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章 黑火之笑

第一百二十章 黑火之笑

  流香圃之外不远的山林。★★.

  黑狗阿土藏身在茂密的树丛里,透过枝叶缝隙小心翼翼地看着前方,那只青牛今天又来到这里,远远地对着流香圃张望着,然后露出副渴望陶醉的奇怪神色。

  这些日子阿土几乎每天都到这里等候着,然后它现了那只青牛确实不是偶然路过这里,大概每隔两三天的时间,青牛便会来到这里呆上半天,看着远处的药圃副垂涎欲滴,或者说是沉醉在那股药香气息。

  阿土隐隐觉得,青牛应该是对流香圃的某些东西十分感兴趣,并不只是闻闻这些灵药香气而已。不过哪怕它的狗鼻子同样十分灵敏,但还是分辨不出空气那些清香气息有那些特别不同的东西。

  所以它只能在这里等待着,其实它很想走到青牛的身边去,但是上次在狗头山的遭遇让它明白了彼此之间的鸿沟,所以它暂时还不敢越雷池步。不过阿土是只比它外表看起来更聪明的狗,哪怕它经常被那个主人“笨狗、蠢狗”的乱叫。

  阿土觉得青牛应该是只很强大的巨兽,它也觉得自己如果能呆在这只巨兽身边,定会比之前更安全。

  所以,阿土决定好好地把握这个机会。

  它大着胆子,试着往青牛那边踏出了步,青牛毫无反应,阿土犹豫了会,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青牛猛地抬头。

  阿土心头跳,险些跪了下来,但随即它就现,那只青牛并没有看它,而只是抬头向天上看去。

  山林山空,扑棱棱飞来了几只山雀,拍打着翅膀在它们的头顶上飞过,看上去有些急切惊慌,而其的只似乎已经力竭,飞得十分吃力,落后在其他山雀背后,慌乱之忽然躲闪不及,下子撞到了根粗大树枝上,顿时阵呼啦啦乱响,然后头从空栽下,只听“噗”的声,正正好砸在青牛两只巨大的牛角之间,然后骨碌碌滚了下去,最后落在了地上。

  阿土看着那只鸟儿,只见它在地上抽搐翻滚了几下,便缓缓安静了下来,身子缩成团,没有了声息。

  如小山般高大的青牛缓缓低下了头,向地上的那只小山雀看去。

  阿土情不自禁地也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看清了那边的情况,确定了那只鸟儿已经死去。

  青牛沉默地看着地上那个小小的失去生命的身体,如铜铃般的巨眼幽光闪烁着,也不知此刻它心正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它把头俯低了些,靠近山雀的身子嗅了嗅,随后它似乎怔了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青牛在原地站了会,突然声低沉鸣叫,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它的步伐迈得极大,比平时快了许多,转眼间就消失在山林深处。

  阿土本想跟上去,但才跑出几步,便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阿土怔怔地停住了脚步,过了会儿,它也有些疑惑地走到了那只死去的山雀旁边,闻闻嗅嗅了好阵,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仍然还是副疑惑的模样。

  阿土回头看了看青牛远去的地方,迟疑了会后,还是转身走下了这片山林,向着自己和6尘居住的房子走去。

  ※※※

  6尘是在傍晚的时候回来的。

  这天他在“草园”里还遇见了苏青珺和易昕两个人,令他有些惊讶的是,这两个女子看起来居然变成了朋友,不过她们显然都不晓得各自与6尘的关系,所以当她们现彼此来到草园的目的地居然相同的时候,不由得也是惊讶非常。

  个找人,个来看灵植红珀参,虽然目的稍有差别,但这也算是惊人的巧合了。两个女子惊讶之余,不由得又高兴起来,好像彼此之间的距离又莫名亲近了几分,聊得更愉快了,反倒是把6尘晾在旁。

  不过6尘本也不是她们的什么人,与易昕还能说是朋友,与苏青珺便是连朋友也算不上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总之,番折腾聊天说话后,他便回来了,在有些昏暗的光线里看到了阿土趴在门口的身影,他上前招呼了声,阿土便亲热地迎了上来。

  切,看起来与平常都没有任何的异样。

  在进屋之前,6尘看了看天边的晚霞,只见西方的天际赤霞如火,仿佛整个天空都在燃烧般。

  ※※※

  同片天空下,还有很多人看到了那片异常绚烂美丽的晚霞。

  苏青珺站在师父木原真人的洞府前眺望着。

  易昕倚靠在石盘山自己屋的窗前。

  天穹云间的高峰上,冰雪世界里,仿佛谪仙般美丽出尘的少女也抬着头,晚霞倒映在她的眼眸,似熊熊燃烧的烈焰,与她身后呼啸的风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有在那昆吾城里,僻静小巷,个胖子喝着酒吧唧着嘴巴,看着天边晚霞,然后嘴里咕哝着道:“什么鬼东西,真难看……”

  ※※※

  夜色降临之后,天空便暗了下来,黑暗吞没了天空里的切,将那片狂野燃烧般的云彩也遮蔽起来。

  进了屋子关上房门后,便有种与外头的世界隔绝开来的感觉。6尘点了盏油灯,灯火,阿土在屋里走来走去。

  不知为何,它好像突然显得有些不安起来。

  有好几次,阿土凑到了房门边上,想去撬动门闩,似乎想要出去。6尘叫住了它,道:“这么迟了,别出去玩了啊。”

  阿土回头看了看他,有些犹豫,但似乎自己也并不是太坚定确信着什么,于是便又转了回来,在6尘的脚边趴下。

  6尘笑了下,拍了拍它的脑袋,然后道:“不早了,睡觉吧。”

  他吹灭了烛火,躺在了床上,过了片刻,忽然身边有了动静,却是阿土跳了上来,然后紧紧地依偎在他身边。

  6尘伸手揽住它的身子,把手放在阿土的肚子上,感觉到阿土似乎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便道:“怎么了?”

  阿土低声叫了两下,似乎并没有什么,随后就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了。

  黑暗于是再没有了动静。

  过了会儿,6尘的呼吸声变得悠长平稳,似乎已经入睡,而与此同时,两点幽绿的光点,在他的身边缓缓亮起,那是阿土在黑暗睁开了眼睛,凝视着这片深沉无比的黑暗,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

  那夜原本是很安静的。

  莽莽昆仑,无垠群山,沐浴在夜色黑暗,如过往无数个岁月日子。

  山林寂寂,山风习习,偶然在那夜色深处的山道上,会走过队守卫弟子的身影,整座昆仑山,看上去就像是只安静沉眠的巨兽,静静地睡着。

  直到有道光,突然出现。

  那是在昆仑山脉的最深处,那是在天穹云间迷雾祥云深锁的区域之,那是除了昆仑派真君真人无人可以踏入其的第禁地,有道光,突然出现。

  穿过迷雾,冲破云层,直上天穹。

  云开雾散,天穹风云变幻,似天空被刺破了个伤口,但很快的,那道光便消散而去。

  在这整个过程里,那道光仿佛惊天动地,却无声无息。

  然后在昆仑山脉,突然之间,切都静止了下来,树木风声,切都在那个瞬间凝固了般。

  某个小小屋,6尘突然睁眼,猛地从床身坐起。

  他的眼睛在黑暗闪闪光,瞳孔深处,仿佛有火焰燃烧,那是黑色的火焰!

  “轰!”

  声巨响,仿佛开天辟地般的声音,从大地深处传来。于是整片大地整座昆仑山脉突然之间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狂风陡起,树林呼啸,切都突然疯狂抖动着,所有的房屋都在索索作响,波又波的震动如同狂潮般,不停地从脚下的大地深处掠过,然后将切渺小的东西震得东倒西歪。

  小屋之,阿土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汪汪狂叫着,但是很快的,它突然安静下来,惊恐地望着那个在床上挣扎的人。

  6尘蜷缩着身子,嘶哑着声音拼命压抑着自己,但是喉咙却无法自控地叫喊着痛苦无比的声音,在他的身上,每个角落每处皮肤上,突然都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火苗在黑暗狂舞着,如恶魔的狞笑等待了多年,张狂无比,酣畅淋漓,看着那个男人绝望地挣扎着。

  他身上的衣物毫无损伤,诡异的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黑火甚至连6尘的肌肤血肉也没有烧伤,但是那种深入骨髓般的痛苦,却仿佛再次让他重回地狱。

  黑火重燃,灼烧着他的灵魂。

  在无尽的痛苦,在遥远却又似乎很近的阿土的吠叫声,6尘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艰难地抬头看去,那个时候他的脸上仿佛也都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随着他的目光,所有的黑火似乎同时间都向远方飘扬了下,仿佛是在那黑夜深处的某个地方,有个什么东西,令这些黑火都同时敬畏着。

  6尘扶着床铺,慢慢站了起来,黑火在他的身躯上狂舞焚烧着,他却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在黑火之下并无损伤的血肉皮肤,然后再次抬头凝视远方,看着那昆仑山脉深处。

  片刻之后,他忽然笑了下。

  黑火之,他的笑容仿佛痛苦而狰狞。

  (昨夜的厮杀比较惨烈,感谢“潇逸!!”的黄金、白银萌,也感谢“秋怀涵梦”和“奥利奥他爸”两位萌主,更要感谢昨天晚上每个为天影默默付出的人,在下话不多,只能在此拜谢各位可爱的读者。我努力码字,但愿能让大家满意吧。好吧,继续求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40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