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光暗之间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光暗之间

  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陆尘的脸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生气没有愤怒也没有沮丧之意,就好像之前那位金丹修士林盛对他所说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

  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高悬,蓝天白云,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向草园走去。

  一路上有人来人往,其中也有平日里相识之人,有人打招呼有人点头示意,但是陆尘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一路沉默着,似乎什么都没看到,就那样一直走到了草园门口。

  山风吹过,药园里的那股独有的药香味随风飘来,陆尘看着眼前出现的一片片整齐的灵田,面无表情地望了一眼,然后迈步走去,只是走的那个方向,却不是往他的灵田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道:“陆大哥,你……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陆尘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只见易昕从背后跑了过来,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下,低声道:“陆大哥,你没事吧?”

  陆尘目光微垂,过了片刻后摇摇头,道:“没事的。”

  易昕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样子,道:“陆大哥,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可以去帮你告假的。”

  陆尘默然,随即道:“你还是先别去林盛师叔那里了,他不会听你的。”

  “啊?”易昕有些愕然,随即道,“算了,我先陪你过去吧,站在这路上也不好说话。”

  陆尘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周围行人,最后远远地瞄了一眼远方某处,随即点了点头,道:“好。”

  ※※※

  “什么?”在陆尘的那块灵田边,两人并肩坐在田埂上,易昕看起来有些气恼,愤愤不平地道,“林师叔怎么这样,明明都知道你修炼出了岔子伤了身子,还是要如此惩处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比起之前刚刚来到草园的时候,陆尘此刻的脸色似乎缓和了许多,在看到易昕气恼的模样时,他甚至还笑了一下,劝慰易昕道:“算了,毕竟是我有错在先。”

  易昕咬了一下嘴唇,道:“那可不行,陆大哥你一个杂役弟子,在这昆仑山上本就没什么收入,一年到头不就指望着这灵植收获奖赏么?凭什么、凭什么林师叔他随便说一下,就把你……”

  “就凭他是金丹修士啊。”陆尘笑了一下,对她说道。

  易昕噎了一下,一时无语,好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过了半晌后才有些郁闷地道:“反正、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对啊。”说着默然片刻,忽然她眼前一亮,对陆尘道:“陆大哥,要不我偷偷地去求一下颜师叔,让她老人家帮你出面说情好不好?颜师叔对我可好了,我求她,她肯定会答应的。”

  陆尘凝视着她,眼神中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温和地道:“不必了,你那位颜师叔可是赫赫有名的老牌金丹,那个人情可不轻,何必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但是你……”

  “我不是说了么,没事的。”陆尘笑着拍了拍少女的头,“怎么跟你说的话,你老是记不住啊。”

  “哎呀,都说过了别打头嘛。”易昕揉了揉脑门嗔道,不过看起来被陆尘这么一说,她倒是也放心了一些,随即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递给陆尘,道,“给你,陆大哥。”

  陆尘接过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

  “我家的茶叶啊。”易昕笑着道,“上次不是跟你提过一次了吗?虽然这不是我们易家最出名的名茶‘小鹤’,但也是上品了,比昆吾城商铺里大多数的茶叶只好不差呢。”

  陆尘点了点头,拿着那包茶叶的手掌微微紧了一下,抬头望去时,便只见日光洒落下来,身边这坐在田埂上的少女巧笑嫣然,如花儿般美丽,如阳光般温暖。

  纵然在那美丽容颜间,还有一道淡红色的伤痕挥之不去,可是在她的身边,在那温暖的笑容里,似乎所有的黑暗与悲伤在这一刻都悄然消散了。

  “陆大哥,你真的没事吧?看你有点恍惚呢,是不是觉得难受啊?”易昕问了一句。

  陆尘笑了一下,道:“没事。”

  “嗯。”易昕道,“对了,好几天没看到阿土了,它还好吗?”

  陆尘看了她一眼,道:“挺好的,跟平常一样,整天跑出去野得看不见影子。”

  易昕嘴巴抿了一下,对他抱怨道:“可不是嘛,前些日子我白天去找了它好几次,结果就没一次遇到它的。陆大哥,它这样整天在山林里晃着,我老是有些担心,怕它出事呢。”

  陆尘沉默了一下,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啊?”易昕顿时兴奋起来,道,“是吧。你以前可都不听我的,今天居然听进去啦。”

  陆尘笑了笑,道:“你放心吧,最近我事情比较多,等过了这一段,我就将它管紧些,不再让它乱跑了,你也可以常常来看它了。”

  易昕嘻嘻一笑,道:“好啊!”

  ※※※

  山中不知岁月,树洞不闻昼夜。

  古老斑驳的树洞中,似乎永远都是那种温和的光芒照耀着这里。地面上的那片水洼,里面的水比起之前似乎又稍许浑浊了,但仍然足够清澈地能够看到水底;而在水洼周围的地面上,那些奇异的血线图纹都早已消失了,如今只有某些细小的地方,还兀自残留着一点鲜血的痕迹。

  树洞中没有人,但有一只狗。

  黑狗阿土全身被白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白狗。它趴在水洼边的地上,先是睡了很久很久,然后睁开了眼睛。

  它仅剩下的唯一的一只眼睛。

  温和的光芒落下,映入了阿土的眼眸,它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惊讶,但很快像是记起了这个熟悉的地方,也迅速地安静了下来。它转过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陆尘并不在这里。

  这个发现让它有些担心,不过很快的它就发现这里只有它一只狗,便又镇定下来,在这中间,它的目光偶然扫过身边的水面,顿时便僵住了。

  水中倒映着一只古怪的东西被白色的布条紧紧包裹,只露出嘴巴鼻子和一只眼睛的怪物。

  阿土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然后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对着水里的“怪物”摆摆脑袋。

  水中的怪物也歪了歪头。

  阿土好像顿时高兴了些,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对着水面开始摇头晃脑,过了好一阵子后,才消停下来。

  它感觉有些渴了。

  便用力挪动了一下身子,靠近水洼,然后伸头下去喝水。

  水波荡起了波澜,涟漪阵阵中,清甜的水顺着它的喉咙滑下,阿土感觉好了许多,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它忽然看到了在那水下的一片阴影。

  在它的眼眸里,慢慢亮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悄无声息地燃烧着。

  “砰!”

  一个响声传来,陆尘出现在这个树洞里,他拍拍身上的衣服,站起来走到阿土的身后,向它看了一眼,略带几分惊喜地道:“嗯,醒了啊?”

  趴在水边的阿土,慢慢地转过头来,用它唯一的眼睛看着陆尘。

  在它瞳孔最深处,那片不为人知的地方,一点黑火正幽幽燃烧着。

  ※※※

  这天晚上,昆仑山中天黑的时候,月黑风高夜色凄凉,很快的就没有人留在外头了。

  陆尘抱着阿土,在深夜的黑暗中悄无声息地走着,如同和周围的阴影融为一体,无人可以察觉。

  走了很久以后,陆尘在一棵大树下停住脚步,先是看了看周围,然后一手抱着全身布带动弹不得的阿土,仅用另一只手加上双脚配合,就轻而易举地爬到了树干高处,躲藏在黑暗的树荫深处。

  阿土在他的怀里有些好奇地东张西望,似乎并不清楚陆尘为何带它来到这里,而陆尘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只是抱着它坐在一根枝桠上,然后在它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道:“别乱叫,在这里等一会。”

  阿土有些疑惑,看了陆尘一眼,但还是听从了陆尘的话,安静地依偎在他的胸口。

  在这个清冷得有些寒意的夜晚,他们一人一狗就这样坐在浓密的树丛里,静静地等待着。

  夜色愈浓,山风渐冷。

  昆仑山的夜晚仿佛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冷峻地看着人间百态,看着人世沧桑。

  陆尘微闭着眼睛,沉默地等待着,从他这个角度看去,透过那道枝叶的缝隙,可以看到远处的那栋房子。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夜深了快到子时时,终于从远处走了一个人影回来,在夜色中快步走着,很快回到了那栋房子前。只是在他走到一半时,他突然停下脚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转头看了看周围后,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他皱了皱眉,最后还是走回了自己的房子。

  树荫深处,黑暗之中,陆尘低头在阿土的耳朵旁边,轻声说了一句,道:“别叫。”

  阿土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陆尘这才缓缓松开了捂住阿土的手掌,他盯着阿土,然后看到阿土喉咙中发出刺耳而凶狠的“呜呜”低吼声,在那道令人毛骨悚然的伤疤下,它张开嘴,露出了雪白而尖利的獠牙。

  “我知道了。”陆尘看着它,淡淡地说道。(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61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