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黑暗巨门

第一百二十五章 黑暗巨门

  方今世上,昆仑派,能当得起天澜真君称呼这声“师兄”者,众所周知,也仅有人而已。√★.

  那便是昆仑派另位早已成名的化神真君白晨。

  按照昆仑派系谱,白晨与天澜这两位不世出的天才人物,都是昔年昆仑派祖师“天鸿老祖”座下弟子。能手教导出两位屹立人族修真界巅峰的化神真君,天鸿老祖自身当然也是位震古烁今的大能人物,甚至可以说,昆仑派就是在天鸿老祖出世之后,再次踏入兴盛世,路兴盛直至今朝,薪火相传,雄踞西6,傲视神州浩土。

  如今昔日风云人物,自然早已仙逝,而巍巍昆仑雄浑气象,也丝毫未堕了当年威风,这其自然是两位真君出力最多。不过白晨与天澜两位真君之间的关系,直以来在昆仑派,其实却是颇有几分微妙的。

  白晨真君是天鸿老祖座下大弟子,身负绝世之才,成名最早,道法精深,从开始就被视为昆仑派天之骄子,在天鸿老祖还在世时,便已是众所公认的昆仑派掌教真人之位的当然继承者。而天澜真君则是比白晨真君要整整迟了上百年方才出世的位新人,被天鸿老祖慧眼识珠,拔于凡尘,随即爆出惊世骇俗的天资才气,道行境界路狂奔,最后竟是成就了昆仑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神真君伟业。

  如此两位绝世人物,便如昆仑派绝代双骄,光宗耀祖光耀门楣,令无数昆仑弟子为之骄傲,引以为荣,更令昆仑派雄视天下,跻身于当世第流修真名门之列。

  天鸿老祖羽化仙逝之后,昆仑派掌教之位,便由白晨真君接任。

  然而从那时起,昆仑派便隐隐有个难以言述的私密传言暗流传着,说是天鸿老祖晚年时候,最爱的弟子并非长徒白晨,而是天澜真君。其最大的明证之,便是天鸿老祖将自己的道号“天”字,传给了幼徒天澜。

  天澜天澜,天之波澜,这道号气派极大,传说是天鸿老祖亲自为天澜真君所取的,从亦可看出天鸿老祖对天澜真君寄望至深。只是那时到底真相如何,当事人心又到底是怎样想法,如今却是无人知晓了。

  事实便是,白晨真君接掌了掌教之位,多年后又传给了自己的弟子闲月真人,而天澜真君则是力于外界,重心经营于真仙盟,成为仙盟六大真君之,同样的名动天下,声威显赫。

  从另个角度来说,白晨、天澜两位真君内外,彼此呼应,反而是令昆仑派声势更上层楼,达到了千年以来的个巅峰时代。

  这其是非曲折,旁人窥视议论纷纷,却又有谁能看得清楚?正如巍巍昆仑雄伟高山,又怎会在乎渺小蝼蚁的声音。

  ※※※

  浓雾之下,黑色圆盘,两位当今昆仑派最顶尖的绝世人物相对而坐,身外不远处便是灰色肃杀的层层迷雾,听不到点声音,便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们二人。

  白晨真君凝视着天澜,半晌之后,才缓缓道:“看来你道行又精进了。”

  天澜真君微微笑,道:“师兄慧眼如炬,世间万物便如微尘,无处可逃。”

  白晨真君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下,干枯的皮肤上似乎像是在露出个笑容,但是那笑意却仿佛也因为太过苍老而显得有些生涩和难看,映衬着他苍老的声音,仿佛都在说明着这位屹立人间修真界巅峰、经历无数岁月侵袭的老人,似乎已经走到了人生最后的路途,余日无多。

  “咱们有十年没见了罢?”白晨真君似乎有些感慨。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道:“正是,当年迷乱之地荒谷之战后,师兄厌恶我杀孽太重,闭关修炼不愿相见的。”

  白晨真君目光微抬,看着天澜,半晌后忽然又笑了下,道:“你这是对我心怀不满吧?”

  天澜真君也是笑了起来,胖胖的脸上笑容可掬,道:“师兄说笑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有好阵子没有人说话,十年不见,他们这两位同门同宗嫡亲的师兄弟二人,却似乎像是有些无话可说的样子。

  有些陌生,也有些莫名的冷场尴尬。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白晨真君淡淡道:“下去吧?”

  “嗯。”天澜真君应了声。

  ※※※

  原本静寂片的迷雾之下,忽然有阵风幽幽而来,不知从何处起,不知往何处去。卷起丝丝缕缕雾气,浮浮沉沉飘洒,在空划出奇异的纹路,渐渐构成了幅古老苍凉的画影。

  黑色圆盘上的符纹,围绕在那胖瘦的两个身影边,次第亮了起来,道道光辉像是从古老的岁月之前照进今朝,缓缓亮起,散出股苍莽的力量。

  光芒映在两位真君的脸上,倒映在他们深如大海的眼瞳深处。

  有声若雷鸣,从地底深处响起,黑色圆盘缓缓转动起来,光芒随之舞动,渐渐加快,蓦地声锐啸,漫天迷雾突然僵住,片刻之后,黑色圆盘猛然下坠,直入地底深处。

  黑暗瞬间涌来,吞没了所有光明。

  只有那两个人的目光,似乎连黑暗也为之畏怯,不敢靠近,看穿这虚无阴影,彼此凝视着对方。

  石盘下坠的度越来越快,在空气甚至出令人胆寒的凄厉破空声,而这条下坠的通道似乎令人难以想象的深邃,许久仍不见底,就像是这块黑盘要带着他们直入地底最深处,冲向那传说的幽冥鬼界。

  不知何时开始,周围的气氛忽然紧张起来,黑暗猛然间有电闪雷鸣,从四面方劈了下来,又有无数幽魂鬼影,做出种种狰狞鬼样,咆哮着,怒吼着,向他们扑上来。

  两道无形的光罩,同时出现在两位真君的身外,将所有的禁制挡在尺许开外的地方。所不同的是,白晨真君的光罩洁白如雪,而天澜真君的光罩却是赤焰似火。

  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鬼影重重,仿佛铺天盖地,这世间最可怕最可怖的景象仿佛都藏在这昆仑山深处的地底,但是在两位真君眼底,似乎这些都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的道心。

  他们只是淡淡地、冷冷地看着对方。

  光焰肃杀,隔绝灼烧了所有的幽魂。

  渐渐地,忽然雷鸣呼啸声又悄然静了下去,可怕的幻影消弭于黑暗,仿佛终于是放弃了对这两个人毫无结果的纠缠。而黑色圆盘仍然还在飞地下坠着,向着那深不见底的地底世界飞驰而去。

  “十年不见,师兄你苦修‘风雪经’又进步,可喜可贺。”黑暗,忽然传来了天澜真君的声音。

  “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白晨真君淡淡地道,声音听起来仿佛有些疲惫。当他抬起眼睛看着自己这位师弟时,眼神仿佛还有丝奇异的光芒,道,“比不得你的。”

  天澜真君笑了下,道:“师兄谦虚了,我还记得师尊在世时,曾数次教诲于我,只说我心浮气躁,心性不改便终究难成大器。又说师兄心志坚韧,刚毅沉雄,乃是我修道之楷模,定要好生学习的。”

  “师尊……”白晨真君平静无波的脸上,第次有了些许的变化,甚至就连他仿佛早已冰冷如雪的眼眸深处,那隐隐有风雪连天之象的眼瞳之,也微微泛起了丝涟漪。

  “轰!”

  蓦地,声巨响从他们身下传了出来,黑色圆盘陡然大震,却是停了下来,像是终于到达了终点。

  这不知何时何地何处的地底,在那仿佛漫长无尽的黑暗,有道光,轻轻照了过来。

  ※※※

  光亮来自前方,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个巨大无比的通道,古老硕大的岩块砌成了墙壁,高达百余丈的巨大穹顶,仿佛是眼望不见天的巍峨神殿。

  片寂静,没有半点的生气,这个隐藏在地底深处的神秘所在,仿佛切都是静悄悄的。

  白晨、天澜二人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然后并肩向前走去。

  相比起这条规模巨大到可怕的通道,他们的身影看起来显得异常渺小,就连他们脚下铺成的石块道路,每块巨石都仿佛比凡人大上十数倍。

  从头顶高处洒落下来的光辉,有些明灭不定地摇曳着,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连光阴在这里都有些凝固的模样。他们的脚步声传出去很远很远,他们也走了很久很久。

  直到他们看到了前方巨大通道的尽头。

  那里的光芒黯淡下来,黑暗重新泛起,影影绰绰光影变幻着,像是走到了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

  那里有扇大门。

  很高很大,很雄伟也很古老的大门。

  岁月的斑驳都留在门上,仿佛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两位真君走了过去,在这扇巨大的门前停住脚步,然后同时抬头望去。

  那大门仿佛座山,同样冷淡地俯视着他们。

  黑暗从四面方涌来,在门口凝结着,将光明推开。

  “醒了?”天澜真君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白晨真君句。

  “没有。”白晨真君摇摇头,又道,“翻了个身。”

  “哦。”(。)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45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