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孤独朋友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孤独朋友

  “关降神咒什么事?”陆尘问道。

  天澜真人望着他,摇摇头道:“这世上修士千千万万,其中有九成人终其一生,都被挡在金丹境界之下;而剩下的人中,能够勇猛精进突破元婴境的,又不足一成。至于化神之境者,世人只能仰望,有如神祗一般。”

  陆尘笑了一下,道:“你这是把自己当神?”

  “我当然不是神,顶天了我也就是个道行厉害点的胖子而已。”天澜真君微笑着道,“但是没到这个境界的人,就不会有这种想法。”

  陆尘忽然闭上了嘴。

  “这世上我见过了很多很多人,但这么多年对我并无敬畏之意的,只有一种人。”

  “是什么?”陆尘忍不住问道。

  “道行和我一样的化神真君。”

  ※※※

  “你这话越说越离谱了!”陆尘强笑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道,“化神真君,你看我身上有半点地方像吗?”

  “你当然不是。”天澜真君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然后饶有深意地看着他,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很是奇怪和好奇,究竟是什么?亦或是你曾经看到或是遇见过什么事,让你竟然可以丢开了对化神真君这样人物的敬畏?”

  陆尘的喉结,轻轻地上下滚动了一下,在天澜真君那双明亮的目光下,他忽然有一种全身通透的寒意。

  而天澜真君的话头很快又继续说了下去,道:“所以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想着你这过去十年到底遭遇了什么,结果想来想去,我发现最近这十年你呆在那小山村里,道行尽废,隐名埋姓,不会有什么意外……那么,意外就是在你归隐之前。”

  他盯着陆尘的眼睛,看了良久之后,温和地道:“所以说,一定是降神咒,对吧?”

  “那秘咒是魔教不传之秘,只有几位魔教长老才知道其中诀窍。但是根据荒谷之战那天的情景,还有日前你跟我提到过的一些事,我想那几个人大概是想以密咒开天越界,引下恢弘神力强行灌顶进阶罢?”

  陆尘冷冷地道:“他们失败了。”

  “是因为你,他们才失败的。”

  庭院中的气氛忽然冷了下来。

  陆尘沉默不语,只是胸口的气息似乎有些不稳,连呼吸都粗重了少许。

  而天澜真君却似乎仍然什么都不在乎地说了下去:“所以我就在想,应该就是在降神咒运转之时,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这些事很重要,它甚至可以让你丢开对化神真君的敬畏。”

  “看……对了,就是你这种眼神。”天澜真君温和地看着陆尘的眼睛,道,“你明明知道自己绝不是我的对手,你知道自己的道行和我有天差地别,但是当我说破你心底深处的秘密时,你刚才那下意识地打量我,第一反应却不是在寻觅退路,不是畏惧求饶……”

  陆尘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冷冷道:“那你觉得我在干什么?”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你是在看我,你的眼睛看着我的身体时,那是下意识地审视着什么,就好像……在想着……这个人该如何才能杀死。”

  “对不对?”天澜真君对陆尘问道。

  ※※※

  院子里一片肃杀寂静,过了一会儿,那只停留在光头上的小鸟忽然惊起,扑打着翅膀飞向天空。

  两个人一起抬头望去,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远方。过了一会,他们收回了目光,重新看着彼此。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陆尘面无表情地说道。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是挺好笑的。”说完以后,他居然真的张开口,对着陆尘“哈哈哈”笑了三声。

  陆尘微微垂首,然后慢慢地、再一次地在石阶上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后,他忽然道:“死光头,如果你心里已经不信我的话,这件事我就没法做了。”

  冷冷微风,从庭院中吹过,似乎将寒意都吹进了心底深处。

  过了好一会,天澜真君轻轻摇头,道:“我当然还是相信你啊,小陆。就像我在荒谷中对你说过的那样,这世上我最信的人,只有你一个。”

  陆尘抬起头,看到那个体格异常魁梧的大胖子温和的眼神,正深深凝视着他。

  “我刚才说的话,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也没有说你真的想杀我。只是我很想知道,当年在降神咒施法时,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会突然让你有这样的心境……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从未有过秘密,我觉得自己知道你的一切事情,但眼下突然出了这么一件我居然不明白的事,我很想知道。”天澜真君微笑着道,“我想,这也不会很难说的罢。”

  陆尘坐在原地沉默不语,周围的光线隐隐有些昏暗,过了一会,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站起来道:“天晚了,我要回山了。”

  天澜真君静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温和地道:“那你去吧,明天我就要回仙城去了,你在昆仑山这里自己小心。”

  陆尘对他点点头,然后转身向回路通道走去。

  天澜真君仿佛是轻轻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眼底幽光闪烁着,似有一丝复杂神色流过。

  只是当陆尘走到那条通道入口时,忽然站住了脚步,也不回头,就是那样站在原地,用一种几乎没有情感起伏的语气,平静地道:“如果我说当年降神咒发生时,所有的一切经过、哪怕是最微小的一点细节我都已经对你说过了,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你信不信我?”

  天澜真君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过了一会后,道:“我信你的。”

  陆尘点了点头,然后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就那样走出了这间院子。

  ※※※

  天黑下来的时候,陆尘回到了自己在昆仑山上的住处。

  他一路走来,面无表情地推开房门,再返身锁好,当墙壁和房门终于将他彻底地与外面那个世界分开后,他安静地站立在那儿。

  站了很久。

  光影在悄然地变化着,黑暗逐渐充满了这里,将他的身影也融入阴影中。没有人会看到,他的衣袖中,他的衣襟下,那双手掌有极细微的、拼命压抑住的轻微颤抖。

  黑暗中很安静,没有光没有风没有声息,那一片夜色如翻涌的黑潮,无声地涌动着,在他眼前滚动如涛。

  他怔怔地抬起头来,他的眼底深处黑暗的瞳孔中,忽然有黑色的火焰燃烧而起。

  那火苗,仿佛瞬间将他带回了十年之前。

  “轰!”

  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一道划开天地刺破黑暗的宏伟光柱,还有撕裂天空的那条缝隙!

  难以想象的恢弘力量,化作璀璨夺目的光芒照耀在那四个人的身影上,他们发出痛苦而兴奋欢喜的吼叫声。火光熊熊,奇异的种子仿佛在烈焰中重生、生长和盛开!

  天地乾坤!

  降神法咒!

  狂野的力量撕裂了大地和天空,只有黑暗的影子沉默地伫立着,在那光明的背面,拔出了黑色的短剑。

  瞳孔深处的黑火陡然大盛,疯狂燃烧着,仿佛要灼穿那岁月的痕迹,将一切抹去。

  那是穿过光阴的剑刃,割裂了血肉,刺进了心口,于是鲜血如激流般喷洒而出,那张苍老而扭曲、惊恐而愤怒的脸庞,转了过来,死死盯住了他的眼睛。

  黑火燃烧!

  灵魂嘶吼!

  黑暗的剑刃疯狂地刺进了光明,那澎湃的力量汹涌如潮水,像是终于找到了围困堤坝上的缝隙缺口,轰然冲垮了一切。

  于是,光明黑暗,混为一体。

  于是,一切因果,化作碎片,纷乱丢弃在那段记忆中,挥挥洒洒如一场凄凉的夜雨,飘落下来,消失不见。

  只有那股力量,强大无比的力量,仍然清晰无比地刻录在他的心间。

  ※※※

  他躺倒在,黑暗中冰冷的地上。

  慢慢地,他重新睁开眼睛,似从那一场最深且难以自拔的梦魇中,痛苦却坚定地醒来。

  他微微地喘息着,良久之后,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时,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静静地看着那黑暗中手掌的轮廓。

  那只手,曾握着剑。

  曾杀了人。

  也曾感知过,那股从天而降的力量,在血与火、光与暗之中。

  世间人,敬天敬地敬神明。

  那股力量,便如神明一般;那光影交错中的四个人影,在那最后的时刻,仿佛也强大如神祗。

  黑火在他的眼中燃烧起来,又缓缓熄灭下去,终于将一切归于虚无。

  黑暗弥漫在屋子中,周围一片静谧,他安静地躺在那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头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坐了起来。

  周围那么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尘突然发现,原来已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了,他没有了这种孤寂的感觉。

  每一个本该是孤寂的深夜,每一次他在黑暗中惊醒时,他都会听到一个轻微而熟悉的呼吸声,他都能够摸到一个温暖而有心跳的身躯。

  原来是因为它,而不再觉得孤独了。

  黑暗中,陆尘呆坐了片刻,然后环顾四周,寂静的黑暗如水波般沉寂,他轻轻叫了一声:“阿土?”(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410:49:20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7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