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养肥再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养肥再吃

  昆仑山大震之后,山上山下片狼藉。 √★. ★1W.虽然在掌教闲月真人的指挥下,再加上名门大派弟子确实优秀,昆仑派的局势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救灾、修葺等等诸多杂事都铺开,并无人心慌乱。

  不过此番地震影响很大,许多地方墙倒屋塌,昆仑派虽然不似山下昆吾城里伤亡很大,但令人头疼的是因为震源就在山脉深处,所以许多地方山岭移位河川改道,由此造成的后果也很是麻烦。

  昆仑派百草堂下最重要的药园流香圃,就是其受灾最重的地方之。

  原本平坦的药园地域,出现了众多巨大的龟裂地缝,同时各种奇形怪状的土堆岩块到处都是,那是地层在昨晚的灾劫被巨力扭曲挤压所形成的。

  如此天灾之下,流香圃无数天材地宝、珍贵灵草算是倒了大霉,大片大片的珍贵药圃直接损毁,众多灵草不是折断受损,就是各种掉果落叶,要不就是全部被翻起的岩石沙土掩埋到了泥土。最倒霉的就是,正好长在那些深不可测的地缝上方的灵草,灾劫过后直接没了影子,也不知到哪儿去了。

  如今昆仑派上下到处都在忙乱,其他堂口有自己的麻烦顾不上流香圃这里,百草堂下又有众多基业人手暂时不足,也派不了多少人来这边帮忙,也只能最先护着抢救流香圃最深处那些价值连城异常珍罕的天材地宝。至于外围这片,暂时还顾不上了。

  黑狗阿土在天亮的时候,来到了流香圃草园外的地方。与平日相比,这个原本防卫严密的地方看起来情况很是糟糕,竖立的高墙篱笆虽然没有全倒,但坍塌裂口随处可见,几乎也等于是没有。

  从那些裂口看进去,草园里头的情况也是凄惨,泥土翻滚,草木倾颓,就像是片荒草地,而且看起来也没几个人影在。

  阿土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会,又回头向远处的那片山林看了眼,在平常的时候,那只青牛常常会躲在那边偷偷地窥视着流香圃这边,做出奇怪的动作和神情。

  阿土站在原地想了会儿,然后蹑手蹑脚地从个裂口处偷偷溜进了草园。

  进草园,空气那股灵药清香似乎忽然浓烈了不少,比平常还要更强烈些。造成这样的原因应该是那些随处可见的折断的灵草树木,大概在散着最后的气息。

  场面颇有几分凄惨啊。

  阿土向四周小心地看了会,确定附近确实没人后,这才开始闻闻嗅嗅地向前行进着,好像在寻觅什么东西。

  流香圃草园这样的药园,最多的当然就是灵草。

  所以阿土没走多久,就看到了那些平日里十分珍贵的灵草,不过现在大多被掩埋在泥土,要不就是断裂打焉了没什么精神。阿土审视了下,似乎都不太满意,便继续往前走去。

  草园挺安静的,不过随着时间过去,偶然便能看到从四周山林飞来些鸟雀进来,开始对平日向往已久的灵草大快朵颐,似乎这场大震对昆仑山上的鸟兽动物们来说,反而并不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阿土看了眼附近在啄食几棵断头灵草的鸟雀,眼露出点鄙视的神情,然后对那边“汪汪汪”叫了几声,顿时惊得鸟雀飞起,过了会才又落下继续啄食。

  阿土得意地转头,往草园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空气的清香气息忽然比之前又浓烈了些,阿土若有所觉,似乎有些兴奋起来,左右张望着,甚至开始小跑起来,没过多久,眼前出现了座刚刚被挤压形成的小土丘,阿土个箭步跳了上去,顿时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小土丘下方居然是难得的片没有受损的平坦土地,只见绿草茵茵煞是喜人,特别是在这小片青草地心处,还长着株与众不同的灵草,茎叶翠绿,头生红枝,长有九粒晶莹剔透、红透紫的果子,阵阵香气,正是从这株灵草上散出来的。

  阿土咧了咧嘴,两眼放光。

  ※※※

  这天到了下午申时左右,昆仑上的局势便基本已经安定下来,百草堂这里也开始抽出人手,调集了包括众多杂役弟子在内的人来到流香圃这里开始抢救灵草。

  6尘当然也在其,他随着人流队伍来到草园这边时,看到药圃的惨状也是有些咋舌,再想想那些受损灵材灵草的价值,心想这次百草堂可是要亏出血本了。

  派来指挥这块救灾的是百草堂的位金丹修士,名叫林盛,眼看去是个四十出头的年男子。

  此人做事能力极强,指挥若定,三下两下就将事情安排妥当,先让所有灵力培植的杂役弟子去自己负责的灵田查看灵草受损情况,能救就救,救不了的就回报情况;随同来的其他炼气、筑基弟子,则优先去周围修复阵法,修补高墙篱笆,将那些还赖在灵田偷食灵材的鸟雀野兽赶走,尽量减少损失。

  如此来,人人皆有事做,6尘也向自己的那块灵田走去,心想也不知那株红珀参有没有逃过劫,万倒霉没逃过去,只怕对这株灵草异常看重的苏青珺怕是要郁闷死了。

  路紧走慢赶,绕过众多歪歪斜斜的田埂和突然多出来的众多深坑土丘,6尘总算是赶到了自己的那块灵田边上,眼看去,只见这里地势平坦,众多参草翠绿茵茵,6尘心便是喜。

  但随即他忽然脸色变,愕然地看向灵田央,几步跨了过去,却只见在那灵田心处,原本种着红珀参的地方多了个大坑,红珀参已然不翼而飞!

  “这……”6尘时哑然,随后又皱了皱眉,在那土坑边上蹲了下来,先是看了眼坑黑土,只见土质新鲜湿润,似乎被扒出来没多久的样子,在泥土还有不少白色的细根。那是红珀参长在地下的根系,很多地方是被直接扯断的,这时还能看到从细根里慢慢渗出的乳白色的药汁,散着股奇异的气味。

  “被偷了啊。”6尘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目光随即转向周围看了下,几乎没费多大力气,他就在旁边草地上找到了些可疑的痕迹。

  那是带着黑土的脚印,踩在青草上,不算显眼,但仔细看仍然能看出离开的方向,直通往流香圃草园之外的座山林。

  6尘在附近走了几步,目光最后落在那个土坑边缘最清晰的几个脚印上,看着那形状、力度和大小,还有似乎在四个脚印有个与众不同,看起来要轻浅许多,显得有些怪异,看起来就像是……个瘸腿的人在走路?

  6尘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他站起身,看了看周围,见似乎暂时还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然后又低头看了看那偷药贼留下的脚印,越看越是摇头,口骂了句:“蠢货,早知道当初就宰掉炖肉吃算了!”

  冷哼了声,6尘看起来神色间颇有几分恼火,回头就想离开这里,不过在走出几步后,他忽然又自言自语地骂了句,然后转过身来走到土坑边上,看看周围咳嗽声,却是往旁边的土堆上踢了两脚,扫了大堆泥土下去,将那土坑的痕迹掩去大半。

  接着,他又顺着地上黑土脚印的痕迹走去,不动声色地用脚底在脚印四周踩了边,顿时只见黑土随处可见,将那行古怪的脚印也遮蔽了过去。

  做完这些事,6尘摇摇头往草园前头走去,准备回去禀告损失,同时嘴里低声咕哝着说话,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个人才能听到。

  “嗯,养肥了再吃!养肥了再吃……”

  ※※※

  跋山涉水,穿林过河,道黑色的身影在大震过后的昆仑山欢快地跑着。

  阿土叼着根硕大的人参,参须上还粘着泥土,参顶还带着九粒红果参穗,在山风迎风飘扬着,就像是面胜利的旗帜,纵横挥洒。

  它路跑去,仿佛这天格外有劲,双狗眼炯炯有神、闪闪亮,像是对未来的“狗生”充满了希望。

  跑啊跑,跑啊跑,它看到了狗头山,来到了这座曾经汇聚了无数仙禽瑞兽的奇异山峰下。

  奇怪的是,这天所有的动物都不见了,狗头山看上去有些冷清,阿土有些诧异地停下脚步,向周围张望了下,现确实所有的仙禽野兽都离开了这里,唯独是在高高的狗头山山顶上,似乎还有个庞大的身躯趴在那儿,安静得如沉睡般。

  阿土顿时兴奋了起来,力迈开脚步就往山上跑去,它有些瘸了的后腿让它的奔跑看起来有些辛苦有些吃力,也有些滑稽,但是它全然不管,就这样路跑上了狗头山。

  青牛卧躺在那里,双眼眯着,对阿土的到来毫无反应,似乎确实还在沉睡。

  阿土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然后慢慢地将口叼着的硕大人参放在了青牛的牛头前,随即退后了步,看着青牛,摇动了几下尾巴。

  “汪!汪汪!”

  阿土冲着青牛叫了几声。(。)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43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