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如癫似狂

第一百二十八章 如癫似狂

  清冷的山风从远方吹了过来,拂动人们的衣襟,让人感觉到有丝凉意。★★.从远处慢慢走过来两个身影,老少,白头黑,年老的是颜萝,年轻的少女是易昕。

  她们远远看着这里,颜萝皱了皱眉,吩咐了易昕句,易昕点点头,便向这边走了过来。

  而在人群之,在众人的注目之下,6尘有好阵子没有说话,而贺长生则是在旁催促着他,道:“6尘,你说啊,你不是以前来过我这边好多次,直都有看到我种的那石蒜吗?”

  这时,苏青珺忽然往前踏出了步,看着6尘,道:“6尘,你真的认识此人?”

  6尘沉默片刻,点点头道:“是,他名叫贺长生,和我样,是今年拜进宗门的杂役弟子,我认得他。”

  苏青珺回头看了眼身边的苏墨,苏墨对着姐姐笑了笑,笑容似乎突然多了丝牵强。

  苏青珺明眸微光闪,似平静湖面上风过水面,荡起了些许涟漪波纹。

  片刻之后,她回过头来看着6尘,平静地道:“你我相识不久,不过看你帮我栽培红珀参的时候,应该也是个信人。你说吧,若是果真可以明证是他的,我便信你。”

  6尘目光微垂,嘴角微微抿了下,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也不知他此刻心究竟是何心情。而与此同时,旁边的人群则是瞬间片哗然,再看向6尘的时候,众人目光便是不同。

  而贺长生更是大喜过望,喜笑颜开,抓紧了6尘的手臂,大声喊道:“快说,快说,你快说啊,那是我的石蒜!”

  6尘双眼微微眯了下,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前方,不理会贺长生,只淡淡地看着苏青珺,又看向她身边的苏墨三人,还有另头的林匡义等人,道:“你们要我说什么,只管问就是了。”

  苏青珺沉吟片刻,问道:“在这流香圃草园杂役弟子,此人是不是种植石蒜最好的人?”

  “是。”6尘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贺长生哈哈大笑,苏青珺眉头微皱,随即点了点头,而旁边的苏、林两边人则是神色各异。不过很快的,忽然那苏家三人的苏迁往前走了步,道:“我能否请问阁下几句话?”

  6尘道:“自然可以,请问。”

  苏迁看了眼站在6尘身边的贺长生,道:“阁下既然与贺长生相熟,可认得这张志?”说着,他指了下仍然还晕倒在地不曾醒来的那个杂役弟子。

  6尘道:“我认得他,但平日没什么来往,不算熟悉。”

  苏迁眼睛亮,道:“你跟张志不熟?”

  “不熟。”

  “那就是说,你很少来到张志的地里?”

  “几乎没来过。”

  苏迁击掌,道:“那你可曾看过张志所种的那棵石蒜?”

  6尘沉默了片刻,过了会儿后,他淡淡地道:“没印象了,应该是从没注意过。”

  苏迁哈哈笑,环顾左右,然后略带得色地道:“那我最后请问你句,你真的能够完全肯定,眼前的这株石蒜,就不是张志自己种出来的那棵吗?”

  6尘再次沉默了,这次周围所有人都仿佛屏住了呼吸。贺长生更是有些紧张起来,紧紧地盯着6尘。

  6尘低眉垂眼,仿佛是在仔细回想,又像是在内心对比反问,过了好会之后,他抬起头,目视前方所有人,然后毫无表情地道:“不行,我不能肯定。”

  “轰!”

  周围人群顿时如同爆样,声浪滚滚而来,所有人都露出了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表情,而在场,林匡义等人对视眼,面露苦笑,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而苏家兄弟三人则是喜动于色,只有苏青珺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丝微妙而异样的神情,深深地看了眼6尘。

  “你……你……”

  声嘶哑的呼喊,带着难以置信的惊讶与愤怒,从6尘身边传来,突然双手猛地冲过来狠狠地推了6尘把,下子将他推得踉踉跄跄连退几步,跌坐在地。

  那是贺长生。

  他的脸看上去已经有些扭曲了,他的眼满是血丝,他恶狠狠地看着6尘,仿佛人生最后的希望都被6尘打碎。

  “你不是人!”他嘶声怒吼着,咆哮着,对着6尘喊叫着,“你怎么敢这样说,你心里明明知道,那石蒜就是我的,是我的!”

  6尘默默地站了起来,看向贺长生,那目光淡淡如此刻吹过的山风,几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没有畏惧,也没有同情,他眼底深处的目光深沉犹如大海,倒映着的只有片沉默的黑暗。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6尘淡淡地道。

  “什么实话,你说的都是屁话!”贺长生仍然在大吼大叫着,他仿佛已经失去了控制,情绪在崩溃,脸上甚至流下了眼泪,指着6尘,又指着周围所有人,吼叫着,“你们都是这样,你们都不信我,明明、明明我是好人啊!”

  他大声惨叫着,忽地掉头狂奔而去,冲出人群,转眼间不知去向。

  在他刚冲出去的时候,苏家那几兄弟似乎还不愿放过他,有动手阻拦的意思,不过苏青珺冷冷地扫过去了眼,再加上贺长生此刻神情如狂,就跟疯子般,所以苏家兄弟还是放弃了。

  旁边,林匡义与周围几个人低声商议了下,随即走到苏青珺身边,陪笑道:“苏师姐,今天这事确实是我们错了,都怪我们轻信了那厮,结果与苏兄几位起了误会。回头我定好好赔罪,就……”

  “不必了。”苏青珺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罢。”

  林匡义略感意外,但随即喜形于色,笑道:“如此太好了,多谢苏师姐。”

  苏青珺看了他眼,淡淡地道:“林师弟,苏家与林家可不是仇家,相反的,咱们两家可是数代世交。今天这事要是传回昆吾城,都不用我去说,只怕林伯父也不会高兴的,你可想过此事?”

  林匡义吓了跳,脸色都苍白了几分,连忙道:“是是是,苏师姐所言极是,小弟错了。以后苏师姐若有什么事需要小弟帮忙的,只管说声,小弟能为您办事,那真是荣幸之极!”

  苏青珺叹了口气,道:“算了,你去吧。”

  林匡义等人连声答应,也不敢在此久留,连忙去了。

  苏青珺回头看了眼兀自站在那边的6尘,欲言又止,眼神隐约掠过丝歉意,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对他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叫了苏墨等人声,便也离开了这里。

  草原之,围观的众人也开始逐渐散去,但是刚才贺长生那如癫似狂般的模样,还是深深地印在了人们心里。

  很快的,人群便走得只剩6尘个人,他默然伫立片刻,刚想走开时,忽然便看到不远处站了位少女,正是易昕。

  她看着左右无人,连忙跑了过来,轻轻拉了下6尘的手臂,低声道:“6大哥,别生气,我刚才都看到了,那些人……”

  “我没事。”6尘打断了她的话,笑了下。

  易昕眨了眨眼,道:“真的?”

  6尘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看着她柔顺的长下俏丽的脸庞,温柔的眼神还有隐含的丝关切。

  “没事,真的。”他柔声道。

  “好吧。”易昕顿时高兴起来,然后指了下前方,道,“颜师叔还在那儿等我呢,我先过去啦。”

  6尘笑着点点头,道:“好啊,你去吧。”

  易昕笑着转身离去,山风吹起她的衣角,似人间翩翩飘扬的花儿。

  ※※※

  这幕,这件事,很快过去,有人当作晴天霹雳以为天破了,有人觉得不过是江海泛波的微小事情。

  从那天开始,贺长生便与6尘翻脸成仇。

  路上偶然碰到时,他都会以种极度愤恨的眼神死死盯着6尘,仿佛想要用眼神去杀死6尘。

  6尘当然清楚地感觉到了这股露骨的恨意,只是他觉得有些无聊也有些好笑,当然,在表面上他并没有表露出来,大多数的时候,他只是淡淡而面无表情地与贺长生擦肩而过。

  几日之后,这件事不知怎么,突然被百草堂上头的人知道了,据说是某位大人物知道后看不过眼,对百草堂这边说了。于是百草堂顿时作下来,苏家三兄弟与林匡义五人等都没有事,只有杂役弟子这里受了责罚——当事人贺长生、张志、6尘三人被叫到了主管修士处,劈头盖脸就是被顿痛骂。

  最后也不管是非曲折,张志、贺长生是闹事起因之人,直接扣罚二十灵石,6尘只是被抓来作证的,实在怪不到他头上,便免去罚款,只是责骂顿就放了回来。

  从那以后,贺长生整个人似乎就越有些不正常了,整日里神神叨叨的,甚至有人看到他偷偷磨了把利刃带在身上,仿佛真的快要疯了样。

  而据住在他附近的人说,这些日子来,贺长生说得最多的句话,就是:“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2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