道,“再说了,若是浑浑噩噩地在昆吾城里混上辈子,岂非是完全没希望了?”

  “希望?”6尘摇了摇头,看着贺长生道,“可是我并不觉得杂役弟子会有什么太大希望啊,自古以来就从未听说过有柱弟子能成就元婴真人的。”

  贺长生点了点头,看起来对6尘的话并无异议,道:“那个确实很难。不过在咱们昆仑派有种高品灵药,名唤‘仙泽丹’,据说是有令天分不足的弟子在天赋上增进步的奇效,并且对天资越差的弟子药效越好。”

  6尘失笑,摇头道:“你说的那仙泽丹我倒是听说过,不过那玩意可是无价之宝,配制所需的灵材更无不是天材地宝,历来也只有大富大贵的世家才会偶尔求人配制粒,而且还有半以上的机会毫无效果。”他随即叹了口气,道:“你若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不行的。”

  贺长生沉默了会儿,点点头,道:“你说得对。”

  6尘看了他眼,道:“怎么,还有其他的念头?”

  贺长生“嗯”了声,道:“是啊。”

  6尘来了兴趣,笑道:“说来听听。”

  贺长生笑了下,看了看周围,只见草园远近其他的地方,不时可以看到和他们身份样的杂役弟子们在灵田里辛勤干活着,他凝视着那些人影,过了会后,道:“我们贺家已经碌碌无为三代人了,如果我还不振作的话,日后我也要传宗接代,也要有自己的孩子,难道也让他们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如果我这辈子注定就是这样趴在昆仑山最底层里,起不了身站不起来,这辈子只能在这灵田里苦苦挣扎干死干活,难道日后让我的孩子也受这样的苦?”

  贺长生看着6尘,双眼眸里少见地有明亮的光芒闪动着,那是对未来的向往与无尽的期待,他轻声道:“我在这昆仑山里多吃点苦,终究就会积累些东西,日后我的孩子便会比我现在强些,就算他仍然还不行,但只要他继续这样,我的孙子就定会更好。就这样长久下去,终有日,我们贺家定会重新兴盛起来的,你说对吗?”

  他笑着看着6尘,眼满是希望的光辉。

  6尘安静地看着他,过了会后,道:“不可能,你这是做梦。”

  ※※※

  苏青珺从流香圃外走进来时,在那条宽阔的大道上走到分叉口的时候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拐去草园那边看看。如今正种植在那边的那株红珀参,是炼制味灵丹的主药,她师父木原真人早已告诉了她,旦等红珀参成熟长成之后,只要药效上佳,便亲自出面请百草堂屈指的千灯真人炼制那种珍罕灵丹,只待药成之后,她服食灵丹便可冲击金丹境界了。

  金丹境界啊!

  她如今也只有二十二岁,这般年轻,近两百年来昆仑派都未曾有过如此的天才。哪怕是她从小早已习惯了自己在修炼上的勇猛精进,但想到那金丹境界,她心也是忍不住的向往与激动。

  大道上迎面走过来了两个人,老少,苏青珺认得那位年纪大的白女子,正是百草堂的金丹修士颜萝,连忙见礼,而随后她看着在颜萝身旁的少女有些眼熟,很快又看到在这少女脸颊上的那道伤痕,于是便很快知道了她就是易昕。

  那件事轰动了整个昆仑派,她当然也知道了。

  她对易昕笑了下,易昕也对她微笑回礼,看起来在这个晴朗的天气里,这个少女心情不错,似乎渐渐地已经从日前的阴霾走了出来。

  辞别颜萝后,苏青珺向草园走去,但是没过多久,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却见易昕快步也走了过来。

  (国庆双倍月票即将过去,最后呼喊声:月票还有没有?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7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