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空白往事

第一百三十七章 空白往事

  一片绿叶从老旧的屋檐瓦片上翻滚了几下,然后在风中飘了起来,从小巷中掠过,悠悠落下远方。冷清的小铺中,一壶热茶两只杯子,热腾腾的水汽从澄澈的茶水上冒了起来,飘散在空气中,散发出独特的清香。

  “味道如何?这可是难得的上品好茶。”陆尘问老马道。

  老马嘴巴吧唧了几下,然后正色道:“喝不出来,感觉跟我那些粗茶也差不多。”

  “粗人!”陆尘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端着手中茶杯又轻轻品了一口,道,“你闻闻这香气,还有喝到口里回味甘醇的滋味,比你那些破茶要好上至少十倍!”

  老马咧嘴笑了一下,道:“我还是觉得我那些黑茶够劲,喝得舒服,这种茶叶太淡了,都没什么味道。”

  陆尘对他摆摆手,看起来已经对这个胖子的品味绝望了。

  老马嘿嘿一笑,从旁边踢过来一个包裹,放在桌子上,随即对陆尘道:“这是你要的那些东西,都买齐了。我说你没事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那些骨头勉强算是灵材也就算了,朱砂符笔你要了做什么,难道要画符吗?”

  他瞪着陆尘道:“我记得你应该没学过这门本事啊。”

  陆尘嗤笑一声,随手将包裹拿过来放在自己身旁,然后毫不客气地鄙视道:“先不说我会不会符箓这门道法,就凭我这天分,学什么会什么,你能知道我多少?少吹牛了。”

  “……我怎么觉得正在吹牛的是你啊?”

  ※※※

  屋外小巷幽深寂静,屋中茶香袅袅,两个人相对而坐。

  “上次你让我去查那两个女子的事,最近有点消息回来了。”老马压低了些声音,对陆尘说道。

  陆尘正在倒茶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道:“你说。”

  “苏青珺没什么异常之处,白家的那个小姑娘却似乎有些古怪。”

  陆尘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说起来,这两个人可真是不好查,如今那都是各家眼中的宝贝,严防死守都来不及的。不过也幸好是她们两人的名气大,所以有些故事流言之类的东西,私底下还是传了一点出来。”老马没有马上说哪里有古怪,而是先感叹了一句。

  “传言说的?”陆尘看了他一眼,道,“那东西可信么?”

  老马耸了耸肩,道:“没办法,这两位姑娘如今被那两个世家还有昆仑派看得死死的,查探动静稍微大一些就会打草惊蛇,只能慢慢来了。这些传闻你想不想听,不想听就再等一段,看我还能打听到些什么回来。”

  陆尘抿了一口茶水,道:“反正闲着,说来听听。”

  “苏青珺打小就是长房嫡女,又早早就被确认了天资,所以一直都倍受苏家宠爱,看做是掌上明珠一般的人物。她每一步都是最好的,请最好的先生读书识字,修炼最好最适合的功法神通,聪慧过人,知书达理,再加上自己天生又有一张羞花闭月的容颜,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完美的女子。”

  老马叹了一声,感慨道:“也不知将来哪个男人有这份福气,能跟这样的女子结成道侣。”

  陆尘在一旁道:“其他人不晓得,我觉得你是没什么希望了。”

  老马怒道:“就你话多,搞得你有希望似的。”

  陆尘哈哈大笑,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老马也不理他,又继续说道:“相比起苏青珺,白莲那小姑娘倒是有些奇怪之处的。据说她并非是白家那几房嫡系所出,而是一个旁支远亲的孩子,在两年前甚至从未有人听说过她,就好像是一夜之间,白家突然就多出了这么一个绝世天才一样。”

  陆尘缓缓放下酒杯,目光看着老马,正好老马也望着他,两人目光对视了片刻,陆尘点了点头,道:“听起来,似乎确实有些蹊跷之处。”

  老马道:“我小心打听过,但所有的消息都是这两年间的事,那小姑娘以前八九岁更早的时候,就全部都是一片空白,完全没人提起,似乎谁也不知道的样子。”

  陆尘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摩挲了一下,沉吟片刻后忽然道:“但若是白莲的来历有问题,昆仑派断不可能容她被白晨真君收入门下。”

  老马点点头,道:“这是当然,白晨真君乃是何等身份地位,他的传人肯定要被昆仑派查得清楚透彻。”

  陆尘想了想,道:“我在昆仑山上这段日子来,私下里倒是听了好几次有关白晨真君和白家的传闻,他们之间到底有关系么?”

  老马立刻摇头,道:“这个我倒是知道的,确实没关系。白晨是昔年天鸿老祖赐下的道号,有个白字应该只是巧合而已。”

  陆尘“嗯”了一声,道:“那就继续再查下去吧,苏青珺那边先缓一缓,白莲这女孩要细查,特别是她来到白家之前的经历,最好能挖出来。”

  老马瞄了他一眼,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为何对这个十岁的小女孩紧盯不放?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可要告诉我。”

  陆尘笑了笑,脸色淡淡,道:“我就是总觉得她有些古怪啊。”

  老马耸肩,道:“好吧,我慢慢查,你自己在山上也小心些。”

  ※※※

  翌日,晴朗的天空中天光洒落,照在流香圃中,在药园之外的一处大殿中,易昕正和颜萝待在一起,和平时一样为她泡茶,陪她说话解闷。

  茶水清香袅袅飘起,颜萝拿起易昕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随即双眼微眯,赞叹道:“好茶啊。”

  易昕在一旁嘻嘻一笑,白皙手掌轻巧翻转,也倒了一杯茶给自己。

  颜萝轻拍茶桌,喟叹一声,带了几分笑意,道:“修行饮茶,心静若水,这份境界我是年少时从我师尊那里听来的,却是直到了现在,才隐约有了几分这种感觉啊。”

  易昕在一旁笑着道:“怎么可能,师叔你道行这么高,肯定早就超过师祖说的这种境界了。”

  颜萝瞪了她一眼,笑骂了一句,道:“小妮子,瞎拍马屁!我师尊道行通天,乃是正经的顶尖元婴真人,我哪里比得上她老人家。”

  易昕吐了吐舌头。

  颜萝喝了手中茶水,将杯子放在茶盘上,旁边易昕过来又替她加上了,同时道:“师叔,你看又过了一阵子了,怎么我师父那边还没动静啊?”

  颜萝默然片刻,眼底也似乎掠过了一丝担忧,道:“是啊,按理说不该耽搁这么久的,莫非是在冲破生死关时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题?”

  易昕吃了一惊,道:“什么,那我师父有危险么?”

  颜萝道:“生死关生死关,过则生,退则有大艰险,不就是这意思么,风险总是有的。”

  “哎……”易昕有些失神,半晌后才轻轻叹了口气。

  颜萝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没事的,那老货虽然平日里不太正经,但嘴贱命硬,想来是死不了的。”

  易昕勉强笑了笑,道:“知道了,希望师父吉人天相。”

  颜萝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只听屋外有脚步声响起,片刻后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进来,道:“颜萝师叔可在么?弟子苏青珺,特来拜见。”

  颜萝与易昕都是怔了一下,随即各自坐好,道:“在呢,你进来罢。”

  淡淡赤影微光闪过,身披美丽赤羽披肩的苏青珺走了进来,先是对颜萝行了一礼,微笑道:“见过颜萝师叔。”

  颜萝微笑道:“你如今也已经是金丹修士了,不必如此多礼,过来一起坐吧。”

  苏青珺带着一丝温和笑意,道:“多谢师叔。”说着走了过来。

  旁边易昕站起,对着苏青珺笑道:“苏姐姐,你来了啊。”

  苏青珺对她颔首微笑道:“是啊,好几天不见妹妹,看起来似乎又俊俏几分了呢。”

  易昕嘿嘿一笑,倒了一杯茶放在苏青珺的面前,道:“姐姐喝茶。”

  苏青珺谢过她,抿了一口后,对颜萝道:“师叔,我这一次来是专门向您致谢的。”

  颜萝摆摆手,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苏青珺却是诚恳正色道:“‘红珀丹’炼制不易,所耗灵材不说,您耗费心神为我炼制灵丹,助我突破金丹境界,这份恩德,青珺没齿难忘。便是家父也特意叮嘱,对师叔定要恭敬感谢。”

  说着,她从身边取出一个玉盒,双手捧着递到颜萝面前,道:“一点心意,不能报师叔恩泽万一,还请师叔收下。”

  颜萝笑了笑,看了苏青珺片刻,随即将那玉盒拿了,叹息道:“你爹真是命好啊,生了你这么个出色的女儿,真是我见犹怜啊。”

  苏青珺微微低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羞红晕,看上去更是美如天仙,如风中摇曳的一朵百合,道:“师叔过奖了。”

  颜萝打量了她一下,微笑道:“看你气息沉稳,这是境界差不多稳固下来了么?”

  苏青珺道:“差不多了,不过近日在修炼时还是有些心慌气短。家师已经嘱咐过,让我近日服食些‘鹰果’,大概一月左右就能消除。”

  颜萝点点头,道:“嗯,鹰果对你修炼的‘幽月诀’确有很大助益,你师父说的是对的。”

  苏青珺笑了一下,站起身道:“所以青珺这次过来,还是要请您帮忙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604:57:14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61591.html