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树洞藏赃

第一百二十三章 树洞藏赃

  陆尘是在草园的入口处看到苏青珺的,那一天她一身青衣罗裙背负长剑,年轻貌美得犹如这深山中一朵盛开的花儿,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她望去。

  哪怕是在这灾劫之后,来来往往的人忙忙碌碌,但仍然还是有许多年轻的男弟子们偷偷看着站在林盛身边的她。每个匆匆而来回报损失情况的杂役弟子,看去都恨不得在她面前多留片刻,多接近一点,也是好的。

  不过在这个人人都有事做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苏青珺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站在一旁,不说话也不干活,便显得有些奇怪起来,但似乎所有路过的人又都觉得天经地义,并无人对此有甚异议,或许是没人愿意多事,又或者大多数人都觉得年轻漂亮的女子天生便有特权罢?

  轮到陆尘时,他走到了林盛身前,低声报了姓名和灵田位置,站在一旁的苏青珺第一次将目光看了过来,落在陆尘脸上。

  林盛翻了一下手中的卷册,点点头道:“你那里的是红珀参,情况如何?”

  “不见了。”陆尘老老实实地说道。

  “不见了?”林盛皱了皱眉,旁边的苏青珺脸色也是沉了下来。

  “嗯,不见了。”陆尘又说了一遍,道,“我过去看时,那块灵田倒是没受什么损坏,但田中的红珀参却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被挖开的土坑。”

  说到这里,陆尘顿了顿,好像是沉吟片刻后,又道:“灵田中有几个模糊不清的野兽足印,可能是昨夜地震损毁周围高墙和防御阵法后,那些畜生溜进来偷挖走的。”

  林盛“哼”了一声,脸色很不好看,拿起手中毛笔在那卷册上划了一道,陆尘看得清楚,正是划在红珀参那一行字迹上,整个抹掉了。

  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陆尘当然明白,不过同时他也看到了在那卷册上居然已经有类似的五六道划痕了,不由得怔了一下,下意识地讶然道:“居然偷了这么多?”

  林盛欲言又止,大概是想起自己的身份与眼前这个渺小的杂役弟子实在是有天壤之别,便懒得再去多说,只挥了挥手,道:“你现在去高墙那儿帮忙,天黑前一定要将缺口补上。”

  陆尘答应了一声,转身退下,在走过旁边苏青珺身前时,他脚步停了一下,向她看了一眼。

  然后向她耸耸肩,摊摊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苏青珺看起来虽然神色不快,但并没有将这股怒意发作在陆尘身上的意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默然片刻后,便直接转身走掉了。

  陆尘看着那个俏丽的背影走远,摇了摇头,然后来到了草园边上的高墙边,被人安排去补墙了。他一边拾捡着地上的砖块,一边低声自言自语道:“年轻漂亮就是好啊,都不用来搬砖。”

  ※※※

  天黑后众人纷纷回家,如鸟兽傍晚归巢,规矩的力量在昆仑派这个五千载名门中显现得淋漓尽致,哪怕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震也不能改变昆仑派自古传下来的门规。

  一道黑影从夜色中鬼鬼祟祟地跑出来,一瘸一拐但动作却很敏捷的样子,一路跑到陆尘的房子外头,先在房门处趴了一下,发现屋内有光亮却无人开门,随即闻闻嗅嗅地又绕到了屋后,果然这一天众人都忙着做其他事,没人顾得上修葺房子。

  那个小狗洞还在的。

  黑影顿时高兴了起来,然后缩头缩脑地往里蹭,没多久就钻了进去。

  只是还没等它松上一口气,忽然只觉得周围蓦地风声大作,紧接着眼前一黑,一个布袋似的东西罩了下来,将它脑袋包住了,接着套住了整个身子,刷地一下倒提起来,只听有人骂道:“居然还敢回来,干脆今天就吃炖狗肉吧!”

  “汪汪汪汪……”布袋中传来了一叠声的哀鸣怒吼声,看起来那只黑狗大为恼火,十分气愤。

  站着的陆尘不为所动,笑着将那布袋丢到地上,又顺便踩了两脚,道:“本事大了啊,居然学会做贼了。”

  地上的大布袋扭曲翻滚着,过了好一会阿土才从里面挣扎着爬了出来,然后高兴地叫唤两声,用力抖了抖身子,顿时只见一片尘埃飞扬。

  “喂喂喂喂……”陆尘用手挥打着空气,有点恼火地道,“别抖了,这一天去哪里了,身上全是土?”

  阿土“汪汪”叫了一声。

  陆尘看着它,突然笑了笑,猛然一弯腰一伸手,却是又抓住了阿土的脖子,将它拎了起来。阿土在他手上挣扎着,连声叫唤,不过刚露出白亮的獠牙意图恐吓,就听陆尘说道:

  “再张嘴我就炖了你吃肉。”

  阿土立刻将嘴巴闭得严丝合缝,连半点缝隙都看不见,更不用说锋利牙齿了。

  陆尘“哼”了一声,抓着它在床铺上坐下,按着狗头,盯着狗眼,道:“说,到底去流香圃药园里偷了多少东西?”

  阿土连连摇头,神色坚决,大义凛然!

  “我炖肉的锅放哪儿去了?”

  “汪!”

  阿土当机立断,叫唤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陆尘尾巴摇个不停,然后狗腿一伸,指了指旁边桌子底下。

  “嗯?”陆尘有些狐疑地看了那只黑狗一眼,走过去推开桌子,仔细一看,果然看到桌下原先的阴影处地上,有块泥土和周围不太一样。

  陆尘看了看阿土,阿土蹲坐在他身边,吐着舌头摇着尾巴,两只狗眼闪闪发亮。

  想了想后,陆尘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柄黑色短剑,也不忌讳什么宝剑蒙尘之类的,直接往地上一插,顿时只见泥土翻飞,没过多时,他便挖出了一个小坑,然后在土中找到了一枝花茎,上头还有一朵暗黄色的花朵。

  这朵暗黄色的怪花才从土中拿出来,顿时便有一股怪异的气味弥散开,闻之香臭难辨,总之是很难形容的一股气息。

  陆尘盯着看了片刻,随即“哼”了一声,道:“‘幽泉葵’,眼光倒是不错啊,吃不死你!”说着一抬头,瞪着阿土,又道:“还有呢?”

  阿土拨浪鼓似的摇头。

  “我的锅……”

  “汪!”阿土狗腿一伸,又指向床铺地(底)下。

  “……”

  ※※※

  乒乒乓乓忙活一阵,小小屋里到处有坑,最后在那桌上一共摆了六种灵草,安静地躺在昏黄的烛火下。

  “坐下!”陆尘坐在桌边,对阿土喝了一声,神色严峻。

  阿土跑过来在他脚边蹲着坐了,用头蹭了蹭陆尘的腿。

  陆尘丝毫不为之所动,冷着脸,指着阿土道:“你知道你今天做的这是什么事吗?”

  “汪……”阿土两只耳朵竖起,歪了歪脑袋,看起来有些疑惑不解。

  “损公肥私,偷盗公物!”陆尘一脸鄙夷地看着黑狗,道,“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只不要脸的狗。”

  “汪……”阿土又叫了一声。

  陆尘“哼”了一声,脸色缓和了些,同时也把声音压低了几分,道:“听着,如今这是在昆仑山上,若是被别人看到或是发现了你偷盗灵草,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我想救你都没办法,知道了么?”

  阿土缩了缩脑袋。

  “以后别干了!”陆尘皱着眉头,眼神有些严厉地看着它。

  阿土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又伸出脑袋轻轻蹭了一下陆尘的膝盖。

  陆尘转过眼,看着桌上那些价值不菲的灵草灵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二纹以上的,甚至还有一味三纹的珍贵灵草,不由得皱眉道:“至于这些灵草怎么处置呢……”

  阿土一跃而起,向着房门跑去,然后半直起身子去拨弄门闩,看起来像要出去上缴公物,与此同时它又听到了陆尘的后半句话:

  “……在这屋子里藏着也不保险啊。”

  阿土身子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跑了回来,对着陆尘摇了摇尾巴,一双狗眼中露出了仿佛“知己”一般的光芒,像是在诉说着“英雄所见略同”的心声!

  陆尘沉吟思索了一会,自言自语道:“还是收到那里去吧,不然万一被人发现这些灵草在这儿,麻烦就大了。”

  心意既定,他便扯过地上的那个布袋,将桌上的所有灵草都扫了进去,阿土跟在他身边,伸起两只前脚趴在桌边眼巴巴地看着。陆尘看了它一眼,道:“你也想进去?”

  “汪!”

  “好吧,过来。”陆尘招了招手。

  阿土顿时高兴地跑了过去,一下子跳到陆尘身上,陆尘笑了笑,抓紧那个布袋忽地手按心口,那一刻天旋地转光影错乱,片刻之后,他们已然跌落在那个神秘而古老的树洞中。

  陆尘站起身子,从布袋里倒出那些灵草,逐一分辨,大部分看了之后都先放在一旁,唯独拿到最后一株婴儿手臂粗细,颜色白嫩,形状如藕般的灵草时,他却是怔了一下,摇摇头道:

  “‘黑泥藕’……这东西离不开水的,不然一时半会儿就灵气散尽枯败了。”说着看了阿土一眼,没好气地道,“种这玩意的池塘水可不浅,你这货到底是怎么挖出来这东西的?”

  说着也不管阿土的反应,皱眉思索了片刻,似有几分犹豫,但最后还是拿起这黑泥藕走到了树洞中心那片水洼边上。

  当黑泥藕沉入水中悄无声息地落下时,荡起的涟漪一圈圈地扩散开,扰乱了陆尘的面容倒影,隐隐约约中,在水底深处的那一簇黑色火苗,似乎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片刻之后,黑泥藕落在了水洼下方,沉在那簇黑火的附近。

  水波荡漾,终归平静。(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904:50:13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43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