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章 真君相召

第一百三十章 真君相召

  “6大哥,‘蓝蝶露’是什么东西啊?”易昕看着6尘,有些疑惑地问道,“以前我都没听说过呢,是味少见的灵材吗?”

  6尘的瞳孔微微缩了下,片刻之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脸色恢复正常,露出了丝微笑,道:“哦,那不是灵材,其实只是种美酒而已,不值钱的。√. 1√W.”

  “是酒啊。”易昕耸了耸肩,看得出来她对酒水之类的东西并无兴趣,当下对6尘告别声,便打算转身走了。

  不过这个时候,6尘又叫住了她。

  易昕道:“6大哥,还有事吗?”

  6尘沉默了片刻,道:“易昕,平日里你自己也要小心些,不要太过轻信别人。”

  易昕有些诧异,道:“6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刚才让我传话的人不对劲吗?”

  “那倒不是……”6尘摇摇头,仿佛苦笑了下,然后咳嗽声岔开了话题,道,“这世上坏人太多,你年纪轻轻的,看起来还有点傻,我怕你吃亏。”

  “喂,谁傻了,谁傻呀!”易昕果然瞬间就被他的话带歪了想法,迭声地叫嚷起来,气呼呼地道。

  6尘笑着点点头,道:“反正大概就是那意思啊,哦,对了,还有之前那个贺长生,你没事也离他远些。万他真的跟疯狗似的要对付我,误伤到你就糟糕了。”

  易昕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说着转身走了,看她脚步轻快,却是心情不错的样子。6尘在她背后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沉默站立了片刻,回过身来,口却是忽然低声骂了句:“死胖子,想干什么!”

  ※※※

  狗头山下,阿土路小跑地跑了过来,距离地震过去已有多日,当日逃离这里的众多仙禽异兽们又不知不觉地回到了这里,重新占据了那座奇特山头上井然有序的位置。

  阿土走过来的时候,被很多动物看到了。

  小鸟喳喳叫,猛兽大声吼,路过的鸵鸟不小心踹了下阿土的屁股,还有更多记得当初阿土从山顶被甩下狼狈模样的异兽们,都用种鄙夷和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阿土小心翼翼地向狗头山上走去。

  那个庞大的身影,还笼罩在山顶上。

  犀牛猛虎,雄狮巨象,丹顶鹤翩翩起舞,还有更多阿土从未见过,闻所未闻的奇禽异兽,也不知昆仑山如何聚集了这么多,其颇有凶恶之物,在阿土经过属于它们的领地时,或拨弄、或阻扰,或恐吓,吓得阿土步三回头,生怕自己不小心就沦为别人的腹餐。

  好不容易慢慢捱上了狗头山顶,这路走来真是劳心劳力,阿土累得是半吐着舌头呼呼喘气,休息了半晌后回头看去,只见只巨大的青牛卧在山巅,双眼半闭眯着,仿佛正在打瞌睡。

  阿土等待了会,然后开始迈步向青牛走去,同时候,狗头山上下片寂静,不知有多少仙禽异兽的目光都望向那山顶高处,等待着下个被抛下来的黑影。

  阿土摇晃着尾巴,慢慢走到那如同小山般的青牛身边。看起来它仍然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在这满山寂静的气氛,它看起来似乎也有些紧张。

  “汪……”阿土的叫声有些低沉,带了些犹豫,更像是种疑惑询问。

  就在这时,突然道黑影从空掠过,正是那只青牛粗大又灵敏异常的牛尾巴,顿时,整座狗头山上的异兽们全部激动起来,狮虎抬头,仙禽展翅,个个睁大了眼睛盯着山头。

  片刻之后,那尾巴轻轻落下,在青牛身前的那只黑狗后背柔顺的毛皮上轻轻抚过,拍了拍,然后收了回去。

  青牛睁眼又闭眼,打了个哈欠。

  整座山的异兽们呆若木鸡。

  阿土怔了会儿,忽然跳了起来,跑到山顶边上,对着狗头山下方全部的异兽们,狠狠抖了抖身子,然后欢天喜地般地大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汪……”

  山上山下,片哑然。

  只有山风吹过时,那只黑狗站在山顶上,显得特别威风。

  ※※※

  6尘在午的时候找了个借口下山,来到了昆吾城。

  穿过繁华长街,他对周围的热闹似乎视若无睹,直走向那座城墙,不过这天他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在小巷外的街上绕了两圈后,又等了半个时辰,这才走进小巷,来到了那座门可罗雀的黑丘阁。

  胖子老马正躺在他心爱的那张躺椅上昏昏欲睡,听到脚步声个激灵跳起来,眼睛没睁开就迭声道:“客官四处看看,本店灵材繁多,价钱便宜……哦,是你啊。”

  6尘看着他,冷笑道:“是我来了,你这副见鬼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老马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叹气道:“我这不是以为终于有生意上门了么!”

  6尘“呸”了声,道:“做梦吧你,这店开张以来,你做成几笔生意来着,说给我听听。”

  老马咳嗽声,正色道:“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咱们要向前看。再说做梦有什么错,万成了呢?”

  6尘伸出根鲜明的手指头对他比划了下,然后脸色微沉,盯着老马,道:“你给我说清楚,突然把易昕那小姑娘拉扯进来是什么意思?”

  老马耸耸肩,道:“有点急事找你,偏偏你最近老不下山,这不是没办法了么。”

  6尘毫不客气地道:“放屁!你消息那么灵通,那么多门路,在昆仑派里说查谁就查谁,这在山上的暗子没有几十个都是少的。你叫谁过来知会我不行,非要扯上她个无辜姑娘?”

  老马看着6尘,笑了笑,道:“怎么了,很少看你这么关心别人啊。”

  6尘“哼”了声,道:“你少来激我,这些玩意咱们早就玩烂了。我就是跟你说,易昕跟咱们这事没关系,你别……”

  “别连累她?”老马看着他,脸色淡淡地道,“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6尘像是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老马随即笑了笑,道:“你说的那些暗子,和你也样啊。若有危险的时候,他们也是把命交到我手上的,所以呢,如果要我选人的话,我当然要保我的人了。”

  “那个易家的小姑娘,从认识你开始的那天就注定要倒霉的,你装什么傻?是不是在人家面前做6大哥做上瘾了,以为自己真的是好人,是可以护她生平安的吗?”

  6尘霍然抬头,目光冷峻,直视老马。

  老马却是并不闪避,也是冷冷地看着他。

  店铺之内,气氛片冰冷。

  也不知过了多久,6尘忽然道:“你平时绝不会这样对我说话,出了什么事?”

  老马胖脸上的肥肉抖了下,看起来似乎突然间有些恼火的样子,怒道:“胡说道,老子从来就是这么耿直的!”

  6尘干脆不看他了,转头看了眼店铺周围,口喃喃道:“好像也没埋伏什么杀手啊,要不就是藏在外头?”顿了下,他忽然往老马面前踏了步,伸手抓住他脸上的肥肉扯了下。

  老马叫了声,挣脱开来,怒道:“你干什么?”

  “我看看你有没有被人逼得吃了毒药,故意来害我。”

  “呸呸呸!”老马唾沫星子险些飞到了6尘脸上,嚷道:“去你的,你才吃了毒药,还是烂心烂肺烂肚肠的那种。”

  6尘拍拍手,用种蔑视的目光看着老马,道:“下次记得多洗脸,个胖子满脸油,受不了。”

  老马脚踹了过来,6尘轻飘飘地躲了过去。

  老马嘴里骂骂咧咧了两句,伸手往后堂方向指,没好气地道:“过去。”

  “干嘛?”

  “他要见你。”

  6尘忽然沉默了下来,看着老马。老马脸上的怒色也在那瞬间消失不见,看着6尘眼有抹关切之色,但片刻之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去吧。”

  6尘点点头,向后堂那个院子走去,走出两步后,忽然听到身后老马开口又说了声,道:“对了,回头你自己要叮嘱那易家小姑娘下。”

  6尘站住脚步,也没回头,道:“怎么了?”

  老马淡淡地道:“那姑娘年轻不懂事,太过轻信别人,我只说了几句她便信了,甚至都没想过问问我是如何知道你与她的关系的。”

  6尘默然无言,过了片刻后缓缓摇摇头,却是什么话也没说,直走向了后院。

  穿过那条狭长的弄堂,便看到了熟悉的那个四方方的小院子,只是和过往不太样的是,这次6尘第眼,便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那个异常肥胖阔大的身影,坐在那小院时,甚至给人种几乎将这个院子都塞满了的错觉。

  宽大衣袍,盘膝而坐,还有那个铮亮的光头,都说明着这个人的身份。

  只鸟儿偶然从这院子上飞过,似乎有些疲倦,又或是有些好奇,慢慢扑棱着翅膀落了下来,最后停留在他的光头上,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敌意,又好像是感觉在它脚下的只是块石头而已。

  天澜真君看着前方,微微笑,对着6尘招了招手,温和地道:“你来了啊,过来坐。”(。)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5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