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迷乱山雀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迷乱山雀

  易昕也看到了苏青珺走在前方,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便走了过来,然后笑着对苏青珺打了个招呼,道:“苏师姐,你也去草园吗?”

  她们此刻走的这条路是从大道上分岔过来的一条支路,只通向草园。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我有一味灵草种在那里,过去看看。你呢,也是去看灵草的吗?”

  易昕笑着道:“那倒不是,我有一位朋友在那边做事,顺路过去看看他。”

  “哦。”苏青珺笑了一下,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便自然而然地并肩向前走去,顺便聊了起来。

  两人出身相似,都是昆吾城中的世家女儿,年岁也相差不大,聊着聊着便有些共鸣之意。比如昆吾城的风华景物,人情故事,居然都颇有共通之处,一下子就觉得亲近了不少。

  末了,易昕还感叹了一句,笑着对苏青珺道:“想不到苏姐姐你也是这般好相处的人啊。”

  苏青珺微笑道:“这话怎么说的,莫非你以前听说了我不好相处么?”

  “没有没有。”易昕连忙否认,笑道,“那是因为苏姐姐你打小就那样出色了,在我知道你这个人以后,就总觉得你处处都比我们普通人厉害许多,好像是高高在上的感觉,从来也不敢想着能和你这般亲近呢。”

  苏青珺莞尔,眼神温和,但目光扫过易昕那张俏丽青春的脸庞时,看见了她白里透红的脸颊边那道伤痕,在那青春洋溢的脸上显得异常突兀和刺眼。

  她的心里头没来由地震动了一下,再看易昕时眼神里便多了一丝隐约的怜悯,有些想问问这件事,但是很快的,她又把自己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她微笑着看着易昕,与她说着话聊着天,就像是自己完全没有看到丝毫的不妥,就像是那道伤痕从来不存在一样,神色间仿佛更是亲近了几分。

  眼看着快走到草园时,忽然从她们两人的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阵叽叽喳喳的鸣叫声,两人抬头望去,都是怔了一下。只见一群小鸟大约有*只的模样,扑棱着翅膀慌慌张张地从她们头顶飞了过去。

  “咦?”

  易昕看着那群小鸟飞去的方向,吃了一惊,道:“这些鸟儿怎么飞到草园里去了?”

  苏青珺也是皱起了眉头,看上去脸上也有些疑惑之色。

  流香圃这一片药园之地,种植的都是各种灵草灵材,价值不菲,不过既然是富含灵力的灵草,除了对人族修士有用之外,自然也会引来一些鸟兽的觊觎。

  所以,为了防止灵材受损,百草堂在流香圃周围又是建墙扎篱,又派人巡视守卫,挡住了地面上的各种山林野兽;至于一些能飞的鸟类,百草堂这里自然也有对策,他们在流香圃灵田周围布置了一些符箓阵法,时时散发一些令鸟类畏惧厌恶的气息,所以流香圃周围向来没有鸟类。

  但是今天这一群小鸟突然往草园方向飞去,似乎一下子并不顾忌了,倒也是异事。

  苏青珺沉吟片刻,有些不太确定地道:“或许是草园这里的阵法突然受损失效了?不过在园中平日里也有守卫弟子巡视的,就这几只小鸟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易昕想想也是,便笑着点了点头,道:“姐姐说的是,那我们继续走。”

  苏青珺答应一声,两人继续向草园走去。

  行走之中,苏青珺抬头向前方看了一眼,只见此刻天空晴朗,原本飞翔的那一群小鸟似乎速度颇快,转眼间就已不见了,想来是飞到了草园里头。

  远远望去,那草园中一片静谧,似乎与往日并无不同,只是想到刚才的那些鸟儿,不知怎么,苏青珺心里却忽然还是有些不安起来。

  那些鸟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

  草园之中,陆尘与贺长生对立站着,然后贺长生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看。

  “为什么?”贺长生低沉着声音,紧皱着眉头,对陆尘问道,看得出来心里不大痛快。

  陆尘看了他半晌,道:“你想听实话?”

  “嗯。”

  “你不过是一个杂役弟子,又是家道中落,变了所有家产,如今除了自己外再无任何助力。想着就靠自己一人之力,终你一生,也不会给你未来的孩子留下多少积蓄。”陆尘面色淡然地说着,浑然不管贺长生有些苍白的脸色。

  “你想着有朝一日,你贺家子孙世代相继终有一日会中兴出头,且不说日后你的子孙到底愿不愿和你一样这般执着,但是你想过没有,以你的身份是不可能让孩子自行拜进昆仑派的,他们也要走鉴仙镜那道关口。所以,就算你勤勤恳恳劳苦了一辈子,为孩子存了点东西,但只要有一件事发生,就能轻易地将你这辈子的辛苦化为乌有。”

  “是什么?”贺长生忍不住问道。

  陆尘叹了口气,道:“如果几十年后,昆仑派突然提高了参加鉴仙会所需交纳的费用呢?”

  贺长生全身一震,瞪大了眼睛,道:“不可能!昆仑派是名门大派,他们不可能……”

  “万一呢?”陆尘打断了他的话,反问了一句。

  贺长生喃喃道:“万一……”

  “咱们今年这一批杂役弟子中,私下里塞钱贿赂进来的有多少,你不会真的不晓得罢。左右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若是真的有人缺钱了,不要脸了,万一真的这样了,你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贺长生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脸色难看得犹如死灰一般。

  陆尘看着他,伸出一只手掌掌心向上,道:“你看,如今这世道,人生来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便站在高处,还有的人,比如你……我……”他慢慢地、慢慢地将手掌翻了过来,轻轻地压向地面的方向。

  看着那手掌的动作,贺长生的身子似乎都在微微发抖,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却仿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光彩明亮。

  陆尘把手掌压得很低很低,然后轻声道:“你自己想一想,你凭什么能翻身?”

  贺长生抬起头,看着他,道:“难道我们这样的人,一辈子就再难往上前行一步?难道我们子子孙孙,终究都只能做这人下之人?”

  “长生成仙,大道登天,芸芸众生皆有仙缘。这些话,不都是我们仙道祖师们金口玉言传下来的吗!”他看上去有些激动,甚至是有些愤怒地说着。

  “仙缘有啊,从来都有。”陆尘道,“只不过那希望有多小,昆仑山中十万人,会正好落在你头上么?”

  贺长生长吸了一口气,看上去神情似乎平静了一些,道:“既然如此,那你跟我说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

  陆尘看着他,道:“我只是觉得,你不用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子孙上了。若有仙缘,你这一世便能翻身,若无仙缘,你苦苦挣扎一辈子再传递给子子孙孙,也是没有用的。”

  贺长生默然良久,道:“有理。”

  ※※※

  灵田中,那个男人转身拿起锄头,看起来又要勤奋地干活了。陆尘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怎么,郁闷了?”

  贺长生头也不抬地道:“是,不过再郁闷也得干活。”

  “不等仙缘了?”

  “等啊,为什么不等?万一天上掉馅饼砸中我呢。”

  陆尘笑道:“若有这样的运气,你不如试试看能否让这朗朗晴日里有白日雷霆?”

  贺长生抬头向天空望去,陆尘也仰头眺望,只见天空中一片蔚蓝,半点动静也没有。

  片刻之后,两人收回目光对视一眼,陆尘摊了摊手。

  贺长生摇了摇头,道:“那种事太不靠谱了,哪里会真的有……哎呀!”

  他忽然一声叫唤,手捂脑门,却是有个东西从天上掉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头上。

  陆尘站在一旁也是吓了一跳,呆了一下,下意识地道:“不可能这么巧……”

  片刻之后,两人目光同时望去,随即都是一怔,只见刚才砸中贺长生脑袋的是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此刻丢在了地上,仔细一看,却是一只小鸟。

  贺长生俯身捡了起来,托在掌心上看了两眼,对陆尘道:“死了。”

  “死鸟?”

  陆尘也是面有讶色,正在这时,又听到一阵叽叽喳喳声,两人抬头一看,便看见一群鸟儿约莫有四五只的样子,从他们头顶慌慌张张、急急切切地飞了过去。

  “这里怎么会有鸟儿?”贺长生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啊。”陆尘也是有些疑惑,然后又看了一眼贺长生手中的那只死去的小鸟,只见那好像是一只最普通不过的山雀,仅有半个手掌大小,此刻死去的身子紧缩成一团,仿佛就连在临死前,这只鸟儿看上去也异常的惊慌害怕。

  在这一刻,陆尘心中忽然也掠过了一丝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说起。他也并不知道,在不久以前,类似的情绪也在草园的门口,在苏青珺的心中泛起过。

  他转过身看着远远飞去的那几只小小鸟儿,看着它们慌乱地扑打着翅膀,仿佛逃命一般拼命地飞向远处,转眼间消失在远方山林里。

  他沉默地想了想,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些鸟儿来时的路上,昆仑山脉群山起伏,似无声而沉默的巨人,屹立在天地之间。

  山脉深深,似有迷雾深锁。

  (还好一直在码字,月票岌岌可危,需要大家支持啦。双倍最后三个小时。这个国庆,我也尽力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38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