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草园争端

第一百二十六章 草园争端

  站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两位真君的脸上都是显得忽明忽暗,有几分阴晴不定的样子。★. 1W.他们简单地说了这几句话,然后便再没有开口。

  过了片刻,天澜真君缓缓迈步向前,踏入黑暗,看着他宽厚的背影,白晨真君沉默地凝视了好会儿,然后也跟了上去。

  切都很安静,直到他们站到了那巨大石门前也是如此。

  黑暗如潮水,如汪洋,似乎淹没了他们两个人,甚至有种站在大海深处的感觉。

  寂静仿佛到了极处。

  然后,忽然有个极细微的声音,从黑暗深处幽幽飘来,虚无缥缈却又仿佛悠远古老,轻细绵长得仿佛道微风,在黑暗吹过。

  黑暗如雷霆滚过。

  他们两人的衣袍,无风自动。

  那声音与奇异的微风,悄然而过,回旋着飘扬着,渐渐清晰几分,却赫然是从那巨大石门背后传来的。

  仿佛是场悠久的长眠,黑暗无法想象的存在,在平静地呼吸着。

  天澜真君回头看了看白晨真君,白晨微微点头。片刻后,天澜伸手按在了那巨大石门上,低沉的声音忽然自石门之下传来,似恶魔的呼唤,又似大地的震颤,点点地、缓缓地打开。

  黑暗扑面而来。

  如狂潮般汹涌,他们二人的周身同时亮起了那奇异的光罩,瞬间片电闪雷鸣,仿佛有无数可怕的力量同时撞在了那光罩之上,出令人震怖的尖啸声。

  扭曲的电芒散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他们两人的面容,可以看到他们凝重的神色,如临大敌。

  过了会儿,电芒缓缓平复下去,周围的黑暗安静了下,但在那石门背后,那无比深邃仿佛连半点光亮都没有的黑暗,仍然安静地存在于那儿。

  他们两人迈步向前,走入了黑暗深处,巨大的石门出隆隆之声,在他们的身后缓缓合上,将那无尽的黑暗关了起来,与世隔绝。

  ※※※

  百草堂虽然在大震受损不小,但堂口里补救工作做得还是十分有效迅的,大约在十日之后,流香圃大大小小的坑洞、土丘,包括损毁的高墙篱笆等就已经全部修补完毕,灵田重新整理清楚,幸运留下逃过灾劫的珍贵灵草继续好生养护栽培,倒霉遭难死掉失踪的灵草就放新的灵植种子重新开始。

  切看起来似乎又开始走上了正轨,日子又恢复到了原先那种平静而有规律的时候。

  6尘也是样,分到了新的灵植,开始和以前样用心栽培起来,和他境遇类似的还有包括贺长生等人在内的杂役弟子。

  但是这种平静并没有保持太久时间,约莫是在昆仑山大震之后的二十日前后,个消息突然传出并在瞬间传遍了昆仑派上下,进而连山下昆吾城也转眼轰动起来。

  昆仑派木原真人座下弟子苏青珺,成功进阶金丹境界,成为了有史以来昆仑派最年轻的金丹修士。

  位年仅二十二岁的金丹修士!

  其前程之远大,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这份天资,这份度,甚至就连如今那两位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自己都没有达到过。

  虽然说,金丹境距离化神真君仍然还有天壤之别,仍然还有无穷无尽的漫长道路要走,虽然说自古以来,有无数惊才绝艳难以想象的天才都倒在了这条道路之上半途而废,眼看着真君之位而望而兴叹,但,希望总是有的,不是么?

  希望很大,不是么?

  昆吾城片沸腾,苏家片沸腾,短短时日里喜帖无数,贺喜之人踏破门槛,就连苏家下人出去都挺直了胸膛,仿佛更有几分底气了。

  至于昆仑山上,毕竟是修真名门,与凡尘俗世还是有些区别的,并没有这么夸张的景象,不过据说当日木原真人狂喜之余,近年来少有地大醉了场,大笑声传出去了老远。

  老辈师长们对此欣慰赞叹,或是其他情绪;年轻代的昆仑弟子们便基本上都是惊叹敬服了,时间苏青珺成了昆仑派最出风头的人物,也成了无数人茶余饭后议论纷纷的谈资。其谈论最多的,便是这个年轻女子日后有没有可能会成为新代的化神真君。

  这愿景光是让人想想就有些激动人心呢!

  流香圃这里,苏青珺同样也是成为了所有人话题的心人物,6尘在偶然听到同伴们说起这件事时,回想起前些日子见到苏青珺时的模样,心也是有几分暗自的感慨。

  那株红珀参似乎对她的进阶很重要,可惜出了意外丢失了,但就算如此,苏青珺仍然破境成功,这种有大气运的天才人物,实在是与凡人相差太大了。

  6尘再见到苏青珺时,已经是又过了数日之后了,那天他和往常样,在流香圃草园干活,忽然听到远处阵喧闹,似乎起了纷争,有人在那头吵闹起来。

  这却是罕见之事了,平日里杂役弟子们都是老老实实地干活,偶尔闲暇时偷偷懒是有的,但从不敢这样公然闹事。要知道,看管这片的可都是百草堂的得道之士,威望、道行、实力无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个看不顺眼,收拾你个杂役弟子不要太容易了。

  这下稀奇,而且看着那边吵闹起来之后居然没有平息,反而喧闹之声越来越大,看着像是吵出火气不管不顾了。这下惊动了更多人,有许多在旁边灵田的杂役弟子和路过的亲传弟子们都看到了这幕,纷纷走过去围观。

  6尘也是心里好奇,向那边走了过去,走到近处看,忽地怔,只见吵架的双方并不是在这流香圃干活的杂役弟子,而是边三人边五个人的亲传弟子,看起来都是炼气境的修士。但是在他们身边,却各自躺倒或者跪着个杂役弟子,其那跪着的杂役弟子脸上胀得通红,身子颤抖,面带屈辱之色,却正是贺长生。

  旁边人议论纷纷,早有人认出了那两边人,再加上那场对骂的话语,没过多久,6尘也大概搞懂了事情的经过。

  这两边吵架的昆仑弟子,都是出身于昆吾城世家的子弟,三个人边的是昆吾城苏家,三人都是十几岁就已经是炼气境顶峰道行,岁数年轻天资也好,哪怕比不上苏青珺那等绝世奇才,也是苏家十分看重并寄予厚望的后起之秀,有“苏家三杰”的名号。

  而另边五人则是属于三个世家,分别是林家、刘家和陈家,这三个世家平日里在昆吾城也是实力不凡,他们几人幼时便相识,算是好友了。

  至于今日这事,却是苏家三杰位年轻人苏墨,学着家那位天才姐姐苏青珺的法子,前些时候也在流香圃这里留了株珍贵的二纹灵草,请百草堂代为栽种,而凑巧的是,那边五个人也有位林家的年轻人放了同种灵草在这草园里,然后请人栽培的,那人正好就是贺长生。

  那种灵草便是石蒜。

  这两边栽种同种灵草,本也没什么,但是昆仑山大震过后,贺长生原本种得极好的石蒜突然失踪了。这种遭遇在流香圃草园还生了多起,大部分都认为是因为高墙坍塌阵法失效,山林的野兽偷偷进来盗窃的,所以也是没办法的事。贺长生为即将到手的赏赐而心痛不已,而那位林家的年轻人也是自认倒霉。

  但就在这天早上,贺长生无意走过苏家那位种植的灵田时,却现其灵田的石蒜有些异常,确切地说,长得太好了。

  那位为苏墨种植石蒜的杂役弟子名叫张志,天资比贺长生稍差,干活也没有贺长生勤勉,所以他种的石蒜直就没有贺长生的好,但是这天贺长生看到他田的石蒜后,却现那石蒜几乎和自己以前种的模样。

  贺长生立刻闹了起来,张志当然矢口否认,同时口出讽刺之言,贺长生愤怒已极,与他大打出手,然后消息传开后,很快的,苏墨等人和林家那位名叫林匡义的年轻弟子都是赶了过来。

  听到消息之后,林匡义掌便打翻了张志,指定那石蒜是自己那棵,这苏墨哪里肯答应,两边顿时大吵起来,混乱贺长生也被踹翻,被命令跪在地下。

  6尘远远地看着跪在田埂上的贺长生,看着他垂着的头还要紧咬牙关涨红的脸,时间也是沉默不语。而场两方年轻人都是出身世家自小娇惯大了的,加上又都是气血方刚年轻气盛的时候,越吵越大、越吵越怒,最后竟然动起手来。

  这下顿时鸡飞狗跳乱成片,虽说这几个弟子道行不算太强,但比普通人还是强上太多了啊,时间众人纷纷回避,没过多久,场局势便向林家等人那边倾斜过去,毕竟苏家三杰人少。

  片刻之后,只听那为的苏墨气急败坏地喊道:“叫我姐姐来,叫我姐姐来……”

  旁边有人大声喊道:“早就去喊了,公子放心。”

  林匡义等人大怒,回头看去,却现人群里片杂乱,哪里找得到是谁在大叫,于是便大呼小叫着继续上前围殴,双方打成团。

  6尘站在人群边缘,忽然只觉得身后有阵淡淡凉风掠过,他回头看,便看到那个女子站在了他的身后。

  目光静若秋水,明亮清澈,从他脸上掠过,停留了片刻。

  “是你?”她说了句。

  “6尘。”6尘应了声。

  “哦……”她点点头,道,“我记起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47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