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魇血树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魇血树

  当手指按向前方,在半空划过道鲜红且刺眼的血痕时,6尘的眼瞳深处燃起了深沉黑暗的火焰,在那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势、气质甚至呼吸的气息,都突然变了。 √★. ★1W.

  股难以言述的黑暗气息,从他的身体弥散出来,与此同时,仿佛是被诡异无比的力量所吸引,那些从他手腕上流淌下来的鲜血,那些血珠和血滴,忽然抽出了道细如滑丝般的血线,轻轻飘起,在距离地面仅有寸许的地方无声无息地掠过,追随着6尘那根仿佛重若千钧的手指,向前方飘扬而去。

  指尖凝滞,霍然向下按,同时,6尘眼的黑火猛地扬起,似突然狂野的焰火。

  地面上传来声闷响,如古老山寺里晨钟暮鼓,幽幽回荡。

  点血迹,出现在地面上,紧接着血线丝丝缕缕,在地面上诡异地扭曲着,开始向众多方向蔓延出去,形成了个又个难以形容的怪异的图案。

  6尘的手在半空缓缓移动着,从原本的个指头已经变成五个,那些从鲜血抽出的血线越来越多,在地上画出的奇异的图形,也渐渐开始成形。

  那是个形如大三角的图纹,其又有无数难以捉摸的扭曲图案,但整个鲜血所构成的图纹却是以树洞那片水洼为心,将其整个包裹了进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6尘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是苍白,仿佛消耗掉了全身大半的气力。而在他身前,则是出现了块近乎完整的怪异血纹,像是个奇异的阵式,但从更远些的地方看去的时候,会突然现,那诡异的三角图纹,竟隐隐地有些像是……棵树。

  水洼的水仍然平静无波,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血色图纹的影响,但是不知为何,那簇奇异地隐藏在水波深处的黑色火焰,却突然不停地摇摆起来。

  股若隐若现的隐秘的力量,仿佛正隐藏在那些仍然安静的血色图纹,就像是深夜时分人的心跳,隐隐约约,莫名地鼓动着。

  整个树洞,都在片静默,那些青气,那些树壁,那两扇神秘又打不开的大门,都沉默地望着这里生的切。

  6尘看着在他眼前出现的这个图纹,神情间似乎有些疲惫,有些复杂,还有丝莫名的迷惘,不过很快的,他的眼神便重新明亮起来。

  他俯身抱起了阿土,慢慢走到了血色图纹,在那片水洼边跪下。

  水面微有波澜,倒映出他的面容,他沉默地看了眼那水的人影,然后轻轻地将阿土放入水里。

  几许水泡从水下泛起,昏迷不醒的黑狗在水身子摇晃了几下,慢慢向下方沉去。

  水边,6尘深吸了口气,忽然掌向后拍去,也不知拍在那奇异血阵的哪处,便只听突然个声响,似云上雷鸣,刹那之间,这古老树洞之光芒大盛。

  只见地面之上所有被鲜血所涂抹刻画之地,奇异的血光陡然而起,化作了场鲜血淋淋诡异无比的血色光柱,倒映在半空之。

  光影剧烈地扭动着,伴随着呜咽嚎叫声,似乎是从传说地底深处的黄泉地狱传来,那血影颤动扭曲,渐渐化作了棵巨大的树影。

  模模糊糊、隐隐约约的棵树,参天大树,头顶天根入地,穿越三界无所不在的大树,通体血色,仿佛每根枝条每个叶片,都是鲜血淋淋的。

  在那如梦幻般恐怖可怕的幻影,无数的血滴从那棵可怕的大树上滴落下来,仿佛地狱也不过如此。

  6尘深深地看了眼那个幻影,眼角似乎也微微抽搐了下,但很快的,他便收回心神,手臂在虚空画了个奇异的图纹,然后缓缓向下压去。

  伴随着他的动作,怪异的呼啸声再度响起,道奇异的光芒从那幻影慢慢流淌过来,像是从虚幻渗入现实,点滴的,向这片水洼靠近。

  那片清水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无比强大的力量,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刺激,水波疯狂地颤抖着,打碎了所有的平静,同时竟有隆隆之声,从那水洼深处响起。

  而血影的那道光,仍在靠近着,眼看就要碰触到水面。

  6尘的脸色此时已是苍白如纸,但他眼的黑火却燃烧得更加兴盛,那扭曲的焰火甚至像是带了丝狂野。

  蓦地,那水底深处的簇黑火,像是突然间也受到了什么刺激样,霍然大盛,直接从水底变大了数十倍,如个恶鬼直接张开了可怕的大嘴,向着上方扑来。

  几乎是在同时刻,血色幻影的那道流光,碰到了水面上。

  惊雷于无声处响起!

  “轰!”

  所有的水波霍然大震,在轰鸣声起迸裂,连带着水的阿土直接向上方升腾而起,冲到了半空。在那诡异的血色幻影背影下,所有的切似乎都沾染上了抹血痕。

  那道光,照进了阿土的体内。

  那道黑火,在半空追上,幻影瞬间穿过了阿土身体,然后在片虚影摇曳着,似乎对近在咫尺的那棵血色大树疯狂摇摆,想要渗透进去。

  但下刻,所有的虚幻影子,起消失了。

  “哗啦啦啦啦……”

  水花四溅里,阿土和那些清水起摔了下来,重重地摔回了水,片刻之后,声痛哼带着丝难以言喻的苦痛,从它口传了出来。

  它在水底深处翻转着,吃力地微微睁开了仅有的那只眼睛,向上方看了眼。

  水波依旧在激烈地摇晃着,那纷繁错乱的光影,还有张熟悉的面容在水波的另头,静静地看着它。

  虽然那脸色苍白得仿佛没有丝血色。

  阿土慢慢又闭上了眼睛,像是安心睡去的孩子。

  ※※※

  寂静的深夜,黑暗仿佛无所不在,莽莽昆仑都沉浸在夜色之。迷雾深处,黑盘之后,如无底深渊般的黑暗穿越过漫长的地壳,仿佛如同上古时候的巨大神殿,那阔大无比的通道里,同样片孤寂。

  微光不知从何而来,洒落在这寂寥的神殿。远处巨大而古老的大门,隐藏在黑暗深处,像孤独的卫士,站立了无数岁月。

  时光仿佛凝固在这里,仿佛千百年间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只是在某刻,当那个神秘而古老的树洞,那个血色符纹突然亮起,召唤出诡异无比又穿透三界的血色大树时,这里突然有了些变化。

  平静的黑暗忽然微微颤动了下。

  巨大的石门巍然屹立着。

  没有声息、没有动静,似乎死寂,似有犹疑?

  片死寂的黑暗里,那仿佛无穷无尽深邃不尽的大门背后,突然,传来了个声音。

  如龙吟虎啸,如风云变幻,仿佛是有什么,深深地叹息了声。

  黑暗忽地扩大,似心跳般膨胀,整座石门都震动了下,几颗微小的石子,从高不可见的穹顶掉落下来。

  嗡嗡之声,如雷鸣般掠过,令大地都为之颤抖般。

  但片刻之后,这里忽然又安静了下来,似沉眠的依旧沉眠,似安睡的终归安睡。黑暗悄然后退,回到原来的位置,石门挺立如昔,沉默地站立着。

  时光,仿佛又次凝固在这里,如场永不会醒的梦境!

  挣扎痛苦,永不醒来。

  ※※※

  这夜终将过去,就像过去无数个夜晚样,黑暗必定过去,光明将会降临。

  天亮的时候,晨光从窗口照进屋子时,脸憔悴的6尘坐在地上,全身被白布包成像粽子般的阿土,只露出了唯只眼睛和嘴巴鼻子的阿土,安静地躺在6尘的怀,闭着眼睛,静静睡着。

  它的胸膛微微起伏,偶尔在它脸上似乎还有抽搐痉挛,仿佛梦到了什么可怕的情景,但是到了最后,这只黑狗终归还是安静下来,似乎切的恐怖畏惧都在那温暖的胸膛间远去。

  6尘背靠着墙壁,沉默地看着那缕照进的晨曦,默然不语。

  这天,他没有出门,没有去流香圃的草园。

  ※※※

  昆仑派是个讲规矩的地方,百草堂当然也不例外,流香圃对杂役弟子比石盘山那边会好些,但也不会随意放纵,至少每天点卯是少不了的,虽然有时候点了名之后有人干完活就会提前走掉,但规矩就是规矩,除非是有事事先告假,不然就会有麻烦。

  6尘就遇到了麻烦。

  在大震后新派下来掌管草园这片的金丹修士林盛,是个性子严厉的人,所以在现6尘无故“旷工”天后,第二日就令人将6尘喊了过来。

  “怎么回事,昨日为何无故不来?”林盛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面色似乎不太好的年轻人,眼底深处有不经意却似乎理所当然的轻视,道,“让你来这里培植灵草,是宗门对你的信任和栽培,这点你自己不知道么?”

  6尘微微低着头,过了片刻后,道:“是我错了。”

  “可有理由?”

  “修炼时时大意,气息走乱,逆行经络,受了内伤。”

  林盛看了他眼,目光在他脸上掠过,片刻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内息不稳,经脉有损伤之象。但你事先不告知,无故不来,便是错处,此理由不可辩解。着扣你本季灵植收获,若因此令灵植受损,立刻逐出流香圃,你可有异议?”

  6尘低着头沉默良久,随即道:“没有,多谢师叔宽宏大量。”(。)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59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