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萧瑟人情

第一百二十七章 萧瑟人情

  6尘笑了下,道:“师姐好记性。√.く★1 W .”

  苏青珺看了他眼,倒也说不上有什么羞涩,不过似乎多少对自己忘记了眼前人的名字有些不好意思。与此同时,人群背后传来阵大呼小叫鬼哭狼嚎声,6尘咳嗽了下,不知怎么想到了刚才贺长生那屈辱的模样,本来想让开的身子却又停了下来,微笑着对苏青珺道:“对了,忘记恭喜师姐道行精进,证得金丹大道。”

  苏青珺点点头,看起来神色淡然,似乎这段时日来对类似的话已经听得太多麻木了,倒是前头那边的叫喊声引起了她的点兴趣,目光向那边瞟了过去。

  6尘在这时却又说道:“说来惭愧,当初那株红珀参你说过对破境有大用,我也是悉心栽培的,可惜竟然出了那样的意外,真是对不住。”

  苏青珺怔了下,随即摇了摇头,道:“这怪不到你头上,地震乃是天灾,野兽盗取也是无奈,都是天意如此。”

  6尘心想那只黑狗算个屁的天意,不过此刻他有心拖延,好让那几个苏家的年轻人挨点打吃点教训,便是露出内疚之色,叹了口气,道:“话虽如此……哎,不提也罢。不过幸好苏师姐你天赋群,没有红珀参还是能够破境金丹,可喜可贺。”

  苏青珺道:“没有啊,我还是用了红珀参的。”

  6尘呆,道:“什么?可是那红珀参没了啊,你……”

  苏青珺道:“哦,那只是小事,红珀参虽然珍贵稀罕,但还不到绝无仅有的那种地步。我破境之前着人去昆吾城最大的商铺里,直接买了两株回来,年份、药效都比之前那株更好呢。”

  “……多少钱?”

  “两万两千灵石。”

  6尘定定地看着苏青珺,见她神情平静,神色间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过了片刻后苦笑了下,点点头道:“恭喜,恭喜。”

  苏青珺礼貌地对他点点头,道:“多谢。”

  6尘向后退开了步,站到旁,让苏青珺走了过去,随后他目视远方,但只见视野所及青山起伏,天高地阔,过了半晌后,他忽然低声骂了句:

  “去他.妈.的……”

  ※※※

  苏青珺走入人群,最先靠近她的人便猛然惊觉,随即顿时沉默下来,然后自觉地向旁边让去,同时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很快的,越来越多的人察觉到了,原本起哄的人群很快安静下来,人群的那条道路也分开得越来越快,让苏青珺走了进来。

  “砰”的声,苏墨踉踉跄跄地向后摔倒在地,滚了两滚,正好趴在双好看修长的双足前,此刻他个眼眶乌黑,半边脸肿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是刚刚被胖揍了顿。

  苏墨似乎被揍得脑子有点晕,摇摇晃晃地抬起头来,过了片刻才看清眼前那张美丽的脸庞,呆了下,顿时大叫起来:“姐姐,姐姐,快来救我!”

  人群里阵骚动,有人低声说了句,道:“居然真的来了啊……”

  苏青珺皱了皱眉头,看着苏墨的那张脸,脸色微沉。而旁边还在打斗的那几个人此刻也都是愕然停手,然后很快分开了。

  刚才两边斗殴,虽然大家都是炼气境弟子,道行差不了多少,不过林匡义那边五个人,苏家这边只有三个,到底还是吃了亏,其他两个苏迁、苏也是头包,看起来苏家三杰此刻更像是苏家三熊才是。

  而林匡义那边五个人看到了苏青珺突然出现,时间也是有些心虚,站在那儿不敢嚣张了。至于旁边倒地的张志和仍然跪在地下的贺长生,则是根本无人过问。

  “怎么回事?”苏青珺问苏墨道。

  这苏家三“熊”,苏墨是她同父同母的嫡亲弟弟,苏迁、苏在辈分上算是堂弟,血脉也是极近的,所以看到这三人如此,苏青珺心也是不喜。不过她向来知书懂礼,还是先问事情缘起。

  “姐姐,是姓林的那货欺负人!”苏墨叫了起来,口沫横飞地就开始指责林匡义等人。

  旁边苏迁、苏也赶忙过来帮腔,将这事情从头到尾说了遍。那边林匡义等人听得恼火起来,忍不住也是开口争辩,两边吵闹着,眼看又有火气起来了。

  如此过了片刻,忽然苏青珺声轻喝,道:“住口!”

  苏家三兄弟立刻闭嘴,而那边林匡义等人对视眼,也是安静下来。

  苏青珺看了眼那灵田的石蒜,只见那灵植确实长得极好,外貌也是美丽,她沉吟片刻后,看向林匡义,也不多话,只问了句,道:“可有凭证?”

  林匡义等五个人面面相觑,时间也是说不出话来。

  这闹来闹去的大家趁乱厮打,年轻人胡闹着谁也不管,谁拳头大就说谁有理。但若是真的开始讲道理了,这些世家子弟出身的又不是真傻,哪里还不知道这其有些地方是说不通的。

  “那、那石蒜是我种的,我知道,我认得!”突然,个声音大叫起来,众人惊,起看去,只见却是跪在地上的贺长生挺着脖子大声喊道。

  苏墨等人脸黑,瞪着贺长生,而那边林匡义等人却是大喜,哪管那么多就是起哄,连声道:“说得对,说得对,他是原本种植石蒜的人,除了他,更无人认得那灵植了。”

  “正是,这草园就数此人种植石蒜种得最好,他说这有问题,就定有问题!”

  种种议论纷纷,时滔滔而来,苏青珺微微皱眉,看了那贺长生眼。

  而在人群背后,6尘远远地也看了过来,沉默不语,只是微微摇头。

  ※※※

  “你是说,那棵石蒜是你原本种的那棵?”苏青珺话出口,周围便安静了下来,包括林匡义等人也没有再说话。

  这种安静的气氛让贺长生有些紧张,同时他看着苏青珺那异常美丽的容颜,仿佛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过了好会儿后,才开口道:“是、是我种的。”

  “你可有凭证?”苏青珺问道。

  贺长生怔了下,大声道:“那就是我种的,我认得它,我认得出来!”

  周围的人群片沉默,此刻仿佛许多人都已经想到了什么,只是无人开口说话。

  苏青珺摇摇头,口气仍然平和,但话里的意思却十分的清楚明了,道:“这不行,你要有凭证,总不能你说什么东西是你的,那就定是你的了罢?”

  她沉吟了片刻,又道:“物证、人证都可以,你随便举个出来,只要说得通,我就让二弟将这石蒜还你。”说着,她看向林匡义,道:“林师弟,我这样处置,你觉得可以么?”

  林匡义苦笑了下,道:“行。”

  位金丹修士站在那边,而且是日后前程远大的位,他倒是敢说不行啊,而且话说回头,苏青珺从头到尾说的都在理上,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凭证?”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贺长生脸上时,只见他脸迷茫,喃喃地道:“物证?人证?这……可是那真的是我种出来的啊……”

  人群沉默着。

  苏家人看着他,林家人看着他,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仿佛苍天大地也都在看着他。

  他跪在人群里,却仿佛置身于冰冷的世道之外。

  过了很久,苏青珺没说话,倒是站在她身边的苏墨冷笑了起来,道:“喂,那厮,你到底有没有凭证,快快讲来?”

  贺长生涨红了脸,呐呐道:“物证,哪有物证,我说的话你们又不信啊?人证……对了,人证!”

  他忽然跃而起,看起来欣喜若狂,大声道:“我、我种石蒜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到了,你、你、你们,对不对,你们都看到我种石蒜了罢?我是不是种得很好,是不是种的这流香圃最好的石蒜,你们说啊?”

  人群有微微阵骚动,但很快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低语了,当他手指向别人特别是与他同样身份的杂役弟子时,那些人都安静地避开或者沉默不语。

  贺长生呆住了,他面如死灰,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眼睛亮,像是看到了什么,然后迟疑了片刻,忽然大叫声,冲了过去。

  人群骚动让开,苏青珺等人也是看着他的举动,只见贺长生路冲到人群,正好在脸色微变的6尘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只见他哈哈大笑,把抓住6尘的手将他拖进场,然后双手紧紧抱住6尘的手掌,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6尘,用微微颤抖的声音,仿佛寄托着毕生的希望,道:“6尘,你……你平日里跟我交情最好,跟我最谈得来,你说,你说,你来为我作证。那石蒜,到底是不是我的?”

  片刻之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6尘的身上,包括苏青珺,也是以种略带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而在她的身旁,苏家三兄弟和林家那边五人,也是以复杂的眼神望着这个身份低微的杂役弟子。

  6尘面无表情地向周围看了眼,然后回过头,静静地看着贺长生。

  那个男人正用抓住救命稻草般的眼神,满怀感激充满希望地看着他,竭力地露出丝笑容,然后轻声道:“6尘,你帮帮我,你说啊,你说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1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