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深时分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深时分

  黑暗寂静如夜色下的海面,没有声音却仿佛暗潮涌动。√★.√ 1★ W√. ★房子里的那些轮廓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却并没有任何温暖的气息。

  阿土不在这间屋子里。

  6尘沉默地坐了会儿,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黑暗簇拥在他的周围,无声无息地翻滚着。

  6尘环顾四周,看见了这屋所有本该有的东西,只是少了那只瘸了后腿的黑狗。他沉默不语,双眼眸在黑暗隐隐有光芒散出来,过了会儿,他走向屋子后头,蹲下身子,看到了那个因为地震坍塌出现的小小狗洞还在那里。

  切都和平常模样,但每天晚上必定回来睡觉的阿土,却不见了。

  6尘凝视了那狗洞片刻,忽地站起,大步向房门走去,只听吱呀声,房门被他用力拉开。刹那间,屋外深夜的黑暗如洪水般涌了过来,外面是片深沉的夜色,看不见丝毫光亮的夜晚。

  悄无声息、空无人影的片大地,在这晚异常荒凉。

  寒风掠过,吹拂过他的脸庞,有丝丝寒意,仿佛渗入了血肉之。

  夜色正凄凉。

  ※※※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当第缕晨光从窗扉缝隙照进这个屋里时,坐在床边的6尘抬了抬眼,看着那缕晨曦。

  晨光温和还带着丝寒冷,像是昨夜的寒意仍然还未完全消散,不过只要再过会儿,当太阳升起时,切黑暗寒冷便都将烟消云散。

  他在这屋坐了夜,但阿土仍然还是没有回来。

  6尘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疲倦之色,只是目光有些冷。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昆仑派也像是从昨晚的睡眠才醒来,许多人纷纷开门出行,6尘也夹杂在他们间,开始了新的天。

  他面容平静地走去,没有焦虑惊慌、没有疲惫急切,就像是过去众多平常日子样,安静地走向流香圃草园属于自己的那块灵田。

  在草园入口时,他遇见了许多身份和他样的杂役弟子,平日里大家也算都认识了,纷纷打着招呼,笑着问好。

  6尘也是如此,像是什么都没生过样,微笑着向着身边的人问好点头。

  在他快要走进草园入口的时候,贺长生从旁边走过他的身旁,转头看了他眼。6尘也转眼看着他,两人的目光相接,贺长生笑了笑,淡然而略带疏离地道:“早。”

  6尘点点头,道:“早。”

  招呼打完,两个人分道扬镳,向着各自的灵田走去。只是在走出数丈后,6尘脚步微顿,却是回头看了下,望着正在走远的贺长生的背影,深深凝视了眼。

  ※※※

  这天过得平平常常,安静地度过了,当日头西沉黄昏来临的时候,流香圃草园的杂役弟子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

  6尘离开灵田,向外头走去,在回家的路上有意无意的,他多绕了点路,从新分配给贺长生的那块灵田边走过。

  灵田空无人。

  直勤勉肯干的贺长生这天好像是提早离开了这里。看着空空荡荡的灵田,6尘皱了皱眉,随即沉默地离开了这里。

  离开草园回去的路上,他落在了众人的身后,夕阳的余晖在地上拉出了道斜斜的影子,远远地已经看到了自己的那座房子时,他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盯着地上自己的阴影看了会儿,然后转过身,向着另个方向走去。

  与石盘山那边杂役弟子们的住处不同,流香圃这里对杂役弟子们的待遇要好上很多,大概是因为能够来到这里的杂役弟子比普通人要有用得多吧。所以大多数杂役弟子们都拥有自己单独的间屋子,并且还不是紧靠在起。

  6尘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贺长生的住处,当他绕着房子走了圈后,便知晓此刻屋里并没有人,贺长生还没有回来。

  他转头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夕阳,然后走到边,在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大树的阴影便移动过来,将他的身影遮住,显得有些模糊起来。

  他在这里等了很久。

  直到天色完全变黑,月亮都开始升上夜空时,夜色下的远方,才有个人影快步走了过来。

  那个人步伐不快,但走得好像很轻松,甚至口还不时地哼着两句旁人听不懂的小曲,好像心情极好的样子。

  走到近处时,借着光亮,可以看到这个人正是贺长生。

  他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坐在路旁大树下阴影的6尘,只是自顾自得意地走着,就这样路走了过去。而6尘也没有开口叫住他,他只是沉默地隐身于黑暗阴影,看着贺长生的背影,目光清冷。

  ※※※

  这夜平静地过去。

  6尘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地看着这屋的黑暗,直到天光重新亮起。

  这晚,阿土还是没有回来。

  清早时候,6尘和其他杂役弟子样,起床梳洗出门,冰冷的表情在开门的那刻消失,然后温和地和周围相识的人们打着招呼,开着玩笑,起走向流香圃的草园。

  在草园的入口处,远远的看到前边走着几个人,其有人放慢了脚步,回过头来笑容可掬地向6尘他们打招呼。

  那是贺长生。

  当阳光照在他脸上的时候,他微笑着看到了6尘,然后脸上泛起关切的笑容,对6尘笑着说道:“早啊……咦,怎么看你的神色有些憔悴,莫非是昨晚没睡好吗?”

  6尘吃了惊,转头向左右身边人看了眼,道:“不会吧,我看起来没睡醒吗?”

  旁边人都笑着摇头,道:“哪里哪里,看起来精神不错啊。”

  6尘松了口气,笑着对贺长生道:“吓我跳,其实我昨晚睡得不错啊。”

  贺长生面上的笑容仿佛僵了下,随即点了点头,道:“那可是好事呢。”说完,他便转身向草园走去。

  6尘与旁边的朋友开着玩笑,目光则是顺着贺长生的背影看去,眼底深处,隐隐约约有丝黑暗的火焰闪而过。

  又是平常而宁静的天。在午的时候,6尘离开了自己的灵田,在草园闲散地走了圈,当他路过贺长生的灵田时,现那里又是已经空无人。

  灵田的灵草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旁边的野草长势也有些过于兴盛,像是很久都没有打理的样子。6尘淡淡地看着这幕,在灵田边站了片刻后,转身离开了。

  切好像是昨日的重演,在黄昏的时候6尘再次来到了贺长生的房外,在确认那屋果然还是没有人后,他便在昨天相同的位置上坐下,开始了耐心的等待。

  黑夜降临,无星无月,这个晚上仿佛比平时更加黑暗。

  山吹起了冷风,似有几分寒意。

  大树上的树枝叶片欶欶地抖动着,带着黑暗的阴影也摇曳不停,他坐在黑暗,仿佛已经与阴影融为了体。

  这晚他等的时间比昨晚还更长些,甚至是眼看就快要到了宵禁的子时时分,从远处的道路上,才看到了贺长生回来的身影。

  只是今天的他似乎与昨天有所不同,没有了那种轻快的脚步和高兴的心情,贺长生路走过来,口不时出几声有些恼怒的骂声,也不知是在咒骂着什么,看尚去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当他走得更近些时,在黑暗阴影的6尘甚至可以看到在贺长生的身上衣服上多了几道破口,隐隐的还有些模糊的深色痕迹,看上去就像是……血迹。

  “畜生……王蛋……他.妈.的都是……畜生……”在他口不停地重复着骂人的话语,大抵都是如此的咒骂,而他脸上的神情,同样是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恨不得要将谁千刀万剐般的深切痛恨。

  然后,在这样的骂骂咧咧声,他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夜风冷冷吹过。

  树叶沙沙作响。

  6尘的目光在阴影仿佛燃起了道火焰,黑暗的,无声的火焰!他冷冷地盯着贺长生的后背,但直到他走回屋,终究还是没有任何举动。

  过了会儿,他站了起来,转身走入了远方更深邃的黑暗,消失不见。

  ※※※

  这晚风急夜寒。

  6尘躺在自己屋里的床上,在片黑暗的簇拥下,哪怕深夜也毫无睡意。他睁着眼睛,看着这片似乎无边无际的黑影,而在他的手边,那处地方的黑暗似乎格外的浓郁,像是在孕育着什么异样,无声无息地扭曲着,转动着,偶尔有光芒闪而过,却如惊鸿般,转眼不见踪影。

  寂静的深夜里,天地世间仿佛只剩下了片孤寂。

  这个时候,6尘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周围安静得可怕。

  直到……忽然有阵轻微的声音,从黑夜里的某个地方轻轻飘了过来。

  随风而至。

  细细的,轻轻的,似喘息,如轻鸣,点点靠近,点点挣扎。

  黑暗,6尘突然坐起,双眼精光大盛,转头看向房门的方向。

  夜风冷冷吹过。

  门外黑暗的某处,忽然有声极轻细的声音,似叹息,又像是呼唤,如诡异的阴灵,在深夜里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鸣声。

  6尘下了床,大步走到门口,猛地下拉开了房门。

  黑暗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排山倒海般,将他的整个身躯完全吞没。(。)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7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