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惨白之齿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惨白之齿

  陆尘往前走了几步,就在小院子里的石阶上坐了下来,离天澜真君有些远,但彼此仍然可以看清对方。

  天澜真君望着他,面上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眼神温和,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就像是看着自家一个倔强又淘气的孩子。

  “最近怎么样?”他微笑着向陆尘问道。

  陆尘道:“还好。”

  “那件事可有进展了么?”

  陆尘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这些事老马都知道,他也肯定都和你说清楚了,何必又来问我?”

  天澜真君笑了一下,道:“他毕竟不是你,中间转告的时候,或许总会有些不同吧。再说了,我也还是想听你再说一次。”

  陆尘皱了皱眉,沉默了片刻后,道:“还是没什么头绪,也没发现在昆仑山上有魔教之人活动的痕迹,眼下只能慢慢细查。我随便定了几个目标,让老马先去查一下,看看结果如何再说。”

  天澜真君“嗯”了一声,神色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道:“这事我知道了,不过对你要查的那两个人,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为何其他人不找,偏偏就先盯上了这两个姑娘?”

  陆尘面无表情地道:“没什么理由,就是平常见过几次,顺手而已。”

  “顺手而为吗……”饶是天澜真君见多识广,此刻也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道,“看来那两位姑娘认识你似乎有些倒霉啊。”

  陆尘目光微抬,道:“如果她们是那个魔教奸细,那才是倒霉。”

  “好吧。”天澜真君笑着摆摆手,道,“反正这些事你放手去做就是了,我相信你。”

  陆尘笑了笑,随即又看了他一眼,道:“你今天怎么有空闲跑来看我了,我记得你前阵子不是一直呆在真仙盟那边么?”

  天澜真君道:“回来有一阵子了,一直就想见见你,但昆仑山上实在不方便,到了这山下,你又难得下来,所以一直拖到了今天。”说着他笑了一下,道:“其实如果你今天还不来的话,我明天也要走了。”

  陆尘怔了一下,随即道:“难怪老马急成那样了。”

  天澜真君笑而不语。

  陆尘皱了皱眉,忽然道:“你已经回来一阵子了,而且还是宗门中无人知晓、偷偷回来的?”他的目光忽然明亮锐利了几分,看着天澜真君,道:“门中有事?”

  “有点事。”

  “什么事?”

  “不太方便说啊。”

  陆尘眼中锐芒一闪,看着天澜真君,道:“哦,居然连我也不能说?”

  天澜真君又想了想,随即还是摇了摇头,道:“还是不好说,不过说不定等这件事你做完了,我将你收入门下为弟子时,那时候就可以对你说了。”

  陆尘看着天澜真君,一双眼睛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忽然站了起来,道:“看来这是一件大事?”

  “嗯,大事。”

  “还是昆仑派中的大秘密!”

  “应该算是吧。”天澜真君微笑着道,“怎么,你很好奇,很想知道么?”

  “是。”陆尘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昆仑派中究竟有什么秘密,能引来魔教如此觊觎,甚至押上了全教气运全力一搏?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系,对寻找那魔教奸细说不定便有帮助,我想知道。”

  天澜真君默然片刻,似乎在心中权衡了一下,随即略带歉意地微笑道:“不好意思了,我还是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参与那事的只有我和白晨师兄二人,想必与你说的魔教奸细无关罢。”

  陆尘脸色微微一变,过了一会儿缓缓摇头,道:“你们二位真君,德高望重的,自然不可能会做出什么与魔教勾连的事。”

  天澜真君笑而不语,看着陆尘,眼底深处幽光闪动着,如汪洋大海上轻轻浮起的波澜。

  ※※※

  小鸟叽叽喳喳,半天了居然仍然还没有飞走,似乎竟是有些留恋天澜真君的那个硕大光头,在上面到处瞅着,偶尔还用鸟喙啄一下那个铮亮的脑壳。只是看天澜真君神情淡定,似乎根本就没在意那只小鸟,也丝毫感觉不到那种疼痛。

  “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呢?”天澜真君问陆尘。

  陆尘反问道:“你想帮我?”

  “不应该吗?这件事本就是我让你做的,若是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也可以顺手做上一点事嘛。”

  “有几个人,你帮我杀了吧。”陆尘道。

  天澜真君:“……这不太好吧?”想了想他又道:“莫非你确定那些人有魔教奸细的嫌疑?”

  “没有,就只是看不顺眼而已。”陆尘说着,然后又补了一句道,“跟你一样。”

  天澜真君苦笑了一下,叹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跟你说实话啊。”

  陆尘冷笑。

  天澜真君看着他,眼神温和,似乎仍然还是带着几分宠溺,只是过了片刻后,他却忽然开口道:“小陆,我发现你现在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陆尘道:“什么?”

  “你好像不怕我了。”

  陆尘嗤笑一声,带了几分讽刺之意,道:“看你这话说的,好像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怕你一样,前些年我见了你,不也是这样说话么。”

  天澜真君摇摇头,眼中有些颇堪玩味的眼神,看着陆尘,道“不是的,当年啊,你虽然在我跟前也是嬉笑怒骂,但心底却还是对我有些敬畏的。”

  “得了吧,我怎么会怕你……”

  “你不是怕我,你心底深处敬畏的是‘真君’这两个字。那时候我看得出来,你和天底下几乎所有的修士一样,对至高无上的真君之位,对这种境界,和这个称号所代表的实力,有一种发自本能的畏惧和崇拜啊。”天澜真君微笑着,目光却明亮异常地看着陆尘,仿佛穿透了他的身躯,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亿万修士终其一生都无法碰触的至高境界,千百年来所有人都对此心怀敬畏,每个人都一样,我看得出来。”

  “哈!”陆尘笑了一声,只是脸色似乎有些微微的变化。

  天澜真君看着他,然后缓缓地道:“但是上次在荒谷你我相见时,我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了,可是想来想去,一直想不出来。”

  他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温和地道:“直到刚才,我看着你的样子,突然间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陆尘面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冷冷地看着那个大胖子。

  天澜真君指了一下陆尘,平静地道:“你不再怕我了,确切地说,你一个道行如此低微的普通修士,竟然是对一位化神真君的实力不再有那种本能的敬畏了。”

  陆尘冷冷地道:“你神神叨叨的说了半天,我听不懂。”

  天澜真君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陆尘,像是重新审视着他,片刻之后,忽然开口道:“降神咒,对不对?”

  陆尘脸色陡然一片苍白。

  ※※※

  阿土从山林中跑出来的时候,看看天色,虽然天还亮着,但日头已经向西天沉去,应该很快就要到傍晚了吧。

  今天在狗头山上,它很高兴也很兴奋,终于融入了那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仙禽异兽之中,让它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就连跑回来的脚步也似乎比平常更轻快些。

  可惜狗不会哼歌,不然阿土现在一定是吹着口哨一路跑回来的。

  远远的,看到了陆尘的那间屋子,阿土一路小跑过去,不过在距离那边还有十多丈远的地方,阿土忽然停下了脚步。

  它看到了有一个人影,正在那间屋子外来回走动着。

  那是一个男人,面上神情有些古怪,脸色有些涨红,眼神有些飘忽,胸膛起伏不停,像是在不停地喘气,还有一只手一直藏在自己的怀中,似乎正在抓着什么东西。

  那个人不停地四处看着,但更多地还是盯着陆尘的那栋屋子,口中念念有词,却也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在房子四周一直徘徊。

  阿土有些疑惑,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但除了行迹有些可疑外,那个人似乎也没有做什么其他事。阿土等了一阵,看看天色似乎又暗了一点,想了想,还是觉得先回去再说。

  于是,它向那间屋子跑去,在从那个人身边跑过时,它能看到那个男人向它看了一眼,但似乎并没有特别在意,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

  阿土放心了些,跑到那门边叫了两声,屋子里一片安静,无人应答。

  在它身后,那个男人忽然身子一顿,转身向这边看了过来。

  阿土没去注意身后的动静,趴着门很遗憾地发现没人在家,不过如今这点事已经难不倒聪明的它了。摇摇尾巴,阿土便向屋子后头跑去,那里的小狗洞如今已经是它的专用通道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一声叫唤从身后传来。

  “小狗……”

  阿土的脚步停滞了一下,在那狗洞前站住,回头看去,只见却是刚才那有些古怪的男人,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就站在它身后不远的地方,面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对它笑了一下。

  他的牙齿很白。

  惨白!(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3 05:16:17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6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